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失职的父母

    “那个女人,就是救了凌夜的人!”

    见她愣住,姜宁冷笑一声,她继续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绑匪绑了凌夜之后,把他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农村,那个村子你应该知道,就是泉县。”

    泉县!

    竟然是泉县!

    林绾绾脑袋里快速的闪过什么,可她没有抓住。

    提起过去的事情,姜宁虽然语气平静,可她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咬牙切齿的恨意。

    “救回凌夜之后我们才知道,柳婉黎从一开始绑架他,就是为了要他的命!顺便捞钱。”

    林绾绾对柳婉黎的印象本来就不好,此时听到她曾经对萧凌夜做过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对她更是厌恶不已。

    “我真的想不通,我跟老爷子自认为对萧敬年和柳婉黎掏心掏肺,不管是金钱上还是感情上,从来没有忽略过他们,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绾绾冷笑,“还能是为什么,为了钱呗!”

    总有一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姜宁看她一眼,神色渐渐平静下来,“没错,就是为了钱!我和老爷子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夫妻两个对我们有那么多怨恨!他们怨恨,同样是老爷子的儿子,我们重视凌夜和阿衍比重视萧敬年要多。尤其是……他们照顾两个孩子,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如此优秀,他们生怕这两个孩子成长起来,会对他们的利益造成危害……所以决定杀了凌夜!”

    姜宁闭上眼睛,咬牙切齿的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柳婉黎这个女人!”

    林绾绾沉默。

    半晌之后,她冷冷一笑。

    “你笑什么?”

    “这件事,你觉得你自己没有责任吗?”

    姜宁愣住。

    林绾绾打量着姜宁,笑容更冷了。

    她算是弄明白萧凌夜对姜宁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冷淡了。

    以前,总觉得他本身性子就冷,也没有在意,可现在……她全搞明白了。

    原来,萧凌夜和萧衍竟然不是姜宁抚养长大的。

    “林绾绾,你什么意思?”

    林绾绾调整了坐姿,半侧着脸,斜睨着对面这个一身名牌,气质雍容华贵的女人,她眯起眼,冷冷的说,“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萧凌夜和萧衍是你的亲生儿子,而你……竟然在萧衍刚出生没多久就把他们两个丢给了关系尴尬的柳婉黎。”

    “……我那是为了工作,为了给他们更好的物质生活。”姜宁辩驳。

    林绾绾大手一挥,直接打断她,“够了!为了给他们更好的物质生活?你这理由也够冠冕堂皇的!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个女强人,你确定你进公司是为了工作,而不是为了其他的?”

    姜宁目光闪躲,老脸通红。

    面对林绾绾的质疑……她无话可说。

    的确……

    她当初在职场拼搏……并不是为了给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

    当年。

    她年纪轻轻,对成熟睿智的老爷子一见钟情。

    后来,得知老爷子也喜欢她的时候,她心里小鹿乱撞,欣喜不已。当老爷子追求她的时候,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同意了。

    虽然家里极力反对,可她却意志坚定。

    事实上。

    她的确没有看错人。

    跟老爷子在一起之后,她几乎被宠成了小公主。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事业心,对工作这种事情更是可有可无。

    年轻的时候,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跟老爷子在一起。

    可当时的萧傲之太忙了。

    忙的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快凌晨才回家。经常是她还没有睡醒他就走了,等她睡着了之后他才回来。

    这样的生活状态让她产生了严重的不安全感。

    尤其是她每次去公司找他,每次看到公司里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员工,她心里就酸涩难言。

    总觉得那些女员工全都是来跟她抢老公的。

    于是。

    在生下凌夜没多久,再加上患了产后抑郁症,她长期都处于狂躁状态。

    只要萧傲之回家晚了,她就忍不住怀疑。

    怀疑他所谓的工作,是不是去跟别的女人约会去了,越想,她就越暴躁,然后就是争吵。

    那段时间。

    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萧傲之也被她的不信任折磨的身心俱疲。

    姜宁也很痛苦。

    她知道自己不该胡乱猜疑,萧傲之不是那样的人,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后来……

    萧傲之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她的情况逐渐好转,可在她生下萧衍之后,这种情况再次重演。

    为了监视萧傲之,她提出去他的公司上班。

    萧傲之欣然同意。

    于是。

    她就把两个年幼的儿子全都扔给了柳婉黎……

    而实际上。

    她所谓的工作就是做萧傲之的助理,整理一些文件,做这些简单的事情,工作和生活中,萧傲之都尽量做到让她放心。

    就这样。

    监督了两年之后,她在他的柔情攻势之下,逐渐对他恢复了信任,可她依旧没有回归家庭。

    她很享受跟萧傲之在一起的时间,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中,她都很开心。

    而且,柳婉黎把两个孩子也照顾的很好。

    她就更加放心了。

    凌夜出事之后,她的确懊悔自责过,可没有人责怪她,于是……她就自我催眠,一切都是柳婉黎心眼太坏,坏事都是她做的。

    可现在。

    林绾绾生生的撕开了这种假象。

    姜宁的心仿佛被撕裂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你……”

    “睿睿从出生,也是我一个人带的。”林绾绾淡淡的说,“那时候,我边上学,边工作,还要边照顾孩子,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只能请护工。可只要我在家,我一定会关注睿睿所有的成长,而你……太失职!我就不信柳婉黎和萧敬年能伪装的这么彻底,你们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就不信……如果仔细观察,你会找不出问题!”

    姜宁脸色煞白。

    林绾绾厉声指责,“为人父母,你们却根本不关心孩子的成长,这才给了坏人可乘之机,你敢说,萧凌夜的遭遇……你和老爷子完全没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