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抱歉,控制不住

    “萧凌夜……疼不疼?”

    他原本古铜色的皮肤,此刻布满了暗沉的淤青瘀紫,有些地方甚至还在往外冒血丝,腹部的皮肤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

    她又把衣服的下摆往上撩了撩。

    不出所料。

    腹部以上也没有好的地方,左肋处用绷带仅仅缠着,再往上,连胸腔的位置都不能幸免,浑身几乎都是瘀伤。

    林绾绾的眼泪“劈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颤抖着抚摸他腹部的青紫,一边心疼一边骂,“龙御天那个卑劣的王八蛋,下手竟然这么重!特么,这人是吃石头长大的吗,拳头怎么这么硬……萧凌夜,你疼不疼?”

    “不疼……”

    还骗她!

    林绾绾咬牙,在他腹部的淤青上狠狠一按。

    “嗯——”

    萧凌夜登时闷哼一声。

    “疼不疼?”林绾绾咬牙,又问了一遍。

    “……”萧凌夜生怕她再来一下,苦笑一声,终于承认了,“有点疼!”

    林绾绾的眼泪又哗啦啦往下掉。

    她眼泪灼热,像是滚烫的开水,顺着皮肤一直窜到心里,萧凌夜有些心疼,伸手抹掉她的眼泪,“别哭了!丑!”

    “……”

    林绾绾抽噎着,哭的更厉害了。

    “……”

    萧凌夜本来就不善于安慰人,看她这样,着急着更不知道说什么了,半天他才憋出一句,“龙御天没比我好多少……”

    “他受伤轻重管我屁事啊!”林绾绾怒道,“管好你自己吧!”

    “……”

    虽然林绾绾很凶,萧凌夜还是被她那句“管我屁事”取悦了。

    “别担心,休息两天就好了。”

    林绾绾不是担心,是心疼。

    她的手指顺着他胸口的淤痕颤抖的往下抚摸,喉咙里像堵了棉花一样,梗着疼……

    “别动!”

    “嗯!”

    林绾绾打开刚才宋连城给的药膏,找了半天没找到棉签,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林绾绾也不想麻烦护士了,吸吸鼻子说,“你等等,我去洗洗手!”

    “嗯!”

    她很快洗了手回来,用纸巾认认真真的把手擦干净,这才重新回到座位上,她把药膏的膏体挤在右手食指上,淡绿色的膏体散发着凉爽的薄荷味。

    “你忍着,可能会有点疼。”

    “嗯!”

    于是。

    林绾绾就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药膏往他身上抹,从胸口处慢慢往下,任何有伤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刚才宋连城说这药膏的效果好,林绾绾生怕用量太少不管用,所以……非常奢侈的抹了厚厚的一层。

    “好点了吗?”

    “嗯!”

    药膏有清凉镇痛的效果,刚抹上去,疼痛就被冰凉的感觉替代。

    然而……

    萧凌夜的关注点却不在药膏上。

    他闭着眼。

    感受着林绾绾微凉的指尖在身上游走,从胸口……逐渐往下,萧凌夜呼吸逐渐有些凝滞,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他能闻到她身上特有的清香。

    虽然很不合时宜……萧凌夜还是没控制住身体的变化。

    “……”

    林绾绾不瞎,很快就注意到了,都伤成这样,竟然还不老实!

    她脸颊发烫,低吼,“萧凌夜!”

    “抱歉……”萧凌夜轻咳一声,“控制不住。”

    “……”

    林绾绾咬牙别开眼睛,用最快的速度帮他上了药,然后赶紧盖上了他的衣服!

    “赶紧睡觉!”

    林绾绾匆匆给他盖上被子,瞪他一眼,“别想些乱七八糟的!”

    “热!”

    “热也盖着!”

    “……”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我去隔壁陪两个孩子!”

    “睡不着!”

    “别想了。”林绾绾以为他在想郝叔绑架两个孩子的原因,她替萧凌夜拉好被子,“以后在剧组还会经常碰面,事情总会弄清楚的。”

    萧凌夜皱眉,“我不是在想这个!”

    “那是什么?”

    “明天,领证!”

    “……”

    林绾绾睁大了眼睛。

    见她的反应,萧凌夜顿时危险的眯起眼,“别告诉我……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

    她还真给忘了!

    林绾绾干笑一声,心虚的别开眼睛,“你都伤成这样了,就别操心这个了!领证的事儿可以先缓缓,你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不行!”萧凌夜断然拒绝。

    “可是……”

    “没有可是!”萧凌夜定定的看着她,“风雨无阻!”

    “……”

    林绾绾扶额,无奈的说,“萧凌夜……我一个大活人又不会……更何况,孩子都有两个了,我还能跑哪儿去啊。”

    萧凌夜一脸坚定,“明天领证!”

    “你身上还有伤……”

    “明天领证!”

    “你这个状态,明天走动恐怕都是问题……”

    “明天领证!”

    “萧凌夜……”

    “明天领证!”

    “……”林绾绾简直服了他,她做出投降的手势,“OK!OK!听你的,全都听你的,明天领证行了吧!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闭上眼休息,否则明天我就逃婚了!”

    这句话非常有效果。

    几乎是她话音刚落,萧凌夜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

    “……”

    林绾绾再次扶额,她看着平躺着的萧凌夜,有些不放心,“萧凌夜,今晚我得陪着睿睿和心肝,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给你找个护工看着你?”

    “不用!”

    “呃?”

    “护工基本都是女的!”

    “那又怎么了?”

    萧凌夜睁开眼,“除了你,我不喜欢有女性在我身边!”

    “……”

    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不耽误他说情话!

    对上他灼热的眼神,林绾绾脸颊一红,她有些受不住他的眼神,轻咳一声别开眼睛,“那你如果身上不舒服就马上喊我,我就在隔壁……如果我没听到,你就按床头铃!”

    “嗯!”

    “那……晚安!”

    “晚安!”

    ……

    另一边。

    青城别墅。

    龙御天的情况的确没有比萧凌夜好多少,他和萧凌夜身手不相上下,所以,受的伤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腰扭了。

    伤的还挺厉害,动一动就疼的倒抽冷气。

    于是!

    一向霸道邪气的龙御天,只能以一种非常扭曲的姿势,趴在床上养伤。

    “少爷……”

    龙御天眯起眼,“隔壁的人处理了吗?”

    “参与这次绑架的人,全都被打断四肢扔出去了!”

    龙御天点头!

    “少爷……郝叔那边……”

    “盯着!”龙御天嘴角勾起,笑容嗜血,“再发现他有什么小动作,直接绑了扔到后山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