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断绝关系

    “什么办法?”

    柳婉黎关了火,冷笑一声,“如果不是萧凌夜,我们也不会破产,既然我们不好过,他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萧敬年叹气。

    这段时间,他整个人也老了好几岁,头上都长了好几根白发,闻言,他摇摇头,劝道,“婉黎,算了吧,我们之前都斗不过他,更别说是现在了。他是萧氏集团的总裁,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我们。”

    “所以我们不能面对面的硬来。”柳婉黎转头质问,“难道你想在这种地方蜗居一辈子?”

    萧敬年沉默。

    搬出别墅,他生活的也很不习惯。

    再也没有人给他端茶倒水,也没有佣人忙前忙后的给他做饭,收拾卫生。

    这段时间,他就一个感觉——累。

    人也累,心也累。

    “婉黎……”

    “我只恨,当初绑了萧凌夜的时候,没有心狠一点,当时就把他给弄死!”柳婉黎咬牙,“这个小畜生,竟然对我们下这样的狠手,是他先不仁,所以别怪我不义!”

    “你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别管了,反正能给萧凌夜的日子添堵就对了。”

    萧敬年再次叹气。

    给他添堵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还不是要住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

    柳婉黎恨哪!

    她本来是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可一转眼就破了产。她现在谁都恨。

    恨萧凌夜,她好歹养了这个小畜生这么多年,这个小畜生却半点情分都不念,说让她破产就让她破产。

    恨萧傲和姜宁,她都已经落魄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他们竟然这么狠心,一点忙都不肯帮。

    恨两个儿子,关键时刻,这两个混账东西没一个能指望上的。

    也恨萧敬年,明明他才是萧家的长子,萧家的资产按理说应该他来继承,可他呢,事事不如萧凌夜,公司的财产连根毛都没落到手。

    儿子和老公是自己的,她没办法。

    可萧凌夜和老宅那边,她绝对不会轻易收手。

    他们不是看不得她好过吗?

    行!

    那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好了,你别生气了,我们出去吃饭。”

    “出去吃!出去吃!你还嫌我们不够丢脸,万一碰到记者,看到我们现在这么落魄,我们的脸往哪儿放!”

    “……”

    话虽这样说,柳婉黎到底还是扔掉手里的锅,走出了厨房。

    走到客厅。

    看到狭小的客厅她更窝火了。

    尤其是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萧煜,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阿煜,我不是让你出去找工作吗,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萧煜苦笑。

    找工作。

    说的容易。

    他最近去找工作,按理说,刚刚过完年,是工作最好找的时候,他自己也要学历有学历,要经验有经验。

    可……

    他只有在自家工作的经验,公司没倒的时候,他是自家公司的高层。

    可现在,他去酒店应聘高层,人家根本就不看他一眼。

    应聘来应聘去。

    别人都是一个说法,让他从基层做起。

    从基层做起?

    那他的脸往哪儿搁!

    因此,到现在他也没碰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妈!工作哪有这么好找。”

    “不好找你还在家里闲着,赶紧去投简历!一个一个的都闲着,家里哪来的经济来源!”柳婉黎怒视他,“你年纪轻轻的,总不能天天这样在家里吃闲饭,像什么样子!更何况,家里也没有多少钱供养你。”

    “阿胤不是把钱都给你了吗?”

    柳婉黎大怒,“你还想着这笔钱?有钱不用还债的吗,现在我跟你爸手里已经没有钱了。你赶紧找工作去,我跟你爸您纪大了,你总不能让我们两个找工作来养活你。”

    萧煜对父母不满很长时间了。

    之前,没有破产的时候,他隐忍是为了得到公司。

    可现在。

    父母对他来说就是两个累赘,他的态度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闻言。

    萧煜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动也没动,“工作我会慢慢找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柳婉黎大步走过来,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厉声说,“你就是这样跟你妈说话的,是不是家里破产,连你都看不起父母了?!家里破产是谁的责任?还不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工作不行就算了,连个女人的心都拢不住。我看你连阿胤都不如!家里情况不好,他还知道把积蓄拿出来给我们度过难关,你呢,就知道在家里躲懒!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萧煜也恼了。

    闻言,他“刷”的一下站起来,冷笑一声,“公司破产是我的责任?妈!你说话要凭良心!公司的名声是谁一步步搞臭的?!为了公司,我付出多少?你让我跟林薇分手,我立马就分。你让我跟罗美美联姻,我马上就联姻!你说阿胤好?呵呵……他那么好,他怎么不牺牲婚姻去联姻?是!我这个儿子是没有用,连个女人的心都拢不住。人家萧胤行啊,你倒是让他乖乖听话啊。”

    这是萧煜头一次这样跟柳婉黎说话。

    柳婉黎气的手指头发抖,指着他的鼻子,半天才缓过来,“逆子!逆子!”

    萧煜现在是一点都不在乎柳婉黎怎么说,他皮笑肉不笑的说,“是啊,我就是忤逆不孝了,又怎么样!”

    柳婉黎浑身哆嗦。

    好啊。

    她破产了,现在连亲生儿子都看不起她,敢这样跟她顶嘴了!

    “你!立马从这个房子滚出去!”

    萧敬年赶紧拦住她,“婉黎你冷静点,我们现在就这么一个房子,你把阿煜赶走,你让他住哪里?”

    “我不管!这房子是萧胤给我们养老的地方,本来就跟这个逆子没关系!”

    呵——

    这就是他的母亲。

    武则天也没有她这么专横!

    只要谁不顺她的意,不管是谁,她是半点情分都不顾。

    闻言。

    萧煜冷笑,“妈!你已经跟萧胤断绝关系了,现在,也想跟我断绝关系吗?”

    “断就断!像你这样没用的儿子,看着只会让我生气!”

    没用!

    萧煜脸皮狠狠一抽,被狠狠的刺伤了。

    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这两个字。

    他抿紧嘴唇,点头。

    “行!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