番外 佳偶晚成(完完)——幸福6

    工作人员一看,也愣了:“这个孩子……他、他有些调皮呀。wWW.qududu.com 去@读/读你们可以再看看别的,然后和他们互相了解一下,看和谁比较有缘。”

    “就他!”岳萌坚定地说。

    工作人员愣了愣,见他们好像铁了心,只好说:“那你们跟我来吧。”

    三人跟着帐篷走,远远听到喊打喊杀的声音,带路的工作人员急忙走过去,岳萌和郦锦程只好跟上邾。

    一块空地上,一群男孩子在打架。

    工作人员喊道:“你们给我住手!”

    大部分孩子都停下来,但仍然有两个孩子在打。

    工作人员冲过去拉他们,矮的那个却更凶,追着高的那个拳打脚踢,甚至把人骑在了地上犍。

    工作人员大叫:“住手!给我住手!周小伟,住手!”

    周小伟,就是岳萌和郦锦程打算收养的那个孩子。

    周小伟又踢了那个孩子两脚才停下,被工作人员一拉,他抿着唇昂着头,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发现有人看着自己,他扭过头,对上了岳萌和郦锦程的视线。

    两人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没有他从前见到的厌恶,反而是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眼神,那种眼神里,感受不到恶意。

    他却有些不喜,撇开了头。

    “你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工作人员对他说。

    接着,工作人员带着岳萌和郦锦程参观,一边走一边说:“他父亲几年前在外地工作出了事,去世了。这次地震,家里的奶奶和母亲也去世了,就送到了我们这里。来之后每天都和别的孩子打架,据了解以前也差不多这样,反正有些不服管教。这样的孩子要费心些,我们目前不建议被领养,怕领养的父母不耐心、对他不好,所以希望你们再考虑考虑,这样对你们也好。”

    “就要他。”岳萌说。

    工作人员问:“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岳萌抬起头:“我以前怀过孕,很多年前了,不过不小心流产了。他的生日,和我们那个孩子的预产期是同一天。”

    工作人员愣了愣,点头:“那行……我带你们去办手续吧。”

    办好手续,工作人员去带周小伟。

    周小伟刚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和一群孩子坐在一起看动画片。

    工作人员把他叫回夜宿的帐篷,给他收拾东西:“刚刚那两个大人看见了吗?他们要收养你——”

    “我不走!”周小伟叫道。

    “说什么傻话?他们很有钱的,跟着他们,日子才能过得好。”

    “我不走……”周小伟哭道,“妈妈和奶奶……”

    工作人员顿了顿:“你以后可以回来祭拜他们啊!听话,他们人很好的,肯定会对你好。不然错过这次,你想找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了。”

    其实她想说,错过这次可能根本没人要他,他这天天打架,又不服管,谁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里你有舍不得的朋友吗?”她问。

    周小伟一愣,他哪里有朋友?全部都是仇敌!他吸吸鼻子:“我走!”

    “那好。记住,你的新名字叫郦震原,有些难写,先记住怎么叫吧。”

    几分钟后,两人站到岳萌和郦锦程面前。

    岳萌走到孩子面前,牵起他的手:“你叫小伟是吧?手续办好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和大家告个别吗?”

    孩子摇头。

    “那我们走吧。”

    离开帐篷,上了汽车,周小伟紧张得不知道往哪里看——看样子这家人果然很有钱,居然坐得起汽车!这车好像都跟大街上一般的车还不一样,看起来更高档!

    “我们先去拜祭你爸妈和奶奶吧。”岳萌揽着他肩膀。

    他一愣,抬头看着她。

    她说:“以后每年,我们也过来看他们。”

    “……好。”小小的孩子,声音有些沙哑,扭头看着窗外。

    回去,他们是坐飞机。孩子心里充满好奇,很激动,又很害怕。

    他先前有些晕车,岳萌给他准备了晕车药,飞机上倒没有晕了,全程趴窗口看外面的云,待飞机飞低了又伸长脖子看地上的农田和高楼,小嘴巴张得大大的。

    岳萌想,终究是个孩子,应该好管的。

    下飞机后,岳萌收到了秘发了条链接给她。

    她点开,跳到了黄智炜的微博上。

    黄智炜在一个小时前发了一条微博:把同一个女人娶回家两次,一定是因为我爱她。

    下面的配图是他和郦盈盈的合照,不过是在床上,郦盈盈睡着了,他在她背后搂着她,举着手机自拍,角度巧妙地将床头的两本结婚证也照了进去。

    岳萌看到热门评论里面说:夭寿啦!男神居然发高清无码床照啦!

    还有人说:呵呵,算了,

    tang虽然不喜欢郦盈盈,但你都说爱他了,还是祝福吧。

    盈盈其实蛮好的,男神喜欢就好好珍惜吧,都娶两回了,你也不容易。

    当然还有郦盈盈的粉丝:姐夫!请好好对郦姐!早点生个大胖小子!

    盈盈你怎么能嫁同一个男人两次?你眼睛擦亮了吗?呜呜呜,你一定要幸福啊,才不枉费我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算了黄智炜家的粉丝,我们握手言和吧,不然能怎么办呢,偶像都在一起了。

    岳萌把手机给郦锦程,郦锦程看了一眼,直接拿过手机转发微博。

    岳萌见他打字,说:“这是我的手机。”

    “你人都是我的!”

    “……”

    郦锦程继续编写微博,最后是:“想离就离,想娶就娶,这次算了,下次打断你狗腿!——郦锦程留。”

    岳萌:“不准发!用你自己的号!”

    郦锦程顿了顿,只好还回去,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再来一遍。

    岳萌摸着郦震原的头,微笑着问:“累不累?累的话就睡一觉。”

    “哦……”郦震原往椅子上一靠,却忍不住睁开眼看外面的时尚都市。这里,的确比他家乡大很多,可是,他还是觉得家乡自在。

    ……

    郦震原本来该上小学一年级,就直接去办入学手续。在普通小学和私立贵族学校之间,郦锦程和岳萌犹豫了很久。

    普通小学,他融入肯定要快一点。但等他长大后,知道亲戚家的孩子胥够、顾天睿都是上私立小学,会不会觉得因为他是收养的所以不给他最好的?

    不过私立小学的话,他融入起来肯定很慢。而且那里都是有钱的孩子,会不会让他自尊心受到伤害?

    最后,两人还是送他去了私立学校,不过联系了权威的儿童心理学家,以备不时之需。

    郦震原到了陌生的环境,他原本无法想象的环境,自然不像以前那么爱惹事生非。他充满好奇,小心翼翼,安静异常。

    郦锦程和岳萌原本做好了不好管教的心理准备,哪知道恰恰相反,这孩子也太省心了。

    过了差不多两年,郦震原对生活环境已经完全适应了,在学校偶尔也会和同学产生不和,但长了两岁,比小时候会控制情绪了,一般不会动手。

    ……

    书房里,郦锦程对着电脑思考,岳萌轻轻地走到他背后,他头也不抬:“震原睡着了?”

    “嗯。”岳萌拿起文件袋,上面写着xx医院的名字。她打开文件袋,拿出自己的体检报告:“锦程啊~”

    “叫老公!”

    “老公!”马上叫。

    “干嘛?”郦锦程回头,看到她手上的东西,伸手拿过来。

    岳萌趴在他肩上,陪着他看。她当然是健康的,他看了脸色一松。

    岳萌笑道:“我们生个孩子吧~”

    郦锦程一愣,回头问:“不是有震原了吗?”

    “可是你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吗?”岳萌站起来,怯怯地看着他。

    “你现在是高龄产妇了,不生!”

    “不会有事的。”

    “0风险才叫没事!”郦锦程坚决地说,“再说了,再生一个,震原不高兴怎么办?他不是亲生的,很敏感。”

    “应该不会吧……”岳萌说,“若水和童忻姐她们都不止一个孩子,我觉得他习惯了,应该会比较容易接受吧?”

    “你打消主意之前我们分房睡。”郦锦程懒得和她废话。

    她瞪大眼,生气地叫道:“郦锦程!”

    “大家都睡觉了,你小声点。”

    岳萌气呼呼地转身:“还说爱我,却连孩子都不给我。”

    “我为了你好好不好?”

    “想回娘家!”

    “……”

    岳萌回头:“但我那么爱你,为了你,我宁愿心里难受、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我也不会回的!你不用管我,我会挺过去的,这一点点小挫折,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行了行了!”郦锦程打断她,伸手合上电脑,走到她身边将她打横抱起,“不就是孩子吗?一个月为限,你怀不上就不怪我了,我直接去结扎!”

    “为毛啊?”岳萌瞪大眼,“我怀不上你还结扎!”

    “免得以后不想怀的时候又怀上!”

    “哦……”岳萌装模作样地松口气,“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出去偷吃不留种。”

    郦锦程一顿,抱着她走到窗口:“想扔你下去!”

    “啊——”岳萌一把抱稳他,埋在他脖子上说,“不要~老公,我们回房嘛~”

    “你……”郦锦程喉结一滚,沙哑地说,“你别这样说,我忍不住。”

    “那就不要忍啊~”岳萌在他耳边甜甜地说。

    他果然不忍了,抱着她

    飞驰电掣地冲进卧室。

    第二天,岳萌试探地问郦震原:“震原,爸妈给你生个妹妹好不好?”

    郦震原一愣,抬头看着她:“爸爸妈妈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吗?”

    岳萌一呆:“你就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啊!”

    “我不是你们亲生的。”郦震原低着头,摆弄手上的遥控飞机,“我知道,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把我送走。”

    “谁跟你说的?”

    “没人说,但我知道。”

    “喂……”岳萌戳了戳他,“你吃了我家两年饭了,住这么好的别墅、坐那么好的汽车、顿顿有肉、还有高档玩具玩,你想走就走啊?”

    “……”

    “我觉得很亏本怎么办?”

    郦震原涨红了脸:“等我赚钱了,我会还你的!”

    “啧啧~”岳萌摇摇头,抚了抚他脑袋,“你才九岁,等你赚钱至少还有十年呢……要不这样吧,这十年就留下来陪妹妹好了。胥够他们都有妹妹,你就不想要吗?”

    “那万一是弟弟呢?”

    “弟弟可以拿来欺负呀!”

    “…………”

    “怎么了?”

    郦震原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不会欺负弟弟。我要是欺负他,你和爸爸肯定生气,他是你们亲生的孩子。”

    “你不是说你不会欺负吗,那我和你爸爸不会生气。”

    “……”

    “有弟弟陪你不好嘛?你看胥忘哥哥和胥够多好呀,你和弟弟也会这么好的。”

    郦震原低着头不说话。

    岳萌突然捧着脸:“不过……也不一定有弟弟妹妹呀。要是没有,再过几年你长大了,去上大学了,经常不回家,妈妈就一个人。不过妈妈还可以去上班,但太爷爷就没人陪他了。爷爷到时候也不上班了,也没人陪他——”

    郦震原猛地放下遥控飞机,吼道:“你要生就生好啦!”

    岳萌看着他,狠狠揉了揉他脑袋:“脾气怎么这么坏?以前不这样啊……”

    “我一直就这样!”

    岳萌板起脸:“你再吼我生气了!”

    “那我走好了!”

    “吵什么?!”郦锦程走进来,往郦震原身上一扫,“你皮痒了是不是?出来,我好好教育你。”

    郦震原腾地站起来,气冲冲地往他冲去。

    岳萌大惊:“郦锦程你干什么?”

    “没事,男人之间的对话!”郦锦程提起郦震原的衣领,拖着他去了后院。

    “吵什么?”他放下郦震原。

    郦震原抿着唇,不说话。

    郦锦程转身坐在白色的躺椅上:“爸妈把你当亲生的孩子,你却不把我们当亲生的爸妈。实话说,爸妈很难过。”

    郦震原一动,偷偷地看着他。

    “如果你不喜欢这里,等你满了十八岁,想走就可以走。但现在,我和妈妈是你的监护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管你,所以你就别瞎想了。”

    郦锦程躺下来,惬意地闭着双眼。

    郦震原站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想走又不敢,开口:“爸爸。”

    “嗯?”

    “我错了。”

    “没关系。男孩子有点脾气好,不过你要记住,不能为难女人,以后不准和妈妈吵架!难道你喜欢一个女生,也是欺——”

    郦锦程一顿,小学生喜欢女孩子好像就是欺负人啊!

    他诡异一笑,坐起来说:“原来如此啊!我听说你们小孩子喜欢哪个女生就去扯她头发、惹哭她、欺负她,原来你是喜欢妈妈。”

    “才没有!”郦震原吼道。见他仍然笑得诡异,突然觉得很无力。突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反对什么。是没有喜欢妈妈,还是没有喜欢哪个女孩子?其实他真没有,两样都没有!

    长到十八岁吗?这是爸爸说的。那就……到时候看吧。

    或者,也可以期待一下弟弟和妹妹。爸妈对他其实很不错,就算有了弟弟妹妹变得差一点也没关系,谁叫他不是亲生的。

    一个月后,郦锦程继续做避孕措施。

    晚上,想亲热,岳萌推开他。

    他拧起眉:“说了一个月的。”

    岳萌捧着他的脸:“是的,你说到做到了,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咚地一声,郦锦程滚到了地上,什么性致都没了!

    “你说什么?”他爬起来。

    “你又要当爸爸啦~”岳萌开心地说。

    郦锦程蹭地站起来,在屋里暴走:“你居然真的怀上了?才一个月!”

    “我老公一向很腻害~”

    郦锦程一噎,半天后继续暴走:“可是你高龄产妇,你还受过伤,你还……你还没经验!”

    “我……算有经验吧?”
    p>

    “你那个是非常不好的经验好不好?”

    “你冷静点,你就不高兴吗?”

    郦锦程停下来,往床边一坐,痛苦地捧着额头:“你没事我就高兴。”

    岳萌爬过去,将他抱住:“不会有事的,现在医学很发达啊。”

    郦锦程顿了顿:“你要是有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岳萌沉默片刻,将他抱紧,小声说:“对不起……”

    郦锦程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

    第二年,岳萌剖腹产生下一个女儿,母女平安。

    郦震原觉得,妹妹比弟弟好。如果是弟弟,爸妈有了另外的儿子,肯定不会要自己了。因此,他看刚出生的小妹妹也顺眼许多。

    ……

    岳萌在家坐月子,郦锦程每天给她炖汤,全家都陪着享福。

    郦锦程端着汤去喂岳萌,看着她幸福的样子,忍不住说:“现在满意了吧?你都要吓死我了!”

    “满意!”岳萌满意地点头。

    “我上辈子一定欠你的。”

    “所以这辈子我欠你了呀!”她一叹气,“我们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看样子下辈子也要纠缠在一起。”

    “嗯,那就好。”

    岳萌噗嗤一笑,突然垮下脸,恹恹地说:“不过……你给我的项链丢了。”

    “谁给你了?那是我掉的。”

    “老天爷让你给我的好不好?!”岳萌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那是身外之物,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找到它。”

    郦锦程想了想:“那我去悬赏招领,把项链的样子画出来。”

    “画出来?”

    “你忘了我干什么的?”

    当总裁?啊,不对,珠宝设计师,会画图!

    “一定会有很多假的。”她肯定地说。

    “细节肯定不会画出来。”比如上面的数字。

    “可是,又不止你一个人知道项链的细节。”元皓就知道。

    “试试吧,你不是说想找到它?”

    “就因为我想找到,你就找?”

    “当然啊,你的愿望,我都想帮你达成,这就是我爱你的意义。”

    ——end——

    【作者有话说:全文结局,撒花,大家后会有期。新坑链接在简介和评论区,书名暂定《总裁的星光蜜恋》,大家可以记住我的名字——榛水无双,就是有榛和若水天下无双的意思(作者名都在秀恩爱,虐死作者这个单身狗了,哭泣ing)。

    最后多嘴一句,锦程和岳萌的正式结局是《结局(6)》那章,《幸福》是番外的番外,不要错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