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那口子

    周大娘邀请人的话才说出口就后悔了。

    毕竟……

    谁都能看的出来,林绾绾现在发达了,而且还做了大明星……她这样贸然的邀请林绾绾去她家,也不知道林绾绾会不会觉得她唐突。

    正懊悔着,就听到林绾绾爽快的“好”字。

    周大娘立马眉开眼笑,拉着林绾绾的手,“好好好,快跟大娘回家!你大爹这会儿刚好在家呢,他要是(如果)看到你回来,肯定高兴死了。当年林大福那个黑心肝的迫于无奈才把你和悦悦接回城里,你大爹还怕他会虐待你们姐妹俩,想着去城里瞧瞧你们呢,可我们两口子这辈子都没有出过远门,连县城都没去过,别说是那种大城市了……不说了不说了,赶紧回家让你大爹瞧瞧。”

    “好!”

    周大娘和聊天的老太太们告别,带着林绾绾一家四口就回家了。

    林家村变了很多。

    但是周大娘的住处并没有变,她还住在老房子里。

    一路上,周大娘都在跟林绾绾讲述林家村这么多年的变化,林绾绾也听的仔细,偶尔也插上两句,一行人很快就来到村子的最里边。

    周大娘说,“这些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的条件也好了点儿,所以就都往村口挪了,村口修的有路,比村里头方便点儿。再加上村里好多男娃娃到说亲的年纪了,现在的闺女跟我们那年代的不一样了,说亲没房子都不愿意。所以啊,现在村里有适婚男孩子的家庭都咬牙盖了房子,就等着娶媳妇呢。”

    “林大哥呢?结婚了吗?”

    林大哥?!

    萧凌夜眯起眼,脑袋里立马浮现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画面,他眉头当即就紧紧的锁了起来。

    “结了结了!”周大娘高兴的说,“他比你大十来岁呢,你和悦悦被接进城里没两年他就结婚了,结婚好多年了,跟你嫂子生了两个娃娃呢!”

    闻言,萧凌夜紧绷的嘴唇才放松下来。

    林绾绾可完全没注意萧凌夜的表情,开心的说,“那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周大娘笑的有些苦涩,却没有再说什么。

    ……

    周大娘说的没错。

    村口虽然也是土路,可被车子碾的实在,还是很平整的,越往村里走,路况就越差,全都是一些凹凸不平的土路。

    “前些天下了雨,路就泥泞成这样了。”周大娘心疼的看着林绾绾脚底下穿的小白鞋,“来这里不该穿白鞋的,沾上了泥浆,很难洗干净的。”

    林绾绾笑笑没说话。

    往村里走,路况差,就连住家都变少了。

    林绾绾一路走来,已经看到好几座坍塌的土房子了。

    闭上眼。

    小时候邻居家热热闹闹的场景还在眼前,现在却全都不见了。

    “大娘……咱们旁边住的邻居都搬走了吗?”

    “是啊!”大娘感慨的说,“都搬走了!现在呀,这老宅这边,也就我们一家子还在住了。”

    说话间。

    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到了!”

    林绾绾一抬头,眼眶顿时就热了。

    前方几米远的地方,就是她家的老房子,因为家里穷,都是土房子,此时,房顶落满了枯树叶,压垮了房顶,从这个方向看过去,房顶全都是大洞。

    出乎预料,竟然没有完全倒塌。

    屋子的墙面已经有些倾斜,此刻那墙面被几个碗口粗的树干用木板顶着,有树干顶着,才没让房子倒塌。

    “这都是你大爹找树干顶的!”周大娘叹口气,“这些年,邻居一家家的搬走,只剩下我们一家子了,眼看着你们家的房子要倒,你大爹怕房子倒了,就我们一家子在这里显得更冷清了,就找了树干把墙面顶住,想着能多撑几年……不过我瞧着也管不了多长时间,前些天下雨这房子就摇摇欲坠的,恐怕再过些天就撑不住了。”

    林绾绾看着那土房子,眼角有些湿润。

    手背一暖。

    是萧凌夜握住她的手。

    萧凌夜看了眼破旧的老房子,深沉的眸子难掩心疼,“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是啊。”想起童年的事儿,林绾绾声音都柔了,她看着房子,轻声说,“那个时候不觉得,现在再看才发现……原来那个时候这屋子就是这么矮的吗?”

    她记得那个时候,墙头很高,她要踩着凳子才能上去。

    可现在……

    她站在墙头旁边,不用垫脚都能看到院子。

    “傻绾绾,你长大了也长高了,再看这房子当然觉得矮了!”周大娘笑着说,“别发呆了,赶紧先跟我回家。”

    “嗯!”

    林绾绾鼻尖泛酸。

    她瞧着这土房子,脑袋里全都是奶奶的音容笑貌。

    就好像回到这里……奶奶还在她身边一样。

    两只手同时被握住。

    林绾绾回神,就看到自己的两只手分别被萧凌夜和睿睿握住。

    两人不愧是父子,连看她的关切眼神都如出一辙。

    “放心吧,我没事儿,哪有这么矫情这么脆弱!”只是有点触景伤情罢了。

    萧凌夜站在她身侧,抿着唇沉声说,“我在!”

    “……”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下,“永远都在!”

    林绾绾用力点头,用充满鼻音的声音回应他,“嗯!”

    ……

    周大娘的家也没比林绾绾家的老房子好多少。

    他们家是砖瓦房,但是毕竟时间久远了,墙面也有些倾斜,墙面也顶了一整排的树干。周大娘家是三间主屋的房子,侧面盖了一间灶屋和放农具的杂物间,外加一个铺了红砖的小院子。

    一如记忆中的模样。

    除了村口的那棵老松树,林绾绾终于又在这里看到了熟悉感。

    周大娘风风火火的进了院子。

    “豪豪他爷!你快瞧瞧,看看这是谁来了!”

    “谁啊?”

    一个头发斑白,衣着朴素的林大爹从堂屋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看到林绾绾一家四口,他错愕了一下。

    实在是这一家子的气质和样貌都太出挑,尤其是那个年轻男人,明明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可他就光是站着,就已经很吸引人注意了。

    林大爹没念过书,不知道那是一种强大的气场。

    他只觉得,明明是在自己家,可看到这一家四口,他竟然有些紧张和局促起来。

    “豪豪奶,他们是?”

    “是绾绾啊!绾绾带她家那口子和两个孩子,回老家探亲了!”

    那口子?

    萧凌夜挑眉。

    倒是个很接地气……也很让人舒服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