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脖子都扭断了

    “不可能!”

    “萧凌夜……”

    萧凌夜掀开被子,林绾绾脱掉鞋子,自动自发地坐到了他身边,“萧凌夜!要不你还是再调查调查吧……”

    “不需要调查。”

    “可……”

    “如果你真的想求证,可以给你姐打个电话!”

    对哦!

    林绾绾一拍脑袋,“我怎么把我姐给忘了!照大爹说的,当年的事情我姐也知道,我给我姐打个电话问问不就好了。萧凌夜,你等着啊,我马上给我姐打电话……我跟你说,你千万别抱太大希望,大爹和大娘年纪大了,事情又过去那么多年了,说不定他们记错了也不一定。”

    萧凌夜微微勾唇,不置可否。

    实际上。

    他已经百分百确定了。

    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打电话求证,不过也是为了让绾绾安心罢了。

    片刻。

    林绾绾拨通了林悦的电话。

    为了让萧凌夜听清楚,林绾绾特意开了扩音。

    “叮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不到十秒钟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那端响起林悦特有的温婉声线,“绾绾?”

    “姐,你现在忙吗?”

    “不忙。”

    “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你说!”

    林绾绾把自己回老家的事情大致交代了一遍,然后把林大爹说的事情也复述了一遍,这才问她,“姐!大爹说我救了那个少年,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是不是大爹记错了啊?”

    “绾绾,你把这事儿给忘了?”

    林悦的声音非常吃惊。

    林绾绾一愣,下意识地看向萧凌夜,萧凌夜给她个安心的眼神,林绾绾抓紧手机,“姐,这么说来,真的有这件事儿?”

    “当然有!”林悦肯定的说,“大爹说的没错,那件事的确是你八岁的时候发生的。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我记得那年我们学校刚开学不久,你中午的时候去给大爹家看苹果,回来的时候就带着一个浑身是伤的少年,那少年……大该十五六岁的样子吧,个子很高,你一路半背半抱的把他带回家,回来的时候身上沾的全都是血,可把我和奶奶给吓坏了。”

    林绾绾瞠目结舌。

    还真的有这种事情?

    她看了眼萧凌夜,吞吞口水,“然后呢?”

    “我和奶奶都快吓死了,我们不知道那少年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一身伤,浑身都湿透了,冻得脸色发青,奶奶赶紧给他找了床被子裹上……后来就听说有好几个壮汉凶神恶煞的,挨家挨户的找人,我和奶奶不知道怎么办,赶紧去隔壁叫了大爹,我们商量了一下,怕那群坏人会伤害少年,奶奶就让大爹拉着板车把少年给带走了。”

    “姐,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那少年走了没多久,就有几个壮汉找来了,姐姐半条命都快吓没了,当然记得清楚,我记得当时你也吓坏了,连着好几天夜里睡觉都做噩梦……这件事你印象应该比我深啊,怎么会忘记!”

    “……”

    林绾绾仔细回想了一下,可大脑里依旧一片空白。

    “绾绾,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林绾绾犹豫了一下,为了防止姐姐担心,还是决定坦白,“姐……萧凌夜说,当年那个少年……就是他!”

    “……”

    林悦那边半天没有声响!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震惊坏了。

    “姐?”

    “老天!让我缓缓让我缓缓……OMG!当年那个少年是妹夫?天哪,电视剧桥段都不敢这么写啊,这是什么天大的缘分!别人都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你这辈子和妹夫这么纠缠……你们两个上辈子脖子也该扭断了吧!”

    “……”

    林绾绾嘴角狂抽,“姐,我都快混乱死了,你还来打趣我!可萧凌夜说他记得当年救了他的小女孩后脖颈上有一个蝴蝶形的胎记,可我没有啊。”

    “蝴蝶形的胎记?”林悦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当时大爹把那少年送走之后,我就赶紧给你找衣服换了,当时你脖子上沾了那少年的血,形状刚好像一只蝴蝶呢。”

    “……”

    这也行?

    挂断电话。

    林绾绾抬头看萧凌夜,却见他面色如常,对于这个结果丝毫没有意外的样子。

    “……”

    林绾绾狂躁的抓抓头发,“真是见鬼了!为什么这些事情你们都记得,就我完全没印象?明明我也是当事人之一,不公平啊不公平!”

    萧凌夜牵住她的手,“五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你也不记得。”

    “……”

    林绾绾皱皱鼻子,幽怨的看着他,“萧凌夜,你是吐槽我记性不好?”

    “不是!”

    “哼!”

    林绾绾别过头。

    萧凌夜哭笑不得,“真不是!”

    他按住她的肩膀,用手扳住她的下颌,让她正面对着他,“绾绾!你还记不记得,霍医生猜测过,五年前那个晚上,你可能被人催眠过,所以才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林绾绾顿住,她很快意识到萧凌夜要表达什么,急切的说,“你是怀疑我八岁那年的记忆,也被人用催眠的方式抹去了?”

    萧凌夜点头。

    “……”

    林绾绾拧眉,“你怀疑……给我催眠的人是同一个?”

    萧凌夜再次点头。

    “……”

    林绾绾沉默下来。

    这太可怕了。

    如果萧凌夜的猜测是真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暗处的人就知道她和萧凌夜所有的关联,如果是这样,那五年前她和萧凌夜的那一夜……就不是个意外,而是暗处的人布下的一个局。

    在这个局里。

    所有的人都是那人的棋子!

    她!

    萧衍!

    萧凌夜!

    林薇!

    萧煜!

    更甚至……包括林大福和孙霞英,冷君临和林双双……

    这太可怕了!

    林绾绾脸色有些发白,她紧紧抓住萧凌夜的手,“萧凌夜,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那五年前的事情就是一个局,我生下心肝,他把心肝送到你家,却把睿睿留给我……如果这样,那我去年回国是不是也在他的计划之中?我们的相遇是不是也有他的手笔?他设计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局,总不可能是为了好玩,那人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萧凌夜反手握住她的手。

    “冷静点!别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