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放弃抚养权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姜宁把该套的话都套到了,没多久,冷母就回来了。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跟伯母叙家常呢。”

    冷母笑看着姜宁,“我这儿媳妇不错吧,阿宁啊,不是我说,你也该催催凌夜和阿衍了,男人事业心重是好事,可也不能一心都扑在事业上。还有阿衍,这孩子心性不定,赶紧成家,成了家就稳重了。”

    “我也着急啊。”

    说着,两人就聊起了孩子们的终身大事。

    聊了半天,都忘了时间。

    还是佣人来催促,说冷父催着回家了,两人这才停了口。

    外头的大雪都小了很多。

    冷母笑着说,“看我,聊着聊着都忘了时间。”

    “要不今天就在家里吃晚饭吧。”

    “不了,君临那孩子今天晚上回家,他这孩子也是成天在公司,很少着家,我们今天还真得回去。”

    姜宁把花送给冷母,“那我送你们。”

    “好!”

    出了暖房,几人都套上外套。

    外面的温度很低。

    聊了这么长时间,路上已经堆了一层薄薄的雪花,高跟鞋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

    到了前厅,冷父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客厅门口等两人,见状,冷母带着林双双跟姜宁告辞。

    姜宁笑送几人离开。

    等冷家的车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之后,姜宁的面色就狠狠的沉了下来。

    老爷子挑眉,“这是怎么了?”

    姜宁张张嘴想说,可想到老爷子对林绾绾的偏袒,她登时就没兴趣了,狠狠瞪老爷子一眼,扭身就进客厅了。

    老爷子莫名其妙的摸摸鼻子。

    这是怎么了。

    谁得罪她了?

    ……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

    姜宁却迟迟不让开饭。

    老爷子叹口气坐到她身边,“你啊,别等了,今天虽然是破五,可是今天也是工作日,孩子们是不会回来吃饭的。”

    姜宁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客厅大门,“再等等,万一他们回来呢。”

    老爷子摇头。

    孩子都大了,都有自己的生活,他觉得长大了疏远父母是很正常的。

    可偏偏阿宁想不开,总觉得他们还小,担心他们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

    实际上呢。

    那两个混小子生活的不要太滋润了。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两个?”

    “不许问。”

    老爷子扶额,“打个电话多方便,他们来就等一会儿,不来我们就吃自己的。”

    “反正就是不许打。”

    打了电话,就算的两人都回来了,那也是他们叫回来的。

    她就是想看看,这两个臭小子心里到底有没有他们做父母的,如果有,不用打电话,他们自动自发的就回来了。

    “……”

    老爷子无语。

    跟姜宁生活了大半辈子,他当然知道姜宁心里在想什么。

    老爷子扶额。

    这女人啊,说简单的时候也简单,说复杂的时候……那也是真复杂。

    跟自己的孩子还弄这么多弯弯绕绕做什么。

    想不通。

    ……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彻底漆黑下来。

    别墅里路灯亮起。

    昏黄的路灯下,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十分唯美。

    可姜宁却没有心情欣赏这样的美景。

    她抿着唇,脸色越来越难看。

    “老爷夫人,可以开饭了吗?”

    佣人已经问第二遍了。

    佣人话音落下,姜宁脸色更难看了。

    “开饭吧。”老爷子发话。

    “不行!再等等。”

    老爷子看了眼腕表,“快八点了,还下着雪,他们肯定不会来了。”

    姜宁脸色暗淡下来。

    老爷子按住她的肩膀,“你啊,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生活,你又不能时时刻刻的盯着他们,你要操心的人就一个,那就是我,明白?”

    “你有什么好操心的……”

    老爷子脸一黑,“我是你老公!你不来关心我,就不怕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姜宁脸色一变,“我看谁敢!”

    老爷子捧着她的脸,“这就对了,别蔫蔫的,就要保持这样的气势!走,吃饭。”

    ……

    餐桌上。

    姜宁动了两筷子就吃不下了。

    “多吃点。”老爷子给她夹了两只水饺放到餐盘里,“你看你,过个年还过瘦了。”

    姜宁摸摸脸,想到今天林双双跟她说的话,她顿时就胃口全无。

    她叹息着放下筷子。

    “又怎么了?”

    “老公,以前凌夜和阿衍是多听话的孩子啊,逢年过节,不管在忙都会回来陪我们吃饭,你看现在!”

    老爷子扶额。

    得了。

    他已经猜到阿宁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果然。

    不到三秒钟,姜宁就皱眉说,“就是从认识了林绾绾之后,他们两个就越来越不听话了。”

    “……”

    他就知道,阿宁会把责任推到林绾绾身上。

    毕竟……

    自己的儿子不忍心责怪,只好从别人身上找原因去了。

    老爷子可算明白了千古以来婆媳矛盾都是怎么来的了。

    “老公,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你说。”

    “我想找林绾绾谈谈。”

    老爷子手一抖,筷子上夹的饺子差点掉下来,他也没心情吃了,赶紧把筷子放下来,“谈?谈什么?”

    “当然是我孙子的户口问题。”姜宁沉声说,“睿睿是凌夜的亲生儿子,既然这事儿是事实,我怎么也不能让凌夜的骨血流落在外。”

    上一次,姜宁不知道睿睿是她的孙子,偷偷绑架了睿睿,她知道,那一次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只是后来看她被儿子和孙子孙女都不待见,看她可怜,就没有跟她计较。

    所以这次,姜宁肯定不能背着老爷子再做什么了。

    她拉着老爷子的手臂,柔声说,“睿睿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林绾绾带到了M国,到现在,说不定连户口问题都没有解决,如果没有户口,那我们孙子就是个黑户……过完年他现在都四岁了,已经上幼儿园的年龄了,总不能一直这样黑下去吧。”

    老爷子沉默。

    的确。

    户口是个大问题。

    “你想怎么做?”

    “睿睿是咱们的亲孙子,总跟着林绾绾的姓像什么话,我想着让他上咱们萧家的户口,这样的话,以后也名正言顺一些。”

    “就这样?”

    老爷子多了解姜宁啊,知道她的目的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

    姜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和盘托出。

    “我想让林绾绾放弃睿睿的抚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