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感觉不对

    “萧凌夜,我演的好吧?”

    萧凌夜低头,无奈的看着她。

    林绾绾靠在他怀里,勾住他的脖子嘿嘿一笑,“把一个刁蛮任性,恃宠而骄,然后又伤心欲绝的形象演活了吧?”

    萧凌夜哭笑不得。

    他摸摸她的头发,柔声说,“很不错!”

    “哈哈,那必须滴!”

    萧凌夜顺手抱住她。

    车子缓缓行驶。

    而此刻。

    副驾驶座上的简宁已经傻眼了,她看看萧凌夜,有看看林绾绾,吞着口水,小声说,“绾绾,刚才……你是演的?”

    “错了!”

    “呃……”

    “不只是我!包括萧凌夜还有周思思,我们都是演的。”

    “啊?”

    简宁已经懵逼了。

    林绾绾哈哈一笑。

    今天下午,接到萧凌夜那通电话,萧凌夜让她配合他演一场戏,当时萧凌夜时间紧迫,没有跟她细说,还好林绾绾特别了解他,他简单的说了一遍之后,她心里就有了大概的猜测。而刚才,在机场,她和萧凌夜更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两人视线相交,这场戏就开始了。

    简宁听的目瞪口呆,半晌才瞪眼说,“所以……刚才你们争吵,冷战,伤心……全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迷惑周思思?”

    “宾果!答对了!”林绾绾撇撇嘴,“不过刚才周思思全程也都是演的,哼哼!她打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敢觊觎我男人,老娘要虐到她怀疑人生!”

    我男人!

    萧凌夜被这三个字取悦,眉头一动,眸色越发柔和。

    林绾绾嘿嘿一笑,勾住他的脖子,高兴的说,“萧凌夜,你太出乎我预料了,刚才你演的太好了!”

    她演的才好!

    刚才,她眼睛含泪,伤心欲绝,他险些以为是真的,差点就心软露出破绽了。

    林绾绾靠在萧凌夜肩膀上,小手戳着他的胸膛,“今天下午你说的太笼统了,现在可以跟我解释解释了吧?”

    手感真好!

    林绾绾忍不住又戳了戳,然后……再戳了戳。

    她似乎戳上瘾了,压根没发现萧凌夜的身体微微僵硬,紧绷了起来。

    窗外,大雨滂沱。

    而此时,车子里已经没有丝毫紧绷的气氛了。

    萧凌夜抓住她作乱的小手,“别动!”

    林绾绾疑惑的抬头看他,就看到他原本沉稳清冷的眸子,此刻像是注入了熔岩,炙热的几乎能把人融化。

    “……”

    不是吧。

    她也没干什么啊。

    林绾绾脸一红,下意识的要收回自己的手,萧凌夜却紧紧抓着不放。

    “喂!”

    “让我抓一会儿……”

    两个人已经分开两天了,这两天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简直度秒如年。

    他的手干燥温暖。

    她的却有些微凉。

    此刻,她的手被他的紧紧包裹住,那冰凉的温度仿佛都在回暖。

    林绾绾脸颊又是一红。

    她抬眼看他,却见他眼睑下方一片青黑,“这次工作很麻烦吗,看你,黑眼圈都冒出来了!”

    “没有你,睡不着……”

    “……”

    这人!

    现在说起情话来是一点障碍都没了。

    林绾绾红着脸,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的新闻,心里刚刚冒出来的丝丝甜意马上被酸水取代了,她轻哼一声,抽回手,酸溜溜的说,“想我干什么呀!你昨天晚上不还跟周思思在一起吗,还把她带到你住的酒店……哼哼!出个差还能有美女陪着,想我干什么……”

    萧凌夜低低的笑了。

    林绾绾靠在他肩膀,感觉到他胸腔微微震动,震动的越来越明显,显然心情十分愉快。

    靠!

    她这边气的要死,他倒好,还笑得出来!

    林绾绾红着脸伸手掐他一把,“不许笑!好好说!”

    “嗯!不笑!”

    萧凌夜忍着笑,眼底却依旧带着笑意,“绾绾,醋好吃吗?”

    “好吃个鬼!”

    “嗯!”萧凌夜颇为赞同的点头,“的确不好吃。”

    “……”

    突然!

    一个念头从林绾绾脑海里蹦了出来,她瞬间坐直身体!

    该不会……

    该不会萧凌夜以前吃她的醋吃多了,心里不满,所以故意不把事情跟她说清楚,就是为了让她灌点醋吃吃吧?

    林绾绾脸颊一黑,赶紧转移话题,“快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萧凌夜轻声跟她解释起来。

    林绾绾很快了解了真相。

    原来。

    昨天晚上,林绾绾在帝宫跟萧凌夜聊过天之后,萧凌夜刚准备睡下,却接到了母亲给他发的消息。

    说当年救他的小女孩,她已经找到了。

    而且那人就在他酒店门口。

    萧凌夜对这个小女孩的确非常重视,略微思考之后,就去了酒店门口。

    然后……碰到了带着助理的周思思。

    接下来就和周思思说的一样了。

    萧凌夜原本没打算理她,可周思思刚刚应酬回来,满身酒气,显然已经喝醉了,她上台阶的时候,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都摔倒在地。

    裙子外面的狐狸毛披肩也从身上散了下来,露出了她后背上的蝴蝶胎记。

    林绾绾惊讶,“这么说来,这个周思思,真的是当年救了你的小女孩?”

    “表面上看的确如此!”

    林绾绾抓到重点,“什么叫表面上?”

    萧凌夜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擦着给她取暖,闻言,他微微眯起眸子,沉声说,“当年,我在泉县差点遇害,的确是一个背上有蝴蝶胎记的女孩救了我,那女孩身上的胎记,和周思思背上的那个一模一样!”

    林绾绾知道他还有后话。

    果然。

    就听到萧凌夜继续说,“昨天晚上,我把周思思带回酒店,让人去把周思思调查了一番,调查结果显示,她的确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林绾绾挑眉,“然后呢?”

    “不对!”

    “哪里不对?”林绾绾茫然,“有蝴蝶胎记,也有调查证据,这不是确认了吗!”

    “感觉不对!”

    “……”

    林绾绾嘴角一抽。

    凭感觉找救命恩人?

    好任性!

    “还有一点!”

    “嗯?”

    “太顺利了!”

    从他坐上萧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开始,他就在找当年那个小女孩,可是那女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无迹可寻。

    而现在。

    他不找了,那女孩却突然冒出来了,而且这个人还是华夏的周思思!

    尽管他没说完,林绾绾也猜到了他后面的话。

    “你怀疑周思思是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