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他是缺心眼!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睿睿。

    萧衍跟萧凌夜坐在同一排,看到睿睿的举动,他挠挠头,“呃……睿睿,你是不是打算把虾夹给二叔,然后不下心夹错了?”

    睿睿抬头,默默的看了萧衍一眼,“自恋是病,得治!”

    “……”

    萧衍嘴角狠狠一抽,他倒是没有生气,看着睿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你……没有夹错喽?”

    睿睿低头默默扒饭,没说话。

    萧衍还想再问。

    餐桌下,林绾绾隔着萧凌夜,一脚踹在他小腿上,萧衍疼的低呼一声,面色扭曲。

    “二叔,你怎么了?”心肝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萧衍咬牙,“腿突然抽筋了一下。”

    心肝无辜的眨眨眼,“抽筋?哥哥说缺钙才会抽筋,二叔你年纪轻轻怎么就缺钙了啊?”

    简宁冷笑,“他不是缺钙,是缺心眼。”

    “……”

    萧衍磨牙。

    要不是小绾绾用眼神示意他闭嘴,他肯定好好跟简宁掰扯掰扯。

    ……

    林绾绾有些激动。

    她了解自己的孩子,睿睿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这是他知道萧凌夜是他亲生父亲之后,他第一次对他示好,这对睿睿来说,是突破性的举动,不过睿睿这孩子脸皮薄,她担心萧衍问多了,小家伙会恼羞成怒,所以才不敢让萧衍多问。

    林绾绾侧首看着萧凌夜。

    他还在怔愣中,端着碗,看着碗里的那只虾,似乎在看极为珍贵的东西,握着筷子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

    “……”

    可怜见的。

    儿子给他夹个菜就激动成这样。

    如果睿睿哪天原谅了他,喊他“爸爸”,他会不会激动到老泪纵横?

    餐桌下,林绾绾轻轻捏了他一把。

    “吃饭。”

    “嗯!”萧凌夜这才回过神来,他夹起碗里的那只虾,小心翼翼的剥开虾壳,像是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一样,放进口中轻轻咀嚼。

    “好吃吗?”林绾绾打趣的看着他。

    “好吃。”

    萧凌夜心中五味杂陈,虾在嘴巴里咀嚼,他却根本就没有吃出什么味道。

    他有些激动,拼命克制,才克制住内心汹涌的感情。

    他喜欢吃海鲜。

    但是带着硬壳的海鲜吃起来太麻烦,所以他最喜欢吃的海鲜就是虾。

    没想到……

    睿睿竟然知道。

    这是不是说明,睿睿心里是有他这个父亲的?

    餐桌上静悄悄的。

    半晌。

    萧凌夜才动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红烧排骨,观察着他的反应,把排骨放进他的碗里。

    众人也紧张的看着睿睿。

    以前,萧凌夜也给睿睿夹过菜,但是,通常这种情况下,睿睿脸色都不会太好看,会毫不留情的把他夹的菜拨到一边。

    而现在。

    小家伙看了看碗里的排骨,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就夹起排骨,慢条斯理的咬了一口。

    众人不自觉的松口气。

    心肝更是开心的手舞足蹈,伸着脖子兴奋的看着睿睿,“哥哥哥哥!你给粑粑夹了菜,也吃了粑粑给你夹的菜,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原谅粑粑了啊?”

    小家伙眉头紧蹙。

    “哥哥……”

    小家伙抬头,用纸巾擦拭了嘴巴,平静的说,“没有!”

    “呃……”

    心肝歪着头,一脸不解,“那你……”

    小家伙没有理会心肝,抬头看向萧凌夜,父子俩四目相对。萧凌夜目光微紧,睿睿则有些局促,他耳根子微微泛红,轻哼一声说,“别以为我给你夹菜就是原谅你了,我才没有这么好哄!”

    “我知道。”

    “你以后要对我妈咪好一点,要不然,我恨你一辈子。”

    “好!”

    这是睿睿知道萧凌夜是他亲生父亲之后,两个人最心平气和的一次对话。

    众人听着都松了口气。

    睿睿虽然还没有原谅萧凌夜,可他的态度已经软化了。

    这已经是个好兆头了。

    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他原谅萧凌夜,肯定只是时间问题。

    ……

    这顿饭吃的众人都非常开心。

    饭后。

    心肝和睿睿回房间午睡。

    简宁为了躲开萧衍,主动揽起洗碗的工作。

    一分钟后。

    简宁看着一身骚包睡衣的萧衍,满脸厌恶,“你来干什么!”

    “帮你忙啊。”萧衍走到简宁身边,理所当然的说,“我哥跟小绾绾在客厅说话呢,我总不能做电灯泡吧。”

    “……”简宁磨牙,“你可以回隔壁!”

    “回去也是闲着,我给你帮忙啊。”

    “不需要!”

    “哎呀,小辣椒,你就别绷着了,我知道你现在内心很激动,很高兴。我理解,毕竟,能做我这么优秀的人的女朋友,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放心的笑吧,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

    简宁闭着眼,捏紧了抹布。

    她用尽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把抹布甩到萧衍的脸上。

    她咬牙,“我突然觉得睿睿说的话很有道理。”

    “呃?”

    “自恋是病,得治!”

    “……”

    萧衍额头青筋跳起,他深吸一口气,撸起袖子。

    靠!

    简宁吓了一跳,她退后两步,防备的看着萧衍,“你想干什么!萧衍,我,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是算是我老板,我就不敢怎么样你。如果你敢打我,我就报警!”

    “……”

    萧衍磨牙,“小爷没有那么没品!小爷从来不打女人!”

    呸!

    她才不信他的鬼话。

    不打人,那他撸袖子干嘛!

    “我是想帮你洗碗……”

    “不劳烦您了!”

    “擦,我说你这女人!你差不多就得了啊,就算玩套路,也得有个度。”

    “我套路你妹!”

    萧衍挑眉,“我没有妹,只有哥!要不,你去套路我哥?”

    “……”

    简宁内心抓狂。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下来,突然对着萧衍鞠了一躬。

    “你干嘛?”

    “对不起!”

    “靠!你这女人又跟我玩什么套路,好端端的道什么歉?”

    “萧衍,我知道,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好,你含着金汤勺出生,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也没有人像我这样跟你对着干,所以……激起了你的好胜心。我为我的态度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也希望,你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我不像你这么悠闲,有时间和精力玩感情游戏,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没有心情想别的。”

    萧衍懵了。

    半晌。

    他才拧紧眉头,“你是在,欲迎还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