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那你就去死吧

    姬野火心肝都颤了颤。

    “妈!!”

    “阿胤!妈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公司是我跟你爸辛苦一辈子才发展壮大的,如果没有公司,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不知道现在形势有多严峻,如果没有资金……公司就真的要宣告破产了!”

    柳婉黎拉着姬野火的手,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阿胤,妈妈知道你看不上罗美美,妈也看不上她,可她有钱啊,现在,只有她能让公司度过这个难关。妈妈求求你,你就同意跟她结婚,好不好?”

    柳婉黎含着眼泪,祈求的看着姬野火。

    姬野火心冷。

    见状,柳婉黎又拉了萧敬年一把,萧敬年也颤抖的跪在姬野火面前。

    姬野火身体晃了晃,他踉跄着退后两步。

    “你们是在逼我!”

    是!

    柳婉黎承认,她就是在逼他。

    可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阿胤,你知道的,你爸手术之后,身体一直不好……”

    呵呵!

    连亲情绑架都用上了。

    姬野火浑身发寒。

    他捏紧拳头,鼻尖泛酸,“妈,在你心里……到底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公司,你竟然能牺牲两个儿子的婚姻幸福!你就这么害怕破产吗?我答应你们,就算家里破产了,欠多少钱我来还行不行?如果你们担心以后的生活受影响,我也可以跟你们保证,以后你们的养老我来负责!只要有我一口吃的,我绝对不会让你们饿着……”

    “你说的什么胡话!”不等他说完,柳婉黎就厉声打断他,“明明公司不用破产,日子也不用过的这么清苦,我们为什么要过的这么凄惨?”

    姬野火愣住。

    柳婉黎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她眸子闪了闪,眼泪说来就来,她捂着脸,痛哭失声,“阿胤,我跟你爸怎么能拖累你!这件事情明明有解决的方法,我们不想你以后过的这么艰苦。”

    她拉住姬野火的袖子,“只要你同意跟罗美美结婚,那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三十亿,那是三十个亿啊,阿胤,我保证,只要你同意跟她结婚,只要钱能到手,解决了公司的危机,到时候……你要跟她离婚,我绝不阻拦。”

    姬野火笑了。

    他笑容很冷,“你们……就是用这种方法说服萧煜的吧!”柳婉黎没有否认。

    “我不是萧煜!”

    柳婉黎心中一慌,“阿胤,妈求求你,就当,就当你牺牲婚姻,报答爸爸妈妈对你的生养之恩了,行不行?”

    柳婉黎跪着。

    姬野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灯光下,她长发隐隐可见银丝。

    她哭的那么悲伤,那么绝望,像是失去了全世界一样。

    然而。

    姬野火已经感觉不到心疼了。

    他只觉得一股子寒气顺着脚底往上涌,很快就蔓延到全身,“所以……在你们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利益!”

    “阿胤……”

    “抱歉!我做不到!”

    柳婉黎崩溃,“阿胤,你非要逼死爸爸妈妈,你才甘心吗?”

    到底是谁在逼谁!

    他算是明白了。

    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妥协,不该答应母亲跟孙倩相亲。

    就是有了他开始的态度松动。

    他们才会一步一步的,把他逼到死胡同里。

    姬野火态度彻底冰冷下来。

    他退后一步,依旧是那句话。

    “我不可能娶她!”

    柳婉黎也恼了,她仰起头,“阿胤,你知道的,妈妈是个要强的女人,当年,被你爷爷从老宅赶出来,妈妈就发誓,一定要活出个名堂出来!公司是我跟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如果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公司破产,我宁可去死!”

    言下之意。

    如果姬野火不同意娶罗美美,那她就去死。

    姬野火眸子狠狠一痛。

    他狠下心,甩开她的手。

    “阿胤!”

    “如果你想死,那就去死吧!”

    说完。

    他再不犹豫,扶着楼梯扶手,大步冲下楼梯。

    姬野火想逃离。

    逃离这个令他窒息的地方。

    他脚步凌乱,几次都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身后,母亲声音凄厉的喊他的名字,他咬紧牙,狠下心,当没听到。

    他知道。

    所谓的去死,不过是母亲威胁他的手段。

    她不可能去死。

    因为……母亲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

    ……

    柳婉黎当然不可能真的去死。

    和萧敬年眼睁睁的看着姬野火消失在客厅里,两人处于震惊之中,还没有回神,他们就听到姬野火的汽车发动引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车子绝尘而去的声音。

    柳婉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都用性命威胁姬野火了,他竟然让他去死!

    柳婉黎气的浑身控制不住的哆嗦。

    “敬年……”

    萧敬年也气得够呛,他从地上站起来,同时也把柳婉黎从地上扶起来,厉声指责,“逆子!这个小畜生竟然能说出这种话,以后,我们权当没有养过他!”

    柳婉黎愣愣的站起来。

    当没有养过他简单。

    可是……

    “敬年,我们眼下该怎么办?”

    萧敬年沉默。

    阿胤跑了,罗美美这边……他们要怎么交代?

    ……

    半个小时之后。

    两个人站在楼梯口,被冻的浑身发抖也想不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屋子里的人却已经等不及了。

    “咔擦——”

    房门打开,罗美美和萧煜一起走了出来。

    罗美美还裹着那个床单,她走到走廊上,伸长脖子左看右看,却都没有看到姬野火的人影。

    “姬野火呢?”

    “走了……”

    罗美美声音提高了八度,“什么,走了?”

    柳婉黎几乎不敢看她,“美美啊,阿胤他……不愿意,要不,咱们还按照之前的约定,明天,你跟阿煜……”

    “开什么玩笑!”罗美美相都不想,厉声拒绝,“不可能!特么的,你们想用鱼目换珍珠,你们这是玩儿我呢!”

    “可是……”

    “没有可是!”罗美美冷笑,“好!很好!你们家姬野火看不上我是吧,我倒要看看,除了我,谁还会出这么多钱救你们于水火!”

    “美美……”

    “滚开!”罗美美用力推开柳婉黎,丝毫不给面子,“姬野火不点头,那咱们两家的联姻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