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消灭潜在情敌

    女演员?

    也不对!

    记忆中,母亲要么在陪着父亲全世界的出差工作,后来就全心全意的照顾家里,如果不是阿胤进了娱乐圈,她根本没有渠道和娱乐圈的人接触,更别提对哪个演员有这么深的成见了。

    那么。

    到底是为什么呢。

    萧凌夜眯起眼,百思不得其解。

    “萧凌夜!你有没有在听老子说话!”老爷子喊了萧凌夜两声,看他没反应,暴脾气又上来了,“你这混小子,是不是存心气老子!”

    “……”

    萧凌夜回神,就看到老爷子清白交错的脸,他靠在椅背上,冷静的说,“我会查清!”

    “查清什么,你妈对林绾绾反感的原因?”

    老爷子不愧是萧凌夜的爹,对他还是很了解的,听他说的没头没尾,竟然也能猜出他的意思,他摆摆手,“讨厌一个人哪有这么多原因,只能说明你妈和林绾绾磁场不合……”

    萧凌夜不置可否。

    “……”

    跟萧凌夜聊天,他得少活两年!

    老爷子气呼呼的站起来,“行了行了!你愿意查就查,随你的便!我不跟你废话了,回房睡觉!”

    萧凌夜点点头,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车钥匙,“好!”

    等等!

    老爷子脚步一顿,转头怒视萧凌夜,“你这臭小子,别告诉我都这么晚了,你还准备走人!”

    “嗯,回去!”

    “你这臭小子,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爹啊!”老爷子赶紧拦住他,指着墙上挂着的时钟,“你自己看看,这都晚上十点多了,这个点你回去他们也该睡了。听我的,今天就在老宅休息一晚上,明天你妈醒过来,知道你在这里留宿,也会很开心的。”

    萧凌夜面无表情的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也瞪着他。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半晌,终究是老爷子败下阵来,他放软声音,“凌夜,你就让你妈开心一回……”

    “爸!”萧凌夜沉声打断他,“我妈变成这样,你有很大的责任!”

    “……”

    好吧!

    他承认,阿宁的性格之所以这么偏执,的确是他惯出来的!

    那是他媳妇儿,十六岁就跟了当年已经三十六岁的他,当时她还是花季年华,而他已经是个半糟老头了,跟着他本来就委屈阿宁了,他再不宠着爱着,那他还是人吗!

    “凌夜……”

    “您知道,不可能的!”

    “……”

    老爷子哑然。

    他知道,眼下这情况,凌夜和阿宁两个人在比耐力呢,如果今天凌夜在老宅留宿了,那就是变相的妥协。

    这种非常时期,他怎么可能留下。

    老爷子叹口气,终究是侧开了身体。

    “算了算了!你的事儿老子管不了,也不想管。走走走,赶紧走,看到你老子就眼疼。”

    “……”

    萧凌夜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门口,想到什么,他突然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老爷子。

    “又怎么了?”老爷子没好气。

    “看紧我妈!”

    “你怕她一气之下再去找林绾绾的麻烦?”见萧凌夜绷着脸,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知道了知道了!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会看好你妈的!”

    “嗯!”

    顿了顿,萧凌夜又说,“我四月三十号领证!”

    老爷子一愣,“领证?你妈把户口本藏起来了,你拿什么领证?我可提前告诉你,我不知道你妈把户口本藏哪儿去了,你别指望我给你找。”

    “……”萧凌夜嘴角一抽,“有个词叫补办!”

    “……”

    对啊!

    还有这种操作!

    一抬眼对上萧凌夜无语的眼神,老爷子心塞了……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歧视!

    “你领证就领证,告诉我干嘛!反正你妈一天不接受林绾绾,我肯定要跟你妈站在同一条战线,我肯定不会祝福你的。”

    “嗯!”萧凌夜点头,“只是告知您一声。”

    “……”

    他的潜台词分明就是,就是跟你说一声,你同不同意祝不祝福的……无所谓。

    靠!

    老爷子捏紧拳头,突然很想揍人。

    在情绪失控之前,老爷子指着大门,“滚犊子!”

    ……

    半个小时之后。

    香溢紫郡。

    萧凌夜踏入玄关的时候,客厅里的灯竟然还亮着,他拧眉,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哥!你回来了啊……”

    听到动静,萧衍揉揉眼从沙发上爬起来,他打个哈欠,“几点了?”

    萧凌夜换了鞋子走过来,默默的把手机放到他面前。

    “都十一点了啊,我都窝在沙发上睡一觉了。”

    “绾绾呢?”

    萧衍抓起茶几上的一杯凉水,三下两下喝完,这才精神一点,“小绾绾早睡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

    “……”

    听听!

    听听!

    有这样嫌弃自家亲弟弟的吗!

    萧衍翻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待在这里啊,我这不是没地方可去吗!”提起这个萧衍就无奈,他抱着抱枕,没骨头似的靠在沙发上,翻着白眼说,“隔壁有女孩找阿胤,还给阿胤带了好多吃的,你说说,这都好几个小时了,就是啃铁也该啃完了吧,可那女孩愣是还没离开!他们两个孤男寡女的,说不定干柴烈火……嘿嘿。你说说,如果我回去撞到什么非礼勿视的场面,人家小姑娘得多尴尬!啧啧,老哥,说白了我都是为了你啊。”

    萧凌夜挑眉。

    “我说真的!你想想啊,阿胤不是一直对小绾绾贼心不死吗,以他的性子,既然能让那女孩进家门,就说明他对人家女孩不反感啊,这是好事儿啊,如果哪天阿胤恋爱了,你这个潜在的情敌不就没有了吗!你看,为了剿灭你的情敌,我都自我牺牲决定睡沙发了。哥,感动不?感动的话咱们打个商量呗?”

    “没门!”

    “我还没说什么事儿呢!”

    萧凌夜嘴角轻勾,拍拍他的肩膀,“一年的碗,好好洗!”

    “……”

    嗷嗷嗷!

    老哥怎么知道他要说的是这个!

    “还有!”萧凌夜随手把车钥匙扔到茶几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别为你的八卦找理由!”

    “……”

    靠!

    神了!

    老哥怎么知道他留在这里睡沙发,是为了方便明天早上看阿胤的八卦?

    嗷嗷嗷!

    老哥太了解他了!

    “哥……”

    萧衍夸张的扑过去,要抱萧凌夜的大腿,萧凌夜拧眉,嫌恶的侧身,避开他的接触,他面色严肃下来,“别闹!有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