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男女授受不亲

    “……”

    老爷子眸光沉沉的看着姜宁,姜宁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轻轻退后一步,“你干嘛?”

    “阿宁,你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告诉我,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林绾绾,你甚至没有跟她接触过!”

    姜宁愣了一下。

    紧接着,她似乎想起了十分不愿意想起的事情,眉头紧锁,面色阴郁。

    “阿宁!”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姜宁眸光闪躲,“你别问了,反正……我就是讨厌她,没有原因,就是讨厌她!”

    “……”

    老爷子叹口气,“就算为了凌夜,为了你心心念念的小孙子,也坚决不能妥协的那种讨厌?”

    “是!”

    老爷子再次叹口气,“好的,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老爷子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我知道你对她的讨厌有多深了,以后我不会劝你接受她了。”

    姜宁咬唇。

    她紧紧抓住老爷子的手,仰头看他,“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任性……为了自己的小性子,连自己儿子的幸福都不管了。”

    老爷子摸摸她的头发,“别乱想。”

    他的声音包容而宠溺。

    姜宁咬住嘴唇。

    她知道这次自己特别任性,可是……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林绾那晚成为她儿媳妇。

    “老公……”

    老爷子拉着姜宁等电梯,“终究,我们两个才是陪伴彼此最长的人,你不喜欢,我不勉强。”

    “老公……”

    “不过我也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也不会反对凌夜和林绾绾在一起,更不会做破坏他们在一起的事情。”

    姜宁吸吸鼻子,攥紧了老爷子的手。

    他能做到不分原因的站在她这边,她已经很感动了。

    “老公,谢谢你。”

    老爷子笑笑没说话。

    唔……

    这事儿就当是给凌夜的一个考验吧。

    他相信,以儿子的能力,肯定能搞定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

    另一边。

    睿睿出仓之后,在护士的指导下,吃了四分之一的苹果,可是,吃完之后,还不到下午,他就去卫生间拉了好几次,拉出来的都是绿色水状的东西。

    林绾绾紧张极了。

    “医生,他这是怎么回事,这样拉肚子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是急肠排!”

    众人一脸懵。

    “简单的说就是急性肠排异!”

    “排异?”

    林绾绾浑身紧绷,一脸惊慌,“那现在怎么办?”

    医生也没有跟他们细细解释,只说,“这是出仓过后最怕遇到的排异。”

    “有危险吗?”

    医生点头。

    林绾绾一颗心沉到谷底。

    她一直都知道,白血病患者,就算成功做了移植手术,后期也会出现各种排异。

    而这些排异,都是会要命的。

    “药呢,可以用什么药,医生,我们不怕花钱,你给他用最好的药,他才三岁多,人生才刚刚开始……”

    “绾绾!”

    萧凌夜赶紧抱住她,“你别着急,先用药。”

    萧凌夜表面镇定,可他急促的心跳却出卖了他。

    “萧凌夜……”

    “别怕,他会没事的。”

    “嗯!”

    ……

    林绾绾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病房里手拉手说话的兄妹俩,眼眶发热。

    老天爷!

    这么凶险的手术大关都挺过来了,求你,一定要让睿睿恢复健康。

    ……

    下午。

    心肝去学校上课。

    而睿睿,因为出现了肠排,接下来他需要禁食禁水,身体的营养全靠营养针补充。

    医生给他用了药。

    是抗排异的药,名叫舒莱,一支药八千多块,索性,虽然药贵,但是有效果。用过药之后,他拉肚子的情况微微好转。

    “睿睿……有没有好一点?”

    睿睿躺在床上,强撑着精神,“妈咪,我没事。”

    说着没事。

    可他肚子一直都在“咕噜噜”的响。

    突然。

    “噗——”

    一声轻响,睿睿身体突然僵住。

    “怎么了?”

    睿睿抓着被子,看上去要哭了,“妈咪,我好像……拉在裤子里了。”

    众人一惊。

    “阿衍,去跟护士要一套新的病服。”

    “哎!”萧衍回神,“我马上去。”

    林绾绾赶紧掀开被子,“睿睿乖,妈咪帮你清理。”

    “不,不行!”

    睿睿紧紧拽住被子。

    “睿睿……”

    睿睿小脸通红,“妈咪,男女授受不亲……”

    林绾绾嘴角一抽,“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见过?”

    “那是小时候。”

    “现在你也还小……”

    “不行不行!”

    母子俩僵持的时候,萧凌夜走过来,“我来!绾绾,你去卫生间打盆热水。”

    “你?”林绾绾怀疑的看着他。

    “放心,我可以的。”

    林绾绾将信将疑,一步三回头的去了洗手间。

    ……

    病房。

    萧凌夜脱掉西装外套,手落在他的被子上,睿睿防备的看着他,冷冷的说,“不用你!”

    “屁股上糊着东西,不觉得难受吗。”

    难受!

    快难受死了。

    睿睿动都不敢动,可让萧凌夜给他清洗屁股……

    他宁可难受着。

    他按住被子,“我宁愿让妈咪给我换清理。”

    两人僵持住。

    半晌。

    萧凌夜突然说,“你有没有发现,你妈咪瘦了?”

    睿睿警惕的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你进仓的这些天,你妈咪一直在剧组拍戏,每天早出晚归,她表面上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有时候睡觉会突然惊醒,我知道,她是在担心你。”

    妈咪睡觉,他怎么会在身边!

    睿睿抓住重点,他瞪着萧凌夜,咬牙说,“你个阴险小人,趁我不在,想攻克我妈咪!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

    萧凌夜轻咳一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担心你担心的夜不成眠,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现在,你还想继续让她担心?”

    当然不想。

    睿睿神色略有松动。

    “你妈咪看到你不能自理,会伤心。”

    “你才不能自理!”

    话虽这样说,可他却松开了紧紧攥住的被角。

    萧凌夜掀开被子。

    他弯腰,手落在他裤子的松紧带上,小家伙立马紧张的浑身绷紧。

    萧凌夜缓缓脱掉他的病服裤子,扯掉他的小内内。

    他拉的是绿色水状的东西,内裤,外裤和病床的床单都弄脏了,湿了一片。

    此时,林绾绾打来了热水。

    睿睿立马盖住被子。

    “把热水放这里就行,你先出去吧。”

    林绾绾不放心,“真的不用我?”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