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她就是她,无可替代

    户口本!

    户口本的作用完全不用猜测!

    姜宁猛然抬头,眼神愕然,声音沙哑,“你,要跟那个狐狸精结婚?”

    “妈!”萧凌夜低喝一声,“您不该这样说她!”

    “你到现在还维护她!”

    姜宁崩溃了,她猛然扬起手,似乎想把萧凌夜给打醒,可接触到萧凌夜冷静到近乎无情的眼神,看着他背脊挺直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她的手掌生生的僵在半空。

    这一刻,姜宁清楚的认识到两个儿子的不同。

    凌夜不是阿衍,她能打阿衍,可对凌夜……她下不了手,也……没法下手。

    姜宁僵在原地。

    母子俩目光对上,一个猩红疯狂,另一个冷静自持。

    客厅里气氛顿时冷凝下来。

    佣人们躲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

    “阿宁,你这是干什么!”老爷子也愣了一秒,他很快回神,他生怕姜宁这一巴掌真的打下去,慌忙扑过去按住她的手臂,厉声道,“你疯了吗,打了阿衍还想打凌夜,你忘了吗,他们是咱们的儿子!”

    她怎么可能忘记!

    她就是太在乎了,所以才更不能容忍他们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啊。

    那个林绾绾……

    她到底有哪点好!

    “凌夜……”

    “您只管打。”萧凌夜老僧入定般的坐在那里,动都没有动一下,沉声说,“打完就拿来。”

    “什么?”

    姜宁被气的大脑有点缺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户口本!”

    姜宁目赤欲裂,浑身都在剧烈的哆嗦。

    老爷子心中一惊,连忙按住她的手臂,“阿宁,阿宁你冷静点……”感觉到姜宁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老爷子连忙抬头,“凌夜你别惹你妈生气,别说了!”

    萧凌夜眸色一紧。

    可他知道,这是比耐力的时候,他这个时候不能心软,更不能后退,否则,伤害的是林绾绾!

    这一辈子。

    他亏欠最多的人就绾绾,她九死一生的为他生了一对龙凤胎,受尽生活的折磨,她面对感情本来就像一只鸵鸟,现在,她好不容易才把脑袋从沙土中抬起来,愿意接受他对她的好,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后退!

    因此。

    萧凌夜只沉思了一秒钟,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伸出手,放到姜宁面前。

    “妈!户口本!”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娶那个狐狸精!”

    萧凌夜面色坚定,“您同不同意,并不影响结果!”

    “……”

    所以……对凌夜来说,她这个母亲的意见,完全是可有可无。

    是吗!

    字字诛心!

    姜宁愣愣的看着萧凌夜,半晌,她忍住发抖的身体,红着眼眶,冷静的看着他,“凌夜,你告诉妈,你喜欢她哪一点,我照着这个标准去给你找行不行?妈妈保证,一定会找一个样貌,身材,学历,职业都比她优秀的女人。好不好?”

    “只有她!”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她……无可替代!”

    无可替代……

    好一个无可替代!

    姜宁捏紧拳头,她忍住想杀人的冲动,努力保持冷静,用最后的理智跟他讲道理,“凌夜,她是演员……演员是什么,戏子!她的工作就是演戏啊,你怎么知道她跟你在一起表现出来的那些,不是她演出来的?”

    “……”

    萧凌夜深深的看着姜宁。

    想了想,他说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段话,“如果她是演的,我愿意让她演一辈子!以后幸福也好,受伤也好……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甘之如饴!您可以不喜欢她,我不强求!但是您也没办法强求我收回对她的感情。您对她有偏见,总是不肯用正常的眼光看她,总觉得她接近我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但是我想告诉您的是……从始至终,布下这个天大情网的人是我。我不敢说我能为她付出生命这种话,但是我可以告诉您。如果没有她,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颜色!”

    姜宁愣住了。

    老爷子也愣住了。

    他们的记忆里,凌夜性子冷傲孤僻,能用一个字表达的绝对不肯用两个字,可现在,为了说明林绾绾对他的重要性,他竟然一次性说了这么多。

    这么多的话,本身对两人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等回过神,听清他话里的内容,两人又是一愣。

    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颜色……

    没有颜色的世界,他活在世上感受不到喜怒哀乐,那样的人,跟一台机器有什么区别?

    老爷子一直知道萧凌夜对林绾绾的感情很深,却没想到,竟然深到了这个地步。

    想了想。

    老爷子看向姜宁,看着她还在怔愣中,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老爷子叹息一声。

    儿子是亲生儿子。

    虽然以前尊重阿宁的想法,也答应站在中间,不插手这件事,可想到凌夜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执着,他的心立马就软了。

    他抓住姜宁的手,最终还是选择跟儿子站在同一战线,劝她说,“阿宁……你就成全凌夜吧!难得有一个人能让他这么上心,你别想着林绾绾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就权当成全自己的儿子行不行?再不行你想想心肝,想想睿睿……你不是特别想见见睿睿,想跟他亲近亲近吗,只要你点个头,然后开开心心的给他们办一场婚礼,以后林绾绾就是咱们的儿媳妇,到时候凌夜肯定会经常带她和两个孩子回来吃饭,咱们家就能跟以前一样热闹了。”

    姜宁面色茫然。

    见状,老爷子又劝,“咱们自己儿子自己还不了解吗,你听凌夜嘴硬,他又不是头一天这样,从小不就这个德行,他心里是很在乎你这个妈的,他结婚,肯定也希望得到你的祝福。”说着,老爷子扭头,对萧凌夜狂眨眼暗示他,“凌夜,好好跟你妈说说,你妈最疼的就是你,你多说几句软话她就心软了。”

    萧凌夜抿唇。

    老爷子气的直翻白眼。

    这母子俩,一个比一个倔!

    可怜他夹在中间,两边为难。

    “阿宁……”

    老爷子口干舌燥,他咽了口唾沫,正准备继续劝,姜宁却已经抬起头,刚才她还有些茫然,这会儿却变得格外冷硬。

    老爷子心里暗叫不好。

    果然。

    这念头刚落下,就见姜宁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萧凌夜,直接抛出了一个对男人来说的世纪难题。

    “凌夜,如果我和林绾绾同时掉下水,你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