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乖一点

    “让开,我来!”

    “哦!”

    红羽委屈的从地上爬起来,站到一边去了。

    这边。

    龙御天撩起长袍的下摆,优雅的坐在地毯上,睿睿年龄小,单人沙发又有些高,他的腿垂在沙发上,没有着力的地方。

    龙御天握着他的脚腕,把他的脚放在他的膝盖上。

    睿睿浑身紧绷,防备的看着他。

    似乎感受到他的警惕,龙御天握着镊子,头也不抬的说,“我想折磨你,你根本逃不掉,所以……别做无用功!”

    睿睿咬牙。

    龙御天低头看着他受伤的小腿,眸光越发冷冽,他握着镊子,动作飞快地在他小腿上一夹,顿时就夹出了玻璃渣。

    红羽十分有眼力见儿的把垃圾桶拿了过来。

    染血的玻璃渣被丢进垃圾桶。

    龙御天面色如常,仿佛在做什么非常简单的小事儿,受伤的动作却飞快,快到不等睿睿紧张的绷紧肌肉,他就已经处理好了伤口。

    动作快的好处就是疼痛感降低了很多!

    把玻璃渣都清理出去之后,龙御天拿着酒精棉球,也不打招呼,直接就往他伤口处招呼,伤口碰到酒精,小家伙抽口冷气,瑟缩了一下。

    “疼?”

    小家伙咬牙,“我是男子汉,男子汉是不能喊疼的!”

    “很好,有骨气!”

    龙御天帮他的伤口消了毒,又用创可贴把那些细小的伤痕遮盖住,腿上原本有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就被遮住,看不见了。

    “行了!”

    “……”

    睿睿惊讶的看了龙御天一眼。

    他本来还以为龙御天会和红羽一样,趁给他“处理伤口”的机会,狠狠的折磨他一番,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给他处理伤口,别的什么都没做。

    小家伙垂下眼,“别假好心,我不会感激你!”

    “谁需要你感谢!”

    龙御天随手染血的棉球和镊子一起丢进垃圾桶,他刚从地上站起来,红羽就送上来一块洁白的手帕,龙御天用手帕擦了手,随手把手帕也丢进了垃圾桶。

    “……”

    睿睿看着那做工精细的手帕,抿着嘴唇没说话,可眼神里只透露着两个词“奢侈”“腐败”!

    龙御天丝毫不以为意。

    “叔叔……”心肝看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走过来,她扯扯龙御天的长袍,仰着头,用一双清澈漆黑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叔叔,你长得这么好看,你一定是好人,对不对?”

    龙御天挑眉。

    “你肯定是好人,你刚才还给哥哥处理伤口呢!”

    “……”

    睿睿磨牙,因为离得远,他没办法拽住心肝,只能瞪着她,“萧心肝!坏人不会把自己是坏人写在脸上!他帮我处理伤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如果不是他,我们两个也不会被抓到这里来,我也不会受伤!”

    心肝挠挠头,有些困惑的样子,“可是……我们在酒窖的时候,那两个坏人不是说,我们是被郝叔绑来的吗,跟帅叔叔没关系啊。”

    睿睿简直想把这个颜控妹妹一巴掌拍醒!

    这丫头!

    就因为别人长的帅就认定别人是好人!

    脑子呢!

    妈咪当初怀他们的时候,怎么没把他的智商匀给她一点!

    睿睿气的小脸憋红,“萧心肝!你这个笨蛋!就算绑架的事情不是他主使的,也改变不了他和郝叔是同伙的事实!”

    “可是……”

    “没有可是!”

    心肝瘪嘴,“哥哥,你这样就不对了,咱们应该实事求是呀!又不是帅叔叔绑架我们的,是他的属下,他不知情呀。而且他知道了之后,不但没有为难我们,还让我们来洗澡换衣服,还亲自给你处理伤口呢……”

    睿睿气的心口疼。

    “萧心肝!!”

    “好嘛好嘛,心肝不说了就是了嘛!”

    “过来!”

    “能不能等一下下?”

    睿睿气的狠狠瞪她一眼,小丫头缩缩脖子,当作没看到,她拉着龙御天的下摆,“叔叔,你长的这么好看,肯定不是坏人。既然你不是坏人,那你能不能把心肝和哥哥送回家去呀?粑粑他们看不到心肝和哥哥,会很担心的。”

    对上她清澈水灵的大眼睛,龙御天有些失神。

    不知为何。

    看到心肝,他突然就想起第一次看到林绾绾的时候。

    实际上。

    在M国那个小巷子里,他救了林绾绾那一次,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第一次见到林绾绾的时候,她年龄还很小。

    那个时候,她的眼睛干净又清澈,就像现在的心肝一样。

    龙御天眸光顿时就柔和了下来。

    “叔叔……”

    “恐怕不行!”

    “呃?为什么呀?”心肝懵懂的看着他,“我和哥哥不是那个郝叔自作主张抓来的嘛,这又不是叔叔的意思,既然叔叔不想抓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我和哥哥送回去呀?”

    当然不能!

    如果他把人送回去,岂不是显得他怕了萧凌夜?

    那是不存在的!

    “叔叔……”

    龙御天揉揉她柔软的爆炸头,“乖一点!”

    他说话的时候,眸光很柔软,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让人心惊的警告味道。

    “……”

    心肝缩缩脖子,顿时不吱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已经完全漆黑了下来。

    几个人都在房间里,却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显得十分安静,因此,有些声音听起来就显得非常洪亮了。

    “咕——”

    睿睿捂住了肚子。

    龙御天慵懒的掀起眼皮,“饿了?”

    “不饿!”

    “饿了!”

    睿睿和心肝异口同声。

    龙御天凤眸在睿睿瘪掉的肚子上看了一眼,嘴角勾起,“年龄不大,倒是会口是心非!”

    睿睿拧眉。

    “红羽!”

    “啊?”红羽有些不在状况。

    “让厨房弄点吃的过来。”

    “好!”

    听到“厨房”两个字,红羽眼睛登时一亮,她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跑,“我这就去!”

    ……

    睿睿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龙御天身上,见他看过来,他顿时一脸嫌恶,“你怎么不走?”

    “你希望我走?”

    “我不喜欢你!”

    龙御天也不生气,靠在床头挑眉一笑,“小家伙,收起你的小心思。”

    睿睿眸光一闪,“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故意激怒我,让我离开!你好趁机找机会逃跑,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