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我就是恨他

    另一边。

    心肝吃撑了,洗漱之后爬到床上,脑袋刚沾枕头就睡着了。林绾绾失笑。

    她摸摸小丫头胖嘟嘟的小脸,“如果你哥哥也跟你这样没心没肺就好了。”

    小丫头砸吧砸吧嘴,翻个身,撅着小屁股睡的十分香甜。

    林绾绾替她掖好被子,关上灯,轻手轻脚的走出她的房间。

    刚转身。

    就看到睿睿正趴在落地窗边,往底下看。

    见林绾绾从心肝房间里走出来,小家伙立马闪电般的坐直身体,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

    这行为其实跟掩耳盗铃没有什么区别。

    林绾绾忍着笑,走到他身边。

    她趴在窗边往楼下看了一眼,笑着说,“这里是二十六楼呢,不可能看到楼下的。”

    睿睿面色紧绷,“我又没有在看萧凌夜!”

    林绾绾眉头一挑,笑意更深,“咦?你不是在看雪吗,原来是在看萧凌夜啊!”

    “……”

    睿睿耳根子一红,到底是个才不到四岁的小孩子,闻言,立马有些绷不住了,“我,我……”

    林绾绾坐到绿植旁边的沙发上,对小家伙招招手,“来妈咪这里。”

    小家伙扭扭捏捏的走过去。

    林绾绾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到怀里,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

    “妈咪……”他挣扎着想下来,“睿睿是男子汉,怎么能坐妈咪腿上。”

    “傻孩子。”林绾绾抱住小家伙,不让他挣脱,捏着他的鼻子,笑着说,“你就算再怎么是男子汉,在妈咪的眼里心里,你也永远都是个孩子。”

    小家伙一愣。

    他耳根子微微泛红,却老老实实的窝在林绾绾怀里,不再动弹了。

    记忆中,妈咪一直很忙。

    他也努力让自己快点长大,让自己变成男子汉,所以,每次妈咪靠近他,他都会佯装自己长大了而把她推开。

    他都忘了多久没有被妈咪这样抱过了。

    此刻。

    靠在妈咪的怀里,睿睿觉得又是别扭又是满足。

    妈咪好香好软。

    比萧凌夜抱他的感觉好多了。

    他拧眉。

    怎么又想到那个人了。

    他强迫自己把萧凌夜从脑袋里赶出去。

    “妈咪……”

    “睿睿,我们聊聊好不好?”

    睿睿垂下眼,“妈咪,你是不是又想劝我接受萧凌夜?”

    “不是。”

    林绾绾揉揉小家伙的头发,心肝的发质柔软,而睿睿的头发却很坚硬。

    之前听人说发质硬的孩子性格会比较倔强,她还不相信,现在可算是领教了。

    她想了想,用他比较能接受的话题引导他,“睿睿,你能不能告诉妈咪,你为什么不喜欢萧凌夜啊?”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他!”

    “可是妈咪记得,之前你明明挺喜欢他的呀。”林绾绾低头,“能不能告诉妈咪,你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他了?”

    小家伙垂着头不说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从知道萧凌夜是你父亲之后开始,慢慢不喜欢他的。”

    “他不是我父亲!”睿睿语气生硬,他抱住林绾绾,委屈的说,“睿睿只有妈咪,没有父亲。”

    “……”

    林绾绾叹气,她抬起小家伙的下巴,“睿睿,告诉妈咪,是不是因为萧凌夜在你生命中缺失了这几年,所以你不喜欢他,也不想认他?”

    小家伙嘴唇抿的紧紧的,显然非常排斥这个话题。

    可林绾绾今天打定主意,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她必须弄清睿睿的想法。

    要不然,他小小年纪把这些事情都憋在心里,只会憋出病来。

    之前睿睿没有出院,情况不稳定,她不敢问,怕刺激到他,现在他身体情况稳定了,她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睿睿,告诉妈咪!”

    林绾绾看着他的眼睛,“妈咪是不是你最亲近的人?”

    小家伙毫不犹豫的点头,“是!”

    “那就告诉妈咪你的想法。”

    小家伙咬着嘴唇,仰头看着林绾绾,看着看着,他的眼眶就慢慢的红了起来。

    “妈咪……”

    林绾绾抱紧小家伙,心疼不已。

    睿睿从小就乖巧懂事,为了不让她担心,就算是生病难受,也都忍着不哭。

    看着他眼眶发红,林绾绾鼻尖也有些泛酸。

    “睿睿……”

    “妈咪!我恨他!我就是恨他!”

    恨?

    林绾绾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词太沉重了。

    “睿睿,告诉妈咪为什么,嗯?”

    小家伙抱住林绾绾的脖子,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很快,林绾绾就感觉毛衣濡湿了一片,她心里难受,抱紧了睿睿。

    睿睿崩溃的痛哭,“我恨他!谁是我的亲生父亲都行,为什么是他!”

    “你不喜欢萧凌夜?”

    “不是……就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才更恨他!”

    林绾绾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逻辑?

    “睿睿……”

    “我恨我亲生父亲!如果不是他,妈咪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妈咪那么辛苦的照顾我,为了让我活下去,你什么脏活累活都肯做!在M国我生病的时候,妈咪白天工作,夜里照顾我,的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那个时候,我的亲生父亲在哪里?”

    “睿睿……”

    “我刚刚检查出白血病的时候,要买昂贵的药控制病情,妈咪你没钱……我知道你联系了黑诊所,准备偷偷把肾卖了!”小家伙哭的更崩溃了,他质问,“那个时候,我的亲生父亲又在哪里?”

    林绾绾鼻子猛然一酸。

    卖肾……

    这想法她的确有过。

    那是她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M国有很多黑诊所。

    那时候她的确联系过诊所,准备卖肾救孩子。

    可后来被许易察觉了,许易把她痛骂了一顿,然后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借给她一大笔钱,让她有足够的金钱,给睿睿买药。

    但是……

    这些事情都是瞒着睿睿偷偷进行的,他……怎么会知道?

    “睿睿……”

    “我听到妈咪偷偷讲电话了……”

    林绾绾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听睿睿提起过,这孩子才不到四岁,他的心里怎么会装了这么多东西。

    是她这个做妈咪的太失职。

    竟然没有发现孩子的心里压着这么多事情。

    “睿睿,对不起……”

    睿睿哭到抽噎,他紧紧抱住林绾绾。

    “妈咪,有时候我经常想,如果我死了,妈咪就不用这么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