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阿宁,你吓到孩子了!”

    老爷子拉住她,“快松开心肝!”

    吓到了?

    姜宁低头,果然看到心肝正一脸惊惧地看着她,她一愣,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臂,心肝像是受惊的小兔子,惊慌失措的从姜宁怀里跳出来,“粑粑!”

    萧凌夜对小丫头张开手臂。

    小丫头马上躲进了萧凌夜的怀里。

    “心肝……对不起,奶奶不是故意的,奶奶弄疼你了是不是,你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

    心肝悄悄从萧凌夜身后探出脑袋,用力抓紧了他的西装下摆,看着姜宁的眼神依旧是惊疑不定的。

    姜宁后悔极了,“心肝……奶奶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奶奶好不好?”

    心肝想着她刚才疯狂的样子,浑身一哆嗦,赶紧又躲到了萧凌夜身后。

    “心肝……”

    姜宁下意识地上前两步。

    “阿宁!”老爷子拉住她,“你已经吓到孩子了,别靠近她了。”

    别靠近她?!

    那是她孙女,凭什么不让她靠近!

    林绾绾那个女人,她抢走了她两个儿子,抢走了她的孙子,现在连她一手带大的孙女都要抢走吗?!

    轰!

    像是一记重磅炸弹在脑袋里炸开,姜宁的理智瞬间湮灭!

    她目光再次充血。

    她低头。

    猩红的目光落在那本通红刺目的结婚证上,突然发了疯似的扑向结婚证,“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你们结婚!我不会承认的,不会承认的!”

    她抓起结婚证就要撕碎它,仿佛这样就能让萧凌夜和林绾绾的婚姻无效一样。

    萧凌夜坐在轮椅中,静静的看着她歇斯底里。

    就在她要撕裂证件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撕吧!就算没有结婚证,也改变不了我们已经登记的事实!”

    “……”

    一瞬间。

    姜宁的力气像是被瞬间抽干,她捏着鲜红的结婚证,含泪看着萧凌夜,“凌夜……你一定要这样吗!你自己说,从小到大,只要你想要的,妈妈说过二话吗?现在,你就听妈妈一次行吗,算妈妈求求你。”

    萧凌夜抿紧嘴唇。

    姜宁踉跄着扑到萧凌夜身边,紧紧抓住他两只膝盖,仰头哀求的看着他,“还来得及……一切都还来得及。你和林绾绾领证的事儿就我们在场的几个人知道,你们现在去办离婚手续……这样的话,圈子里就没有人知道你结过婚,对你以后的婚姻也不会有影响。”

    萧凌夜面罩寒霜。

    偏偏,姜宁还没有发现,她突然伸手,指着前方副驾驶上的林绾绾,“凌夜!你看看她!你好好看看她!你看她的穿衣打扮,一条裙子就那么几片面料,正经女孩谁会这么穿?她就不是个会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对了,你不是一直在找当年救了你的小女孩吗,现在不是找到了吗,是那个叫周思思的,你不是要报恩吗,你现在应该跟周思思在一起啊,为什么还要跟这个狐狸精在一起纠缠!”

    “凌夜!妈妈答应你,只要你答应妈妈跟她离婚,妈妈以后都不会再干涉你感情的事情了,行不行?还有……如果你觉得心里有愧,妈妈可以补偿她!妈妈可以给她钱,给她很多很多的钱……再不行……再不行妈妈就给她安排相亲,妈妈手里有很多青年才俊,只要她看得上眼的,妈妈一定给她想办法促成了,行不行?”

    说完,姜宁一脸期盼的等待萧凌夜的回答。

    “说完了?”

    姜宁点头。

    “晚了!”

    姜宁一愣,就看到萧凌夜抬起眼,郑重地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她是我的命,妈……您让我们分开,是想要我的命吗!”

    姜宁愣了!

    副驾驶上,林绾绾也愣了一下。

    她回头,正对上萧凌夜柔却坚定的目光,“我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

    林绾绾嘴角狠狠一抽。

    他这是表白吗?

    这方式……真让人不敢恭维。

    “凌夜!”姜宁尖叫。

    萧凌夜收回眸光,“您可以下车了!”

    “……”姜宁浑身哆嗦,“你这是……赶我走?”

    “领证的日子,我们准备庆祝庆祝,我想……您应该非常不想看到这种场面!”

    “……”

    庆祝!

    她这么反对他们的婚事,他竟然还要庆祝!

    这是全然不在乎她的感受了啊。

    姜宁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凌夜……为了那个女人,你真的不打算要妈妈了吗?”

    萧凌夜直视姜宁。

    “您不喜欢绾绾,我尊重您,我不勉强您接受她!我希望您也能尊重我的选择!”

    “凌夜……”

    萧凌夜收回目光,语气坚定的说,“既然相看两厌,就没必要见面!以后我和阿衍会回家看二老!”

    “……”

    所以……

    说来说去,他还是不愿意和林绾绾离婚!

    姜宁侧首。

    恨恨的盯着林绾绾,她的眼神冒火,几乎要把人的身体灼烧出一个大洞来!

    “……”

    林绾绾无辜的摊摊手!

    她明明什么都没说,这样瞪着她干什么!

    “林绾绾,能让凌夜对你这么死心塌地,你真是好手段!”

    林绾绾咧嘴一笑,“谢谢夸奖!”

    “……”

    姜宁捏紧拳头,咬牙说,“你凭什么!你到底凭什么?!”

    “唔……可能因为我貌美如花?”

    姜宁吐血三升,指着她的手指头都在颤抖,“你闭嘴!”

    “……”林绾绾叹气,“跟我说话的是您,让我闭嘴的也是您……哎,做人真的太难了。”

    “狐狸精!你这个狐狸精!”

    姜宁本来想狠狠羞辱一番林绾绾,好让她知难而退。

    哪知道……

    “狐狸精?从古至今,被这样称呼的女人一定都是倾国倾城貌美如花的大美人儿……您这样称呼我,是对我容貌的肯定吗!哎呀呀,您这样夸我,真的让人太不好意思了。”

    “……”

    姜宁浑身都在抖,她哆嗦着,“凌夜才不是只看人容貌的肤浅男人……”他总有一天会厌倦你的!

    然而。

    她下半句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林绾绾笑吟吟地打断了,她用力点头,“萧夫人,您说的太对了!萧凌夜怎么可能肤浅的光凭容貌就认定了我!他既然选择跟我结婚,肯定是因为我有很多别的优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