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萧家

    另一边。

    走出公司,大雪纷飞。

    林双双冻的打个哆嗦,她抱着肩膀跟冷君临撒娇,“老公,好冷啊……”

    按照常理。

    这种时候男人都会脱掉外套披在女人身上吧。

    林双双也是这样幻想的。

    然而……

    冷君临冷冷的看了一眼她的裙装,“活该!”

    “……”

    林双双一口老血憋在喉咙里。

    她这一颗心,瞬间比此时的温度还要冷。

    她忍着不发作,挽紧他的手臂,“这样贴近一点就不冷了。”

    冷君临冷冷的推开她。

    林双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咬着唇,委屈的看着冷君临,“老公……”

    冷君临站定。

    雪花在两人中间落下,像是一个巨大的鸿沟,永远都没有办法跨越。

    “回去!”

    “不是说好一起吃饭……”

    “我没有同意!”

    林双双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老公……”

    “刚才,为什么要演戏?”

    林双双低着头,委屈的说,“不是你说的,在外面要保持恩爱的形象吗?”

    “……”

    冷君临深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吸入肺部,他整个人都清醒很多,他拂袖,“现在没有人,不用演了。”

    “老公……”

    “你该回去了。”他再次提醒。

    就因为她破坏了他跟林绾绾相处,所以他才对她这样冷淡吗。

    林双双不甘心。

    除了容貌,她哪点比林绾绾差?

    那个女人要学历没学历,要清白没清白,还带着一个孩子,冷君临到底看上她哪点?

    “老公……”

    “回去!”

    “可是,爸妈让你晚上回家吃饭……”

    “到时候我会回去的。”

    “我……”

    冷君临想起刚才许易面无表情的样子,耐心终于消耗殆尽,他冷冷的看着林双双,“别忘了我们的协议!”

    “……”

    林双双僵住,她咬着唇,眼圈通红,她知道自己应该冷静,应该沉住气,可此刻,她根本没办法冷静。

    她质问,“冷君临!我们结婚快五年了,五年……就算我们是协议结婚,就算这段婚姻的开始只是一笔交易,可是这么多年来……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的心动?”

    “没有!”

    “……”

    林双双鼻子一酸,眼泪滚滚而落,“冷君临……”

    冷君临十分冷静,冷静到近乎无情,他眯起眼,是提醒也是警告,“林双双,别忘了,我每个月给你十万的酬劳!”

    林双双噎住。

    冷君临冷笑。

    一边拿着他的高昂薪水,还一边指责他冷酷无情?

    抱歉!

    对他来说,林双双就是他高薪聘请的员工,而他,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员工动感情。

    “最近这段时间,你逾越了!”

    “我……”

    “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做冷太太了。”

    林双双悚然一惊。

    “老公……”

    “没有旁人的时候,请叫我冷总!”

    “……”

    林双双顿时红了眼圈。

    冷君临可没有怜香惜玉的美好品德,他丢下林双双,大步离去。

    ……

    林双双站在原地。

    雪越下越大。

    她的头发上,肩膀上都落上了雪花,整个人冻的有些僵硬,可身上再冷,也没有此刻如坠冰窖的心冷。

    以前……

    她跟冷君临的相处虽然也是淡淡的,可不管她做什么,冷君临都不会说什么的。

    现在,他竟然说出“不用做冷太太”这种话。

    为什么?

    肯定是因为他心里有人了。

    林绾绾!

    林绾绾!

    这个狐狸精,是不是有专门抢自己姐妹男人的嗜好!

    先是萧煜。

    现在又是冷君临。

    如果冷君临跟她离婚,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

    林双双坐着司机的车,回家。

    冷君临和林双双居住的地方是一栋复式楼。

    说是他和林双双居住的地方,实际上,他在这里居住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多数的情况下,这栋房子都是林双双住着。

    房子里不但有保姆,司机,还有厨师,就连家里的卫生都有钟点工过来打扫。

    林双双的日常生活就是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要么在家躺着看看电视,要么就让司机带着她出去逛逛街,做做美容,喝喝咖啡,小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了。

    正是因为生活太滋润,她才更加舍不得冷太太这个身份。

    车子停下。

    林双双背着包包,心情低落的往回走。

    “双双,回来了?”

    “嗯!”

    冷母伸着脖子往林双双身后看,没看到冷君临,她有些失望,“君临没回来吗?”

    林双双苦笑,“他忙。”

    “他说晚上回来吃饭吗?”

    “没说。”

    冷母这会儿也看出林双双心情低落了,她走过来,拂去她身上的雪花,“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君临又欺负你了?”

    林双双勉强笑笑,“没有……妈,君临他太忙了,我等了他两个小时才见到他,他不一定有空回来吃饭。不过没关系……今天我让李师傅多做几个菜,咱们几个在家吃。”

    冷母一听就炸了,“君临竟然让你等了他两个小时?!”

    林双双眼圈微红,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她吸吸鼻子,“没事的妈……君临是男人,男人嘛,肯定重事业,他辛苦工作也是为了让这个家生活的更好一些。”

    听到林双双这样说,冷母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愧疚。

    欣慰这个儿媳妇这么乖巧懂事。

    愧疚……

    他们隐瞒了儿子和许易的那段情史……

    冷母和冷父也是为了促进他们夫妻感情才搬来跟他们一起住,老两口没住过来几天,对林双双的日常生活也不太了解,真以为冷君临让她受尽了委屈。

    冷母叹口气,拍拍她的手,“好孩子,委屈你了。”

    “妈,我不觉得委屈。”

    冷母再次叹气。

    这么好的姑娘。

    她儿子怎么就看不到呢!

    林双双正准备上楼去午休一会儿,突然看到冷父从房间里走出来,冷父穿着一身中山服,看着特别精神,她再一看冷母,冷母穿的也非常体面,脖子上还戴了一串珍珠项链。

    她愣了一下,“爸妈,你们这是要出门吗?”

    “嗯!”冷母回答她,“今天是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我跟你爸准备去拜访一下老朋友。”

    念头一转,冷母拉住她的手,“你要不要一起去?”

    “谁家啊?”

    “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