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哥哥带你逃出去

    与此同时。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

    睿睿和心肝被捆住手脚,关在里面。

    地下室没有一丁点声音,安静的吓人。

    “哥哥……”

    心肝感受到旁边的温度,害怕的往睿睿身边靠了靠,她声音有些颤抖,“哥哥,我怕……”

    “别怕!哥哥在呢。”

    心肝眼圈发红。

    她毕竟才四岁,从小到大一直养尊处优,除了上次哥哥被林大福绑架,她受了点惊吓之外,再也没有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那些抓他们的人,把他们扔进地下室,然后封上了地下室的盖子就走了,他们甚至没看清地下室里到底是什么,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从被抓,他们坐了一路的车,车子是面包车,很颠簸,她颠的午饭都吐了个精光。

    想到被抓时候,二叔拼命保护他们,被好几个人围在一起殴打的样子,心肝的眼圈更红了,“哥哥,二叔会不会有事啊……”

    “不会的。”

    手脚被捆住,睿睿只能转动脖子,用下巴摩擦摩擦心肝的爆炸头。虽然同样是四岁,可他却显得非常镇定,起码表面上很镇定。

    他柔声安慰心肝,“二叔肯定已经联系了妈咪和……萧凌夜,他们现在肯定已经在想办法救我们了。”

    “真的吗?”

    “嗯!”

    地下室太过漆黑,两个人什么都看不到,小孩子天生对黑暗有深深的恐惧,心肝只能不停的说话降低自己的恐惧感,“哥哥……我们这是在哪里啊,那些坏人为什么要抓我们啊,他们抓了我们是不是想跟粑粑麻麻要钱啊,我看过很多电视剧……好多电视剧里的绑架案,就算给钱了,最后绑匪也会撕票的。哥哥,撕票是什么意思啊?”

    “……”

    这小丫头竟然还知道“撕票”这个词儿。

    睿睿避重就轻的说,“我们……应该是在一个酒窖里,你仔细闻闻,这里有酒味。坏人抓我们应该不是为了钱……”

    “呃?”

    睿睿解释,“我们被从车上带下来,带进来的地方是一个别墅,能住得起别墅,还有酒窖囤酒的人……不缺钱。”

    他这么一说,心肝也想起来了,“哥哥,我看电视里,那些绑匪一般不是会把被绑架的人眼睛蒙起来吗,那些人为什么不蒙我们的眼睛啊。”

    “两个可能。”

    “嗯?”

    “第一,可能他们觉得我们还小,没有必要。”

    心肝紧张的追问,“那第二呢?”

    第二!

    睿睿默默的吸了口凉气。

    第二……

    那些人根本就不怕他们记路,也不怕他们知道他们现在的位置……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

    睿睿嘴里有些发苦,他咳嗽两声,含糊的把第二个可能性带过去了,索性心肝心大,也没有追问,只害怕的问他,“哥哥,他们为什么抓我们啊?”

    “应该是想利用我们威胁谁!”

    “威胁谁?”

    “你粑粑!”

    “……”心肝默默的补充,“心肝的粑粑也是哥哥的粑粑啊,不过为什么说是威胁粑粑啊,没可能是威胁麻麻吗?”

    “妈咪应该不认识这么有钱的坏人!”

    “……哦!”

    睿睿可不是瞎猜的。

    今天那些人绑架他们的时候,第一个抱的就是心肝,这说明心肝是他们的头号目标,至于他……知道他是萧凌夜亲生儿子的人应该没几个,所以,他猜测自己是被“顺便”带回来的。

    睿睿继续安慰她,“既然是利用我们威胁萧凌夜,那他们肯定不会撕票的,你放心吧。”

    “嗯!”

    有睿睿安慰,心肝果然放松了一些。

    安静了几秒钟。

    心肝很快就又忍不住了,“哥哥……”

    “嗯?”

    “我饿……”

    睿睿也饿了。

    他们两个还是中午的时候在学校里吃的午饭,学校放学的时候都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香溢紫郡楼下的甜品店买一些甜品垫肚子了。

    “咕噜!”

    心肝狠狠吞了口口水,这声音在寂静的酒窖里显得十分洪亮。

    “你在想什么?”

    “想麻麻做的红烧小排和红烧肉……哥哥,我现在更饿了,怎么办……”

    “……现在天很热了,红烧小排和红烧肉不耐放,很容易就臭了,会有苍蝇在在上面乱叮,时间长了,还会滋生一些白色的蛆虫!”

    “呕——哥哥你别说了。”心肝想象了一下那场景,顿时干呕一声。

    睿睿顿了顿,“还饿吗?”

    “一点都不饿了!”

    “嗯!”

    两个人毕竟是还不到四周岁的小孩子,被绑架,又坐车颠簸了很长时间,体力早就不支,说了会儿话就累的只剩喘气的声音了。

    两个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这一刻,睿睿心里甚至有些庆幸。

    幸好他也被抓来了,要不然……就这么一个胆小又贪吃的小丫头,肯定早就被吓的嚎啕大哭了。

    “哥哥……”

    “嗯?”

    “我手疼!”

    睿睿的手也疼。

    他的手被绳子反剪着绑在身后,他试着动了动手指,惊喜的发现手腕上的绳子并不是很紧,或许绑他们的人看着他们只是小孩子,放松了警惕心,所以才没绑那么死。

    “心肝,咱们背对背坐着,我试试看能不能帮你解开绳子!”

    “好!”

    两个小家伙挪了挪位置,改成背对背坐着的姿势,睿睿努力活动着手指,摸索着心肝手腕上的绳子,心肝比他胖一些,绳子也系的紧一些,他摸索了半天,累出一身汗,竟然也没解开绳索。

    “哥哥……”

    “别动!”睿睿吸口气,“我再试试!”

    “哥哥,我摸到你的绳子的结头了。”摸索间,心肝惊呼一声,“哥哥你别动,我帮你解开!”

    “你行吗?”

    “我试试,你别动!”

    睿睿果然不再动弹。

    绳子是死结。

    心肝摸索到死结那一块,用力的把绳结往外扯,她用尽全力,五官都扭曲了,幸好她吃的胖,力气也足,就这么跟绳子斗争了几分钟之后,竟然真的解开了绳子!

    “成功了!”

    “嘘——”

    睿睿手上得了自由,顾不上解脚上的绳子,赶紧先帮心肝松了绑。两个小家伙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费力的解开了脚腕上的绳子。

    “哥哥……”心肝压低声音,“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啊?”

    睿睿抓住她的手。

    “走!哥哥带你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