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生猛的小绾绾

    林绾绾脸颊发烫,一颗心几乎跳到嗓子眼。

    尤其是……

    萧凌夜的身后,就是一张非常难以忽视的春宫图,她面部几乎充血。

    就在此时。

    “咔——”

    一声轻响,房门被从外面打开。

    萧衍哼着歌儿,提着感冒药晃晃悠悠的走进来,抬起头,他整个人都傻了。

    OMG!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自家老哥被推到墙上,而小绾绾……欺身而上,活像要把自家老哥生吞活剥了!

    “……”

    萧衍目瞪口呆。

    妈妈咪呀!

    小绾绾……小绾绾也太生猛了吧!

    因为他进屋,两个人同时朝他看过来,小绾绾脸颊泛红,嘴唇微微红肿,自家老哥的嘴唇也是红的。

    刚才两个人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萧衍浑身僵硬。

    他……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啊。

    “呃……要不然,我出去,你们……继续?”他提议。

    林绾绾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

    她抬头看了眼萧凌夜,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有多亲密和……暧昧。

    她惊呼一声,赶紧推开他,飞快的奔向洗手间。

    “砰——”

    房门关闭的声音。

    “哥……小绾绾这是……”

    “害羞了!”萧凌夜整个人神清气爽,如沐春风,他整理整理褶皱的衬衣,动作舒缓。

    “哥,恭喜你,哈哈哈,我期待喊小绾绾嫂子的那天。”

    “嗯!快了。”

    ……

    十分钟后。

    林绾绾是被萧凌夜喊出来的,她从洗手间探出个脑袋,扭头看来看去。

    萧凌夜笑意一闪,“阿衍出去了。”

    “哦。”

    林绾绾这才红着脸从洗手间走出来。

    “过来!”

    “又干嘛?”

    萧凌夜扬扬手里泡好的感冒药,“喝掉。”

    “哦。”

    林绾绾乖乖过去把药喝掉,是颗粒状的药,泡在水杯里,甜丝丝的,水温刚刚好,她一饮而尽。

    “坐下。”

    “干嘛啊?”

    林绾绾有些别扭,不敢看他的眼睛。

    特么。

    她觉得有点窝囊,可没办法……她正正经经恋爱过的就萧煜一个,那时候她还在念书呢,人也比较单纯,跟萧煜恋爱三年也就牵牵手,偶尔会亲亲额头。

    特么的。

    以至于现在跟萧凌夜相处,她觉得不自在极了。

    “咳!”她轻轻嗓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点,坐到了沙发上,“干嘛啊?”

    “别动。”

    “哦。”

    萧凌夜把吹风机插上电,手指梳理着她的头发,给她吹头发。

    “……”

    林绾绾受宠若惊。

    老天!

    萧凌夜给她吹头发!

    她会不会折寿啊。

    她扭头,“我自己来就好……”

    “别动!”

    他按住她的肩膀,“我帮你吹。”

    “……”

    萧凌夜只给心肝吹过头发,吹过的次数很少,心肝的头发很短,而且非常蓬松,稍微用吹风机吹几下就干了。

    林绾绾的不同。

    她一头卷发及腰,发质柔软,但是发量很多,吹起来比较麻烦。

    萧凌夜笨拙的拿吹风机吹着。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过后……

    林绾绾终于忍不住了,她捂住脑袋,“萧凌夜……我头皮快被你烤焦了……”

    萧凌夜赶紧关掉吹风。

    “烫吗?”

    “很烫。”

    萧凌夜面上有些懊恼。

    “亲!这种粗活不适合你,真的。”林绾绾从他手里接过吹风机,“还是我自己来吧。”

    萧凌夜更懊恼了。

    心肝这孩子跟平常娃不一样,别的小孩子都喜欢看动画片,玩芭比娃娃,她就喜欢看韩剧,吃好吃的。

    心肝跟着他一起生活,他受她影响,偶尔也会看一些韩剧。

    韩剧里。

    男主给女主吹头发,场景温馨又浪漫。

    怎么实施起来这么困难。

    果然!

    那种浪漫只存在在电视剧里。

    萧凌夜叹气。

    他站远一点,看着林绾绾拿着吹风机左吹吹,右吹吹,因为是卷发,她吹发尾的时候用手指打着卷,很快头发就吹干了,不但吹干了,发尾自然蓬松,特别漂亮。

    “搞定!”

    放下吹风,拔掉插座,一回头却看到萧凌夜还在沉眸看着吹风机,似乎在研究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用。

    “……”

    还没放弃啊。

    林绾绾抹把汗,赶紧转移话题,“哎呀!不知不觉都这个点了,啊……折腾了一整天,好困哦,赶紧走,去楼下重新开个房间,睡觉睡觉!明天早上去医院。”

    医院!

    萧凌夜面色一肃,“绾绾,今天上午宋连城联系我……睿睿明天就能出仓了!”

    ……

    睿睿要出仓。

    林绾绾一整夜都没有睡好,天刚蒙蒙亮,她就躺不住了,她穿好衣服推开门。

    惊讶的发现萧凌夜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外面的客厅里抽烟。

    客厅里烟味浓重。

    “咳咳……”

    林绾绾捂着口鼻,客厅里烟雾缭绕。

    这是抽了多少。

    “萧凌夜……”

    “稍等。”

    见状,萧凌夜立马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他打开窗子,窗外凌冽的冷风吹进来,吹散了客厅里的烟味。

    空气也清新很多。

    林绾绾低头一看,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的都是烟蒂。

    “……”

    她很少看到萧凌夜抽烟,抽这么多更是头一次。

    这么多烟!

    林绾绾叹口气走过去,“你几点起来的?”

    “五点!”

    林绾绾看着他的眼睛,萧凌夜叹息,“两点!”

    昨天晚上他们凌晨十二点多才开好房间休息,就算立马睡着了,他也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林绾绾抬头看他,他眸子里都是红血丝,眼底更是青黑暗沉。

    他是睿睿的亲生父亲。

    怎么可能不担心。

    她不是同样一夜没睡好吗。

    她问过宋连城睿睿的情况,他告诉她睿睿恢复的很好。

    明知这样,却也忍不住担心。

    “从小到大,睿睿一直都很坚强。”

    “我知道,他会没事的!”萧凌夜点头,闻到自己一身烟味,他蹙眉,“我去冲个澡。”

    “好!”

    半个小时之后。

    萧凌夜冲好澡,从套房另外一个卧室走出来的时候,穿的非常正式。

    白衬衫,黑西装,条纹领带,西装外套的口袋里还折了一条同样的蓝条纹的方巾,方巾的颜色和领带相呼应。

    他衣服没有一丝褶皱。

    皮鞋亮的几乎反光。

    “……”

    林绾绾嘴角抽搐,“萧凌夜……你这会不会,太正式了?”

    他这一身可以直接上财经新闻。

    萧凌夜身后,萧衍打着哈欠走出来,“我哥这是紧张!”

    “紧张?”

    “睿睿可不是心肝,他手术之前对我哥态度就不好……我哥这是争取给他留下好印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