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你比她聪明多了

    “没想到……萧凌夜还能生出这么有趣的女儿!”

    “是吧是吧。”心肝一点也不谦虚,咧嘴笑起来,“叔叔你眼光真好,我也觉得自己特别有趣呢!”

    龙御天嘴角笑容加深。

    明明知道这小丫头是萧凌夜的女儿,他发现自己竟然讨厌不起来。

    龙御天伸出手,放在心肝的发顶,轻轻揉揉她的爆炸头。

    心肝半眯着眼,像只享受的猫儿。

    另一边。

    睿睿看着两人的互动,汗毛倒数,他生怕龙御天会对心肝做什么,大步冲过去,抓住心肝的手腕就把她扯到身后。

    心肝不满,“哥哥,你干嘛呀?”

    “我说了,他不是好人!”

    “不可能啦……”

    睿睿瞧着她双眼几乎冒粉红色的爱心,气的咬紧了牙,“萧心肝!你给我闭嘴!”

    心肝委屈的瘪嘴。

    呜呜!

    哥哥好凶啊!

    为什么不让她靠近叔叔啊,叔叔笑起来那么温暖,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坏人嘛!

    心肝觉得哥哥完全是想多了。

    ……

    睿睿手心冒汗,紧紧抓住心肝的手,用瘦小的身板挡住心肝,抬起下巴,倔强的和龙御天对峙着。

    龙御天看到两个小家伙平安出现在身边,也不着急了,端着一杯茶,似笑非笑的看着睿睿,“就这么肯定我是坏人?”

    睿睿抿唇,理智的分析,“如果你真的跟我妈咪这么熟悉,你知道我被绑架,现在跑来跟你求助,你会第一时间给我妈咪打电话,而你并没有!”

    “唔……”

    龙御天抿了口茶,不置可否。

    睿睿继续说,“你是龙氏集团的总裁,这里是你的居所,你这样的人,别墅里肯定会有很多佣人,可刚才我和心肝闯进来的时候,没有碰到一个佣人!”

    “那又如何?”

    “不如何!”睿睿冷静的说,“你这栋别墅和隔壁只有一墙之隔,我就不信,隔壁发生的事情你一丁点儿都不知情!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这栋别墅里的佣人,都帮着去隔壁别墅找人去了吧!你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少爷’!”

    龙御天放下青花瓷的茶杯。

    他目光定定的看了睿睿一会儿,突然勾唇笑了起来,“你跟你妈咪……不太像!”

    睿睿见他没有否认,心狠狠一沉。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在客厅里转了转,看看自己和心肝有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小家伙,你的确很聪明!”龙御天赞赏的看他一眼,“不过……我奉劝你,你那些聪明……最好不要在我面前用!”

    睿睿拧眉。

    龙御天从椅子上起身,慢条斯理的走到他面前蹲下,他保持和睿睿平视的姿势,用一根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聪明都是徒劳!”

    睿睿扭头,错开他的手指,冷冷的说,“你想怎么样?!”

    龙御天的凤眸离开他,缓缓落到他身后的心肝身上,定住。

    睿睿像遇到危险的刺猬,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他紧紧抓住心肝的手,连连退后两步,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不许你伤害心肝!”

    龙御天但笑不语。

    然而。

    他越是这样,睿睿就越是不安。

    “你到底想怎么样?”

    龙御天戏谑的看着他,“你不是很聪明吗,不妨再猜猜?”

    该死!

    睿睿紧张的浑身冒汗,大脑却飞快地转动了起来。

    龙御天是龙氏集团的总裁,不缺钱!所以不可能是为了钱绑架他和心肝,如果是为了生意……那也不太可能!

    龙氏集团做的是电子产品,和萧氏集团完全不冲撞,也谈不上是竞争对手,就算是竞争对手,龙氏集团这样的大集团,也不可能会因为一些小生意,做绑架人这种不入流的勾当。

    他刚才说认识妈咪!

    难道……

    这次绑架其实是奔着他来的?

    这样一想,睿睿不但不紧张,反而松了口气。

    只要是奔着他来的,那心肝就不会有危险,那样的话,刚才萧凌夜故意露出那种神色,就是故意在吓唬他!

    “……”

    睿睿咬牙,“龙御天,你的目标是我,你放了心肝!”

    “林睿,你跟你妈咪真不一样!”

    睿睿拧眉,“哪里不一样?”

    “你比她聪明多了!”

    “……”

    这分明是变相的说妈咪的智商低!

    睿睿当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果然是冲着我妈咪来的!”

    龙御天斜倚在椅子上微微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别伤害心肝!”

    龙御天无奈的摊手,“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不会伤害你们!”

    睿睿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

    啧啧!

    好不容易想做回好人,竟然没人相信他。

    “红羽!”

    红羽马上窜出来,“少爷!”

    “带他们去洗漱!”顿了顿,他冷冽的凤眸在睿睿受伤的地方转了转,“伤口处理好!”

    “好的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红羽凑到两个小家伙面前,尽量摆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睿睿,萧心肝,你们跟我走吧!”

    “哥哥……”

    “走吧!”

    人在屋檐下,想跑也跑不了,反抗说不定会受皮肉之苦,还不如先离开,然后再找机会逃跑!

    打定主意。

    睿睿紧紧牵着心肝的手,跟着红羽一起上了楼。

    ……

    楼下。

    客厅。

    红羽带着两个小家伙上楼之后,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龙御天,弘裕和郝叔三个人。龙御天凤眸落在二楼的楼梯口,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之后,他眸子和嘴角的笑意就褪了下来。

    他冷冽的凤眸落在郝叔身上,面如寒霜。

    郝叔捂着生疼的胸口,咬牙说,“少爷……”

    “你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自作主张!”

    郝叔脸色惨白,“我……”

    “计划多久了?”

    郝叔咬牙承认,“从您回国那天开始!”

    龙御天凤眸更冷,“真是处心积虑啊!”

    郝叔急切的辩解,“少爷!我知道我这次是犯了您的忌讳,可我真的是为了您好!这些年……我眼看着您对林绾绾越陷越深,我着急啊。少爷……您和林绾绾根本不可能有结果的,我这样做,也只是为了彻底断了您的念头!”

    龙御天定定的看着郝叔,听着他这话,他突然笑了,只是那笑透着彻骨的寒气。

    “真是用心良苦……看上去,倒像是本少爷不识好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