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被绑架的少年

    午饭很丰盛!

    最起码在林家村来说,算是非常丰盛了。

    一大汤盆的小鸡炖蘑菇。

    青椒炒蛋。

    红烧茄子。

    还有一碟土豆丝。

    另外,有两个孩子在,还特地熬了一锅绿豆粥。

    周大娘搓搓围裙,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也没有去赶集买菜,这些都是自家菜园子里长的菜,也不知道你们吃不吃的习惯……”

    “已经很丰盛了。”林绾绾招呼她,“大娘你辛苦一个上午了,快坐下吃饭,咱们也十多年没见面了,边吃边聊。”

    “好好好!”

    林绾绾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白酒,给萧凌夜也倒了一点。昨天领证,她喝了不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还在宿醉,所以她没喝酒,拿了一瓶饮料。

    两个小家伙则一人盛了一碗绿豆粥。

    “大爹,大娘!”林绾绾举起饮料,“我酒量不好,今天就不喝酒了,用饮料代替着敬你们一杯。”

    几个人碰杯,林绾绾喝了两口饮料,小声和萧凌夜说,“你伤还没好,少喝点酒。”

    她声音虽小,毕竟距离比较近,周大娘还是听到了。

    她看看林绾绾,又看看萧凌夜,笑着和林大爹说,“老林!瞧瞧,绾绾成家了就是不一样,看看他们两口子感情多好。”

    林大爹目光十分柔和。

    他和萧凌夜碰了一杯,笑着说,“凌夜啊,我看绾绾的状态就知道她现在过的很好,这肯定少不了你的功劳……”他感慨的说,“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都十多年过去了,我现在看到绾绾还能想起她小时候的样子。”

    “……”

    林绾绾扶额。

    听这话头,她就知道,大爹肯定要曝光她小时候的黑历史了。

    她嘴角抽搐,简直不忍心听。

    果然!

    念头刚刚闪过,就听到林大爹笑着说了起来。

    “绾绾刚来的时候啊,可招人疼了。她刚来的时候才六岁,粉雕玉琢的,特别可爱漂亮!刚来的时候她性子也文静,不爱说话,我们还以为她是个文静内向的小姑娘……熟悉之后才知道全都是假象。她刚来的时候是怕生,在这里生活了几天时候就彻底……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就是最近电视伤经常说的那个词儿……”

    林大爹一时想不起来了。

    周大娘接了一句,“放飞自我!”

    “对对对,就是放飞自我!”林大爹哈哈大笑,“没过多久啊,她就跟个野猴子一样上串下跳了。对了,刚才院子里的那个姚婶你看到了吧?”

    萧凌夜点头,听的十分仔细。

    “姚婶生了六个孩子,前面五个都是闺女,最后终于生了个儿子出来!他们家的四丫头和绾绾同岁,两个小姑娘经常在一起玩。有一次她们几个玩儿在一起的小伙伴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呢!”

    萧凌夜十分感兴趣。

    睿睿和心肝也捧着脸,听的十分认真。

    唯独林绾绾。

    她难得的红了一张脸,求饶道,“大爹……您别说了,太丢脸了……”

    “绾绾还知道害羞了!”林大爹哈哈大笑,“好好好,大爹不说了,不说了!”

    “……”

    说话怎么能只说一半呢!

    心肝顿时急了,“林爷爷!您不能这样吊人胃口……心肝可好奇了,您快告诉心肝,麻麻到底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了。”

    “这……”

    “爷爷爷爷!”

    林大爹心一软,“好好好,爷爷这就告诉你们!我想想啊……那是你们麻麻刚来这里的第一年,那天是礼拜天不上学,他们几个小玩伴就在姚婶家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你们不知道,那个时候家里都是土房子和钻瓦房,家里经常进老鼠,所以好多人家就会弄一些粮食拌上老鼠药,放到角落里药老鼠……姚婶家就用红薯拌了老鼠药,那个时候小孩子们可没有什么零嘴吃,他们几个小家伙捉迷藏,刚好就把这个红薯给找出来了。”

    心肝心一跳,“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几个小孩子就把红薯给分着吃了!”

    “啊?!”

    心肝瞪大眼。

    她下意识地看着林绾绾,林绾绾已经捂着脸,没脸见人了。

    “……”

    小时候贪吃!

    吃了加了老鼠药的红薯……这是她从小到大最不忍回想的凄惨历史。

    唔!

    萧凌夜和两个小家伙肯定要笑死她了。

    “林爷爷,然后呢?”

    “然后啊……几个小家伙就中毒了,全都送到村里的郎中家了!幸好他们几个分着吃的,中毒不深,否则啊,你们两个就没有机会出生了!”林大爹喝了口酒,打趣着说,“当时这件事在我们当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呢。他们学校的老师校长,还有隔壁村的村民……全都来郎中家参观,这件事被很多人当作反面教材说给家里的小孩子听呢。”

    “……”

    完了!

    没脸见人了!

    “麻麻……”

    林绾绾捂着脸装死。

    心肝拉住她的手,兴奋的说,“麻麻麻麻!心肝终于知道自己贪吃像谁了!”

    “……”

    林绾绾望天。

    看出林绾绾尴尬,周大娘戳戳林大爹的手臂,“好了好了!都是多少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别提了。”

    “哈哈,好!吃饭吃饭!”

    ……

    北方的主食基本都是馒头。

    林绾绾还行,萧凌夜却吃不惯,林绾绾注意到他掰着手里的馒头,慢条斯理的吃着,下去的速度很慢。

    睿睿的动作跟他一样。

    心肝不挑食,手里抱着一只大馒头,啃的很香。

    几杯酒下肚。

    林大爹脸颊通红,话更多了,“你们不知道……绾绾小时候啊,可调皮了!胆子也大!我记得有一次她去苹果园摘苹果,竟然在苹果园救了一个被绑架的少年!那时候她好像还不到十岁呢。绑匪还带着刀在苹果园里找人,她竟然胆肥的把人给领回家了!”

    萧凌夜浑身一震!

    苹果园!

    被绑架的少年?

    手一抖!

    杯子里的酒差点洒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

    “当时把我们给吓坏了!那少年浑身是伤,衣服上都是血……才刚刚到家,就听说有坏人挨家挨户的开始找人了,可把我们吓的够呛,因为这事儿,绾绾还被她奶奶狠狠训斥了一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