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被催眠过

    霍医生欲言又止。

    “霍医生,你只管说,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能承受。”

    霍医生看向萧凌夜。

    萧凌夜对她点点头。

    霍医生扶了扶眼睛上的老花镜,面色凝重的说,“绾绾,我怀疑,你被人催眠过!”

    “……”

    被人催眠过?

    林绾绾愣住,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说,我之所以想不起五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是因为我被人催眠过?”

    霍医生点头。

    萧凌夜眸色倏然漆黑下来。

    “这,不可能吧。”林绾绾扶着萧凌夜的手,靠坐在床头,拧着眉头说,“催眠不是治疗心理疾病的吗?”

    霍医生搬了张椅子坐到床边,她点点头说,“没错,催眠算是治疗人心理疾病的方式之一,但是如果是很厉害的催眠师,能通过心理暗示,篡改或者让人遗忘自己的记忆。”

    林绾绾倒抽一口凉气。

    “这么厉害?”

    霍医生再次点头,“曾经,我们这个圈子里出现过一个天才,他的妻子童年的生活非常不幸,婚后,虽然这个催眠师对妻子非常好,可原生家庭带给她的痛苦一直跟随着她。后来,这个催眠师征求了妻子的意见之后,通过催眠和心理暗示,洗去了她童年所有的记忆。不但如此,他还给自己的妻子设计了一个非常梦幻幸福的童年。”

    林绾绾目瞪口呆,“这也行?那她的妻子不会想起以前的记忆吗?”

    “偶尔也会。”霍医生说,“毕竟是设计出来的记忆,有些逻辑不够强,妻子经常做梦,梦里会梦到她年幼的真实记忆,可醒过来之后,她觉得那些都是梦,只是觉得这些梦无比真实。所以,妻子经常会产生一些记忆错乱,这个催眠师研究了一辈子,最后,终于把她那段不好的记忆,彻底从她的脑海里清除了出去。这个催眠师就是我的老师!”

    林绾绾愣住。

    她从来不知道催眠竟然这么厉害。

    “那我……”

    “按理说,就算你五年前被人下了药,意识会有些混沌,可也不会对那些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五年前的事情算是你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点,你大脑却一片空白,这不合逻辑。”

    林绾绾咬住嘴唇。

    的确!

    有些事情一直都说不通。

    比如。

    五年前,她被林薇下药之后,明明回到了林双双给她安排的房间,原本,她以为那天跟她发生关系的是林薇给她找来的牛郎。

    可后来跟萧凌夜认识,知道五年前的人是萧凌夜。

    这样的话,疑点就冒出来了。

    因为五年前,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依旧睡在林双双给她安排的房间里。可根据萧凌夜跟她说的情况,五年前,他被萧衍下药之后,回到的也是冷君临给他安排的房间,而且中间跟她发生关系,也是在他的房间里。

    事后,他房间的床铺上,还有她留下的殷红鲜血。

    而五年前。

    萧凌夜住的是半山别墅的最顶楼,而她在二楼。

    排除林绾绾被下药走错门的可能性。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

    当天晚上。

    她被下药,昏迷之后,被人送进了萧凌夜的房间,然后……等他们什么都发生了之后,那些人又通过催眠把她那一晚的记忆清除,之后又把她送回了原本的房间。

    这样就说得通了。

    可是……

    如果这样,又有另外一个问题冒了出来。

    到底是谁安排的这一切?

    林绾绾脑袋有些乱。

    “霍医生,您确定我当年是被人催眠了吗?”

    “基本确定。”

    林绾绾心一沉,她舔舔嘴唇,“那……您能想办法恢复我那天晚上的记忆吗?”

    “很难……”霍医生苦笑,“一般给人催眠,都要通过心理暗示,除非给你催眠的人给你解开暗示,否则,很难想起来。”

    “您刚才说您老师是这方面的天才……”

    霍医生叹口气,无奈的说,“我老师十年前就过世了。”

    “……”

    原本只是为了治疗,现在却又冒出了新的问题。

    林绾绾无奈的看着萧凌夜。

    “别担心,有我在。”

    “嗯!”

    萧凌夜揉揉她的头发,转而跟霍医生交谈起来,“这种情况下,她抗拒男性这个心理障碍,还能继续继续治疗吗?”

    “当然。”霍医生点头,“不过需要换个方法。还有一点……”

    “您说。”

    “我会对绾绾进行心理干预,萧先生这边也要让绾绾对你放下所有的戒备,全身心的信任你,这样,治疗的速度才会更快。”

    萧凌夜深深的看了眼林绾绾,对霍医生点头,“……好!”

    “关于绾绾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我也会想办法的。我老师对催眠研究了一辈子,他去世之后,留下了整整一个书架的手札,这段时间,我会仔细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让绾绾恢复那一晚记忆的方法。”

    林绾绾十分感激,“霍医生,那就麻烦你了。”

    她的脑袋里有太多疑问了。

    她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谁设计了五年前的一切!

    而且。

    当年她生下睿睿和心肝,等从昏迷中醒过来,医生却告诉她,说心肝去世了,只剩下睿睿一个孩子。

    可一转眼。

    心肝就被送到萧凌夜的身边。

    她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下,送心肝到萧凌夜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五年前的始作俑者?

    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觉得自己好像触碰到一张巨大的网,自己,包括身边的所有人都在网里,而有一个人,却高高的站在网外,用一双冰冷的手操纵着所有的一切。

    这种感觉……

    真的太让人不爽了。

    ……

    萧凌夜送走了霍医生。

    林绾绾看他走进房间,正准备跟他交流一番,却看到萧凌夜面色不愉,拧着眉头走过来,他走到床边,眯着眼,就那么站着,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

    眼前一道黑影,林绾绾的身体被他的影子覆盖住,她心里直突突,“怎,怎么了?”

    “你……不信任我?”

    “……”

    嗷嗷嗷!

    林绾绾欲哭无泪。

    刚才霍医生那话,他还是听进心里了。

    林绾绾简直想哭,“萧凌夜,刚才霍医生说了那么多,重点也有那么多,你怎么就偏偏抓住这句了呢。”

    萧凌夜陡然俯身,两只手撑在她肩膀上方的床上,他整个人贴过来,带着他独有的气场和气息。

    两个人的脸相隔不到十公分。

    林绾绾屏住呼吸。

    “对我来说,这个就是重点,我给你解释的机会,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