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让开,我来!

    本少爷……

    郝叔面色大变!

    他从小看着少爷长大,少爷一直以来也非常敬重他,这是头一次,他当着他的面自称“本少爷”,他知道,这次少爷是真的动怒了。

    他忍不住上前两步,花白的头发微微颤动,“少爷!我知道这次是我自作主张了……”

    龙御天毫不留情地打断他,“原来你还知道我是少爷!”

    话很重!

    郝叔面色惨白如纸,“少爷……”

    “我问你!”龙御天眯眼看着他,“如果这事儿不是被我察觉了,你打算怎么对那两个小家伙?”

    郝叔浑浊的眼珠子厉色一闪而过,冷声道,“让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龙御天眸光狠狠一沉。

    郝叔却没有发觉,他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走到龙御天面前,“少爷……林绾绾的态度您也看到了,她对您避如蛇蝎,根本就不可能跟您在一起!只要有林绾绾那个女人在,您就不可能真的下定决心!我承认,我这次的确自作主张了,可我只是想替您下定决心!”

    “……少爷!那个林睿已经猜出是我们绑架了他,如果放他回去,萧凌夜和林绾绾肯定也知道是我们绑架他们了,到时候萧凌夜不会善罢甘休的!既然如此,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郝叔眼底厉色一闪而过,“只要林睿和萧心肝成了不会说话的人,我们绑人的事情做的也隐秘,萧凌夜和林绾绾是不会查出来的。就算他们有心怀疑,没有证据,一样奈何不了我们!”

    “看来你是老眼昏花,耳朵也不好使了。”

    郝叔一愣,“少爷……”

    龙御天目光冰寒,“本少爷说了,不会伤害他们两个!”

    “少爷……”

    “郝叔,你年纪大了!”

    郝叔一凛,突然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他终于惊慌了起来,“少爷……”

    “该退休了!”

    “少爷!”郝叔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少爷,我行为是有些欠妥,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好啊……”

    “为我好?”龙御天居高临下的俯视他,嗤笑一声,“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心里的私欲,你比谁都清楚!”

    郝叔面色僵住。

    “弘裕!”

    身后的弘裕默默的站出来。

    “给郝叔订回M国的机票!”

    “是!”

    郝叔见龙御天面色沉冷,终于慌了,他跪在龙御天面前,“少爷……您不能赶走我,我无儿无女,从小看着您长大,您就是我这个糟老头的命根子,只有我不会害您,只有我是全心全意为了您好啊。少爷……您不能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了,不能啊!”

    龙御天面色冷然,丝毫没有波动!

    主是主!

    仆是仆!

    他要的属下要绝对服从他的命令!

    而不是像郝叔这样,打着为他好的旗子,背地里做这些小动作!

    郝叔面如死灰,“少爷……”

    龙御天悠然起身,他弹弹略微褶皱的长袍,凤眸冷冽的看着他,“半年多前,绾绾的那通电话,是你挂了,并删除了来电记录的吧!”

    “我……”

    龙御天已经不想再听他辩解,他转身,径直拾梯而上,上了楼。

    “弘裕!”

    “在!”

    “隔壁院那些吃里扒外的,扔出去!”

    “明白!”

    所谓的吃里扒外的那些人,当然是参与绑架的那几个人。

    他们一个个拿的都是龙家开的薪水,结果却听从郝叔的命令,去绑架少爷心头肉的孩子,也难怪少爷会生气。

    要知道。

    少爷这个人是很霸道的。

    别看他有事儿没事儿把林绾绾吓得花容失色,可也只有他能吓,换了别人……动他的心头肉,他没扭断郝叔的脖子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郝叔还想跟上去。

    弘裕伸出手臂,挡住他的去路。

    郝叔又惊又怒,“弘裕!连你也魔怔了吗!你和红羽是跟着少爷一起长大的,作为他的身边人,你们就不能劝劝少爷吗?”

    弘裕面无表情,“我只听少爷的!”

    郝叔气极,“少爷现在是被那个狐狸精迷了眼了,他现在根本不够理智!”

    弘裕依旧面无表情,“我只听少爷的!”

    “你这个木头!”

    “我只听少爷的!”

    “你……”

    郝叔怒极,拂袖而去!

    弘裕拿着手机操作了一番,对着郝叔的背影淡淡的说,“机票已经订好!晚上八点半,您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一下,准备飞M国了!”

    郝叔脚下一滞,肩膀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压制怒火!

    “慢走,不送!”

    ……

    楼上。

    红羽已经和心肝打成一片。

    红羽和心肝……除了年龄和样貌不一样,有着惊人相似的习惯。

    都是甜食的狂热爱好者。

    都粗枝大叶,没心没肺!

    所以,两个人能玩到一起,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龙御天到楼上的时候,心肝和睿睿已经都洗过澡,两个小家伙换了佣人送来的衣服,睿睿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红羽正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低着头,笨手笨脚的用镊子挑他小腿上的玻璃渣。

    红羽哪做过这种精细活啊,她眼睛都快对成了斗鸡眼,手上的力道也控制不住。

    她用镊子一镊。

    原本只扎进去一半的玻璃渣,顿时整个刺进了小腿。

    鲜血横流!

    睿睿闷哼一声,刚刚洗过澡的额头顿时冒出一层细汗。

    “红羽姐姐,你轻一点啊!”心肝惊呼。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睿睿咬牙,他深吸一口气,“如果想折磨我,可以痛快点!”

    “……”

    红羽顿时委屈的不行!

    她明明是很用心的在帮他处理伤口,完全没有要折磨他的意思啊。

    “睿睿……”

    她一抬头,就看到睿睿抿着嘴,闭上眼,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

    “……”

    红羽吐血。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她从小到大也经常受伤,可她每次受伤都是弘裕给她处理,如果弘裕不在身边,小伤她就不管了,大伤就去医院处理……她是真的没干过这种活啊。

    她手忙脚乱的拿酒精棉球擦掉他小腿上的血迹。

    一不小心,又碰到他腿上的玻璃渣。

    “嗯!”

    睿睿疼的面如金纸。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次一定小心点!”

    红羽正要抬手,龙御天拧着眉头走过来,他接过她手里的镊子和酒精棉球。

    “让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