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照我说的做

    客厅里。

    冷父冷母看到两人回了房间,没有立马离开。

    冷母担忧的看着两人房间紧闭的房门,“老公,你说,他们两个这算是和好了吗?”

    冷父沉默。

    “我怎么觉得,君临他答应的太痛快了呢。”

    冷父扶着她的手臂,“你啊,他们俩闹吧,你觉得难受,现在两个人好不容易和好了吧,你又觉得不安……你啊,就是瞎操心。年轻人哪有不吵吵闹闹的,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哪有这么好,话赶话就闹着离婚了,偏偏,闹了以后面子上又下不来台,都不肯和好。今天我们算是给君临一个台阶,他有台阶下了,当然就不闹了。”

    是吗。

    可她怎么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呢。

    冷母叹口气。

    但愿是她想多了。

    两人等了半天,没看到冷君临偷偷从房间里溜出来,冷父笑着说,“这回你总该放心了吧。”

    冷母着实松口气。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得去萧家赔罪呢。”

    提到这个冷母就心塞。

    哎!

    怎么就得罪了凌夜呢!

    那孩子虽然沉默寡言,看着乖巧懂事,可……从小就是个瑕疵必报的主啊。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双双。

    ……

    此刻。

    房间里。

    时间太晚,冷君临进了房间,仿佛身边的人是空气,径直脱掉外套,去浴室洗漱。

    林双双刚要跟进去,浴室的房门已经“砰”的一下从里面关上了,林双双也不恼,笑着把床铺都铺好,又特意找出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

    等冷君临从浴室走出来,林双双就赶紧抱着睡衣去浴室洗漱了。

    十分钟后。

    林双双穿着睡衣走出来,就看到冷君临已经靠着枕头,正躺在房间的大床上。

    林双双脸颊滚烫。

    往常。

    就算冷君临跟她同睡在这个房间,基本上也都是打地铺,从来也不肯上床的。

    那现在。

    他是相通了,要跟她好好过日子了吗。

    林双双激动的走过去,她正准备上床,此时,冷君临却突然转过了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林双双所有的动作都僵住。

    她扯着睡衣下摆,不安的看着他,“老公……你,你怎么了?”

    冷君临指了指身侧的地板。

    “你,睡这里!”

    什么!

    林双双豁然抬头,怀疑自己听错了,她眨眨眼,眼泪说来就来,“老公……”

    “你不是说,只要不离婚,什么都听我的?”

    “……”

    林双双哑口无言。

    她是这样说了没错,可,可……

    “想反悔?”

    “不是……”

    “那就这样吧。”说着,冷君临翻个身,背对着林双双,他的声音淡淡的,“如果你还想继续闹,我奉陪。”

    “……”

    林双双顿时熄了惊动冷父冷母的念头。

    说到底她是跟冷君临过日子。

    冷父冷母不可能帮她一辈子!

    更何况……

    林双双幽怨的看了冷君临一眼,这个男人……说实话,她打心底里有些畏惧。

    如果真的惹恼了他,恐怕他连冷父冷母都不顾及,也一定要跟她离婚。

    真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林双双咬紧嘴唇,看着冰冷的地板,咬咬牙,从柜子里抱出被褥枕头,简单的打了个地铺,不甘心的躺了下来。

    ……

    听着身后的动静,冷君临嘴唇勾起没有感情的弧度。

    既然她死也不愿意离婚,那他就只要采取极端方式了。以前,看在他和林双双是合作关系,每次为了应付老人,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都是他打地铺。

    而现在……合作关系破裂,他当然没有这么好的心,让林双双这个女人睡他的床。

    “林双双!”

    “啊?”

    “从今天开始,每个月十万块的薪水……作废。”

    “……”

    什么!

    林双双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

    她就是靠每个月十万块让自己日子过的这么滋润的,现在……钱不给了?

    林双双刚要辩驳,就看到冷君临慢条斯理的翻了个身,跟她四目相对。

    她的话顿时噎在喉咙里。

    “老公……”

    冷君临讥笑,“你不是说爱我爱的死去活来,既然如此……还拿我的薪水?”

    “……”

    他……该不会是在试探她吧?

    她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林双双抓着被子,仿佛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样,连忙说,“老公,我是真的爱你,跟你给我多少钱没有关系,就算你一毛钱也不给我,我也想永远都跟你在一起。”

    冷君临眸光深邃的看着她,半晌,他勾起唇角。

    “很好。”

    “……”

    林双双心里慌慌的。

    以前的冷君临冰冷归冰冷,面瘫归面瘫,可她还是能揣摩到他一些心思的。

    可现在。

    他突然就变得……变得诡谲莫测,让她竟然有种打心底发怵的感觉。

    “老,老公……”

    “林双双,希望你别后悔。”

    “不会不会,我不会后悔的。”

    “那就好。”冷君临眯起眸子,“刚才你说什么都听我的?”

    “嗯!”

    “今天林绾绾的名誉受损,老大震怒!这件事因你而起,也要你来解决。”

    林双双一愣。

    冷父冷母都说替她道歉了,怎么还要她来解决?

    她绞着被子,咬住嘴唇,“我知道今天这事儿因我而起,我也很想解决,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啊。”

    “你只管,照我说的做。”

    “好,你说!”

    ……

    次日。

    华夏传媒的大门依旧被娱记们堵的严严实实。

    记者们从早上天不亮就开始蹲守在这里,人数太多,密密麻麻,赶都赶不走。

    最后,这么大冷的天,安保负责人竟然累的满头大汗,刚要去调拨人手过来,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负责人抹掉脑门上的汗,任由记者在门口围堵。

    “大哥,不调人了吗?”

    “不调了,总裁说了,让他们闹,闹的越大越好。”

    “啊哈?”

    小弟一脸迷茫。

    ……

    早上八点五十。

    冷君临的车子停在了他的专属座位,冷君临一身笔挺的西装,推开车门走下来。

    记者们看到他,眼睛骤然一亮,“来了来了,冷君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