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有没有别的姐妹

    雪天路滑。

    司机车开的很慢,等车子抵达萧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到了萧家,林双双简直震惊。

    这是别墅区吗!

    哪有别墅区这么大的。

    从进大门开始,到居住的地方竟然还有十分钟的车程!

    特么!

    这简直就是庄园啊。

    云城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云城拥有这么大的一片土地,这太疯狂了!

    想着冷家以前也住在这种地方,林双双就有些呼吸困难。

    老天。

    冷家到底有多有钱?

    林双双只知道冷家有钱,可到底有都有钱,她是真的不知道。

    因为,冷君临从来不在她面前透露这些。

    而冷父和冷母,他们两个虽然有公司,可回到家,他们也从来不讨论公司的事情。

    所以冷家具体有多少资产,每年能有多少纯利润,她一点都不清楚。

    可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个庄园,她突然就有些概念了。

    豪门!

    不不不!

    这已经是顶级豪门了!

    这样的顶尖豪门,竟然能接受这么平凡的她嫁进来。

    林双双心脏狂跳。

    她一定要死死抱住冷君临的大腿,稳稳的坐在冷太太的位置!

    ……

    车子停下。

    林双双跟着冷父冷母下车,司机已经从后备箱里拿出了礼品,跟在几人身后。

    应该是提前打过招呼,萧家的管家早就等在了门口,见众人走来,他马上迎了上来。

    “冷先生冷太太……我们老爷和夫人已经等你们很长时间了。”管家笑道,“刚才老爷子还念叨着先生怎么还没来,棋局都摆好了,就等着先生您跟他杀一局呢。”

    冷父哈哈大笑,“还别说,好长时间没跟老爷子下棋,我手都痒了,老爷子呢?”

    “在客厅。”管家又转向看着冷母和林双双,“冷太太,我们夫人在暖房呢,她说您最爱香槟玫瑰,特意去给您剪玫瑰去了,说等你们走的时候可以带走,拿回去插在花瓶里。”

    冷母惊喜,“她那些花跟命根子似的,竟然舍得送我?”

    “对您,我们夫人肯定是舍得的。”

    “我去暖房看看。”

    管家点头,“我让女佣带你们过去。”

    冷母挥挥手,“你们家我闭着眼都能找到,不用带路了,你们去忙吧,我跟双双去就行了。”

    “那好,您随意。”

    ……

    冷母带着林双双往花房走。

    路上。

    冷母交代着林双双,“暖房里那些花儿是萧夫人的命根子,等会儿进去了要注意点,千万别弄坏了那些花儿。”

    “妈,我知道了。”

    “你别紧张,萧夫人很和善,很好相处的,你就把她当普通长辈就行了。”

    林双双背脊绷的笔直。

    不紧张?

    怎么可能!

    这可是国内第一首富的母亲啊。

    走了几分钟才到玻璃暖房。

    房子是全玻璃的。

    足足有两百个平方大小,里面种满了各种品种的花,最多的就是香槟玫瑰。

    远远看去,一片香槟色的花海,美的惊心动魄。

    这样寒冷飘着雪的冬天,突然冒出一片花海,简直让人挪不开眼睛。

    林双双整个人都傻了。

    “妈,这,这些花儿……怎么种活的啊……”

    “萧夫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当年,她跟老爷子在一起的时候,老爷子就是用香槟玫瑰跟她求的婚,所以,夫人就特别喜欢香槟玫瑰。后来,她干脆就弄了这么个玻璃房,还请了专业的人来种植,这玻璃房全年恒温,所以她这里的花儿,全年都开不败。”

    冷母笑着给她解释。

    “……”

    林双双热血澎拜!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她发誓。

    她也要过上这种生活!

    冷母带着林双双进了玻璃房,玻璃房里果然是恒温的,一进来,外面的寒气立马就被阻隔了。

    玻璃房外是冷冽的寒冬。

    而玻璃房里温暖如春。

    进了玻璃房,冷母马上就把羽绒服给脱了。

    玻璃房的角落里有两个双人座的休息沙发,两个沙发之间有一个白色的石桌。

    两人进来的时候,姜宁正坐在沙发上,拿着剪刀修剪她刚剪下来的花束。

    见到冷母,她并不意外,笑着说,“我就猜你来了肯定会过来,快坐下,马上就修剪好了。”

    一转眼,看到冷母身边的林双双,姜宁剪刀一顿,“这是……”

    “我儿媳妇!”

    儿媳妇!

    那不就是……林双双!

    林绾绾的堂姐?!

    姜宁愣了一下,忍不住仔细打量起林双双。

    还好……

    跟林绾绾长的一点儿都不像,样貌比起林绾绾……肯定是普通一些,不过也不丑,算是中等偏上的容貌。

    姜宁打量林双双的时候,林双双也在看姜宁。

    看到姜宁,她心里只有震惊。

    姜宁……保养的太好了。

    虽然年过五旬,可她皮肤依旧紧致细腻,皮肤很白,看上去顶多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林双双再次眼红了。

    她舔舔嘴唇。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啊!

    回过神,她赶紧打招呼,“伯母好,我是林双双。”

    “坐!”

    林双双乖巧的坐在冷母身边。

    很快。

    佣人就送来了三杯热咖啡,冷母和姜宁一边聊天,一边喝咖啡,气氛和谐。

    林双双喝着咖啡,往里看是一片花海,往外看雪花飘飘……她再次嫉妒。

    有钱人太会享受生活了。

    中间。

    冷母去了趟卫生间,玻璃房只剩下姜宁和林双双两人。

    林双双紧张的手心冒汗。

    别看她现在日子过的潇洒,她从小的日子是苦过来的,环境的原因,她从小就自卑。

    现在,跟比她混得差的人在一起她会有优越感,可面对姜宁这样的超级富太太,她心里自卑的小树苗,瞬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林双双想巴结奉承姜宁,可她却根本不敢说话。

    寂静中。

    还是姜宁开了口。

    姜宁把手里的剪刀放下,把修剪好的玫瑰用报纸包起来,她这才看向林双双。

    “你叫林双双?”

    “是的,夫人。”林双双紧张的喉咙发紧。

    姜宁笑了,“别紧张,我又不吃人。”

    “夫人您真会开玩笑。”

    “你这孩子,长的真是乖巧,你妈妈好福气,能有你这个儿媳妇。”

    林双双被夸,内心窃喜。

    “夫人您过奖了。”

    姜宁看着她,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引到林绾绾身上。

    “我有两个儿子,现在都是单身呢,你家里还有没有别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