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不是我聪明,是心肝太笨

    “绾绾?”

    林大爹在林绾绾脸上转了一圈,面露惊喜,“绾绾回来了?”

    他慌忙侧开身体,“快进屋快进屋,豪豪他奶,你赶紧去厨房烧热水,等会儿把鸡宰一只……”

    “好嘞好嘞。”周大娘连忙应声,“我这就去烧水。”

    一家子在院子里用砖头隔出了一个空间,专门用来养鸡的,林绾绾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了,养的鸡不多,都是老母鸡。

    她知道,这边的人养母鸡都是为了下蛋的,她慌忙拉住周大娘,“大娘,不用杀鸡,我们……”

    “绾绾啊,你们该不会不准备在这里吃饭吧?我跟你说,回都回来了,今天必须在大娘家吃饭,要不然啊,大娘可就当不认识你这个侄女了。”

    “……”

    林绾绾看着周大娘佯怒的样子,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进屋,跟你大爹说说话,大娘去厨房烧水。”

    “好!”

    林绾绾和萧凌夜带着两个孩子进了堂屋。

    林大爹一瘸一拐的给他们搬来凳子。

    林绾绾错愕,“大爹,您的腿怎么了?”

    林大爹摆摆手,苦笑一声说,“前些年给人盖房子,不小心从房顶掉下来摔的……已经七八年了,不提了不提了,说点开心的,你们这一趟回来准备待几天,是不是回来给你奶奶上坟来的?”林大爹的眼睛在萧凌夜身上转一圈,感慨的说,“如果你奶奶看到你一家四口,肯定会很开心的。可惜你奶奶啊……命不好!辛辛苦苦一辈子,生了两个儿子都是丧良心的,这一辈子也没有享福!如果她能活到现在,也能跟着你过些好日子。”

    提起奶奶,林绾绾沉默下来。

    是啊!

    奶奶这一生太坎坷了。

    如果能活到现在……手背一暖,是萧凌夜握住了她的手。

    萧凌夜不会安慰人,只用一双担忧的眼神看着她,林绾绾抿唇一笑,“没事儿,等会儿陪我去看看奶奶。”

    “嗯!”

    林绾绾和萧凌夜在堂屋陪林大爹说话,心肝却坐不住了,拉着睿睿去院子里看鸡鸭去了,她从来没来过农村,对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好奇。

    尤其是厨房!

    厨房跟她见过的所有的厨房都不同,用土堆了两个高高的灶台,两个硕大无比的锅坐落在上面,此刻,周大娘正用水瓢往锅里舀水。

    心肝眼睛一亮,“周奶奶,我帮您烧火可以吗?”

    “你?”周大娘盖上锅盖,看着粉雕玉琢的心肝,忍不住笑起来,“心肝,你会烧火吗?”

    心肝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呢,我没烧过,不过心肝想试试。”

    “灶屋有点脏……”

    “没事儿没事儿。”心肝随手拍了拍小凳子上的灰,一屁股坐下去,“心肝想试试呢。”

    周大娘瞧着心肝眼底的跃跃欲试,笑着点头。

    “周奶奶,应该怎么做啊?”

    周大娘站在旁边教她,“看到旁边的麦秸了吗,对,就是你手边这个,麦秸抓一点,放进去!旁边有一盒火柴,点燃火柴,用火柴把麦秸点着,然后再添柴就行了。听懂了吗?”

    小丫头自信无比的点头。

    “奶奶,我觉得我已经会了!”

    五分钟后!

    灶屋里浓烟滚滚。

    心肝坐在灶台的小板凳上,眼泪都被熏出来了,还是没能成功地把火给点着,她抹抹眼泪,呛咳着说,“怎么会这样呢,心肝明明是照着奶奶说的做的啊……”

    周大娘看她脸上糊的像只小花猫,哈哈大笑起来,“快出来,奶奶来烧。”

    “不要!心肝还想试试!”

    于是。

    两分钟后。

    心肝被浓烟熏的泪流不止。

    “咳咳!咳咳咳!”

    “出来!”

    睿睿皱眉,直接把她从灶台后面拖出来,“我来!”

    “哥哥,你行吗?”

    睿睿没说话,只用鄙夷的眼神看了心肝一眼。

    “……”

    心肝无辜的揉揉鼻子,不情不愿的让出小板凳,“哥哥,你肯定也不行的。”

    睿睿不说话。

    他淡定的坐到小板凳面前,把锅底卷了一团又一团的麦秸全都掏出来,重新抓了一把松软的放在灶口,然后,从火柴盒里掏出火柴,轻轻一划,火柴上立马就被点着了,他抓着那把麦秸,把火柴的火放在最底部引燃,然后……麦秸就燃烧了起来。

    睿睿看着麦秸快燃烧完,淡定的又抓了一把塞进锅底。

    然后逐步加小树枝,小树干,最后放了劈好的干柴,锅底火焰熊熊!

    周大娘惊讶,“睿睿,你烧过火?”

    “没有!”睿睿沉声说,“第一次!”

    “第一次就烧这么好,你真聪明!”

    睿睿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这个很简单,完全没难度,不是我聪明……是心肝太笨了!”

    “……”

    心肝揉揉鼻子,无辜极了。

    ……

    堂屋里。

    聊着天,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没多时,就快晌午了。

    的确如林绾绾说的一样,等太阳出来,日头变得烈了,白杨树的棉絮就开始纷纷扬扬的往下落了。

    “哇!下雪了!”

    心肝惊奇的看着飘舞的棉絮,开心的在院子里转圈,“好漂亮啊!”

    睿睿拧眉。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只口罩,分给心肝一只。

    “不要不要,心肝不要!”

    睿睿也不劝她,淡淡的扫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五分钟之后……

    “阿嚏!”

    “阿嚏——”

    心肝揉着鼻子,不停的打喷嚏,她的小鼻尖都被揉红了,眼泪巴巴的,看着可怜兮兮的样子。

    “哥哥……口罩……”

    “活该!”

    话是这样说,却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口罩递给心肝,“等会儿去车上找顶帽子,你没接触过棉絮,不知道会不会过敏。”

    这回心肝一点也不敢反驳了,赶紧带上口罩点头,“等会儿心肝就去找。”

    “嗯!”

    ……

    而此时。

    堂屋里的聊天也告一段落了。

    在泉县。

    给老人上坟烧纸都是有讲究的,要么是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前,要么就是吃完午饭之前,等吃过午饭,就不可以再去烧纸了。

    于是。

    林绾绾提出要去烧纸的时候,林大爹马上就点头同意了。

    “走吧!大爹跟你们一起去,你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家里变化也大,大爹不带你过去啊,你肯定找不到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