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帮着一起找

    “凌夜,凌夜?”

    萧凌夜的面色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凌冽,他抓紧手机,沉声询问,“你去找她了?”

    电话那端,姜宁愣了一下。

    不对啊。

    他听到林绾绾为了钱接近他,第一反应应该是愤怒啊,可他竟然一上来就这样问。

    姜宁有些懵,“凌夜……”

    “我问你,是不是去找她了!”

    听到他语气不好,姜宁气愤起来,“是!我去找林绾绾了!我是为了谁?如果她接近的人不是你,我能闲的没事儿去找她吗!”

    说着,她的声音逐渐平缓下来。

    “凌夜,妈妈真的是为了你好,那个林绾绾不是好女人。”

    “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

    “凌夜……”

    “我很忙,挂了!”

    “凌夜!”姜宁喊了一声,电话那端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挂上电话。

    姜宁心里堵的厉害。

    凌夜这些年虽然对她和老爷子都是淡淡的,可是从来没有这样不礼貌的挂断电话过。

    她自己生的儿子自己了解,凌夜这是恼上她了。

    姜宁坐在沙发上,心里也委屈的不行。

    她做这些都是为了谁啊。

    这一个个的,怎么就这么倔呢!

    “闹心了?”老爷子端杯热茶走过来,坐到她身边,姜宁眼圈马上就红了,她捂着脸,沮丧的说,“老公,我真的是为了凌夜好啊……当年,凌夜之所以患上失眠症,我知道他是受不了。他受不了疼爱自己的大嫂会绑架他……那一次的刺激就让他差点抑郁,如果他再上当受骗一次……我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就这么确定林绾绾会伤害他?”

    姜宁愤然,“那是当然!她是演员,演员最擅长什么?演戏!是!她表面上对凌夜是不错,可是谁知道这是不是她演出来的?凌夜被柳婉黎背叛都差点抑郁,如果被林绾绾背叛,他肯定更难接受这个现实。”

    姜宁吸吸鼻子,眼圈红红的说道,“我们俩对不住这两个孩子,阿衍还好,从小就没心没肺,可凌夜心思重,又受过伤害……我有心弥补,他却已经过了需要母亲的年龄。我心里有愧啊,所以,我只能尽可能的帮他把关,不让他又再次受伤害的可能。”

    老爷子把热水塞到姜宁手里,“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很有可能会让凌夜错过他的幸福?”

    姜宁沉默。

    她当然想过。

    “老公,林绾绾不会是那个人。”

    老爷子挑眉,“这么确定?”

    “她跟阿胤也恋爱过!”

    这一次,老爷子也惊讶了,“阿胤?”

    “嗯!我听林双双说的,林双双是她的亲堂姐,肯定不会有错的。”

    老爷子沉默着没说话。

    “老公,不是我多心。你想想,那个林绾绾跟萧煜分手之后,没多久就找上了阿胤,然后回国之后,她又找上了凌夜,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

    “反正我觉得没有这么巧的事情!我总觉得,这个林绾绾回国就是为了报复萧煜的,毕竟,之前萧煜曾经那么伤害过她。你仔细想想,她回国之后,当年害过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她亲生父亲坐牢了,继母也进了监狱,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还有林薇……林薇被经纪公司雪藏,萧煜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名声尽毁,想找云城的名门闺秀结婚是不可能了。”

    听着,老爷子也抿紧了嘴唇。

    “你再仔细想想,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凭什么把这些人都给扳倒了?还不是因为她认识了凌夜,有凌夜在背后帮忙!”

    老爷子恍然大悟,“你觉得林绾绾在利用凌夜?”

    “嗯!”

    老爷子提出质疑,“如果是那样,她利用完了就该跟凌夜分开了。”

    姜宁翻个白眼,“你傻啊!咱们儿子是谁?萧氏国际集团的总裁,要钱有钱,要颜有颜,咱们凌夜又对她千依百顺……这种情况下,换了谁,谁舍得走?”

    老爷子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嗯?”

    “咱们凌夜没有谈过恋爱,可偏偏碰到的是林绾绾这样的情场高手。如果林绾绾能骗他一辈子也就算了,怕就怕……她中间会离开。如果她走了,对凌夜的打击一定是致命的。”

    这一次,老爷子颇为认同。

    凌夜的性子从小就比较冷淡,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是他真正放在心里的人。

    以前,他非常在乎柳婉黎。

    可绑架案之后,他生生的把这个女人从心里排斥出去。

    而现在。

    他心里最重要的一席,必然有林绾绾的存在。

    如果林绾绾离开他……

    恐怕比当年他被柳婉黎绑架,更让他受伤。

    他问姜宁,“那你想怎么做?”

    “我想趁现在凌夜对她感情还不深,让她离开!”

    “……”老爷子说,“你今天去找林绾绾不就是跟她说这个事情吗,她怎么说?”

    提起林绾绾,姜宁就来气!

    她重重的把手里的水杯放到茶几上,恼怒的说,“这个臭丫头,她今天见凌夜没有在身边,对我是彻底暴露了真实面目!我说她一句,她恨不得十句顶回来,我让她离开凌夜,你猜她怎么说的?”

    老爷子狐疑的看着她。

    姜宁咬牙切齿的说,“为了让她放弃睿睿的抚养权和离开凌夜,我分别给她准备了一张四千万和一个亿的支票,她竟然表现的相当不屑一顾!还跟我说,她要放长线钓大鱼,要跟凌夜结婚,以后成了萧太太就能分走凌夜一半的财产!还说坚决不会把睿睿的抚养权交给我,她说睿睿虽然是非婚生子,但是享有跟婚生子同样的权力,以后是可以继承凌夜的财产的!”

    姜宁越说越恼怒,她一拍茶几,“这女人野心不小,竟然还想着凌夜的财产!我就说这女人是奔着钱来的,偏偏你们一个个的就是不相信我,不行,我们得帮帮凌夜。”

    “帮?怎么帮?”

    “这些年凌夜不是一直在找当年那个救了他的小女孩吗,我们也帮着一起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