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离死不远了

    次日。

    林绾绾最后一场戏。

    这半个月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绾绾越来越焦躁。

    算算时间。

    睿睿也快出仓了。

    这段时间,她跟心肝的视频越来越频繁,每次都要问过心肝身体舒不舒服,得到她肯定的答案,她才能放松。

    而过了今天。

    她就能去医院,全心全意的等待睿睿出仓了。

    ……

    “绾绾!”

    “来了!”

    听到导演的声音,林绾绾赶紧穿着戏服跑了过去,天越来越冷了,呼吸间都带上了白雾。

    “导演……”

    “绾绾,准备好了吗?”

    “好了!”

    今天要拍摄的是林绾绾在剧里的最后一场戏,这场戏是个大场面,主演们全都在场。

    人越多的场景,就越不好拍摄。

    导演认真的给众人讲了戏,最后又把目光落在林绾绾身上,“绾绾,这场戏你是重点,一定要好好发挥。”

    “好!”

    宸妃入宫之后,一直深得皇上的独宠,在后宫中,她这样的专宠是致命的。

    太后,皇后,婉妃……都想要她的命。

    可每次危机,宸妃都能化危为安。

    她的表现,完全不像小门小户走出来的女儿,婉妃对她起了疑心,暗中派人调查了她的身世,最后,果然查到了一丝端倪。

    她顺藤摸瓜,竟然查到了宸妃就是白凝霜!

    婉妃立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太后。

    太后大惊。

    白凝霜改头换面入宫为妃,目的何为?

    必然是来报仇的!

    太后爱子心切,当即就带着婉妃,去了皇帝的寝宫之中,并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皇上。

    皇上又惊又怒,即刻让人宣传了宸妃。

    接下来要拍的就是这场戏。

    “action!”

    ……

    镜头下。

    宸妃褪去华服,一身大红色的劲装,她长发披散在肩头,做未出阁女儿时的装扮。

    秋风过。

    掀起她明艳的裙摆,她整个人像是一支夺目璀璨的烟火,明媚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高座上,皇帝哑然。

    半晌。

    他才喃喃开口,“这,才是真正的你,是吗?白凝霜!”

    身份已经暴露。

    白凝霜丝毫不掩饰对皇帝的恨意,她抬头,眼神凌厉如刀,“狗皇帝!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放肆!”婉妃厉喝一声,“白凝霜,你可知罪!”

    “罪?”

    白凝霜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大殿之中,尽是她苍凉悲壮的笑声。

    “有罪的是你们!”她倏然停下笑声,目光在高座上的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她倏然伸手,纤纤素手带着万钧之力,指向皇帝,“你,该死!作为一国之君,你不分好歹,把奸佞之人作为心腹,我白家世世代代将门之家,为了守护你们的天下,抛头颅洒热血。可他们没有在战场上牺牲,反而死在了你的昏聩之下!”

    白凝霜声音凄厉,“你!听信小人的话,就因为怕我爹拥兵自重!不去查明真相,就给我爹定了谋反的罪名,灭了我白家九族,五百六十一条性命!”

    她字字泣血般的控诉,让整个大殿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

    她又指向婉妃,眼神更加怨恨,“你!更该死!因为你是齐源的女儿!你父亲本是我爹座下副将,没有我爹的提携,他不能步步高升!而他,忘恩负义,杀我全家,哈哈,索性,苍天有眼,让他被五马分尸!”

    “白凝霜,你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婉妃厉喝一声,“你住口!”

    “死?你们以为我会怕?从我亲眼目睹全家被灭,从我的未婚夫被万箭穿心的时候……活在这个世上的白凝霜,就已经是一副行尸走肉了。”

    此时。

    大殿中,一个女子突然哆哆嗦嗦的站出来,她指着白凝霜,“你,你就是白凝霜?”

    看到女子,白凝霜眸光微微闪烁。

    那女子是德妃。

    宁大学士的嫡女。

    同样……也是宁易的亲妹妹。

    她面色温婉,和宁易长相有三四分相似,每次白凝霜看到她,目光都温和哀伤。

    “是,我就是白凝霜!”

    德妃愣愣的退后两步。

    她跟宁易是亲兄妹,从小她最崇拜的人就是哥哥,后来……哥哥长大之后,为了一个女子跟家中决裂,跟父母断绝关系,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京城。

    再次得知他的消息,是他为了保护白凝霜,被万箭穿心的消息。

    她伤心欲绝。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哥哥放弃父母,放弃一切,连命都不要的追随。

    现如今。

    看到白凝霜,她全都明白了。

    “你……”

    白凝霜看着她,笑容柔和,“你跟你哥哥,很像。”

    德妃鼻子一酸,眼泪骤然落下。

    “白凝霜!!”

    皇帝拍案而起,“够了!你当朕是什么!竟然敢当着朕的面提别的男人!”

    “在我心中,宁易才是我白凝霜的夫君!”

    皇帝更加恼怒,“自你入宫起,朕对你千依百顺,宠爱有加,你对朕……当真就没有一丁点真心?”

    “没有!”

    白凝霜冷下脸,满脸厌恶,“每次看到你,我都要用尽毕生的忍耐,才能忍住不跟你拼命!”

    皇帝恼羞成怒,“所以,你进宫就是为了报仇?”

    “是!”

    “那你入宫这么多年,有那么多机会对朕下手,为什么不动手!”

    白凝霜诡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下手!”

    皇帝愣住,“你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知道了。”

    当年。

    坠崖之后,她被人救起,救她的人医术高明。

    医毒不分家。

    那人毒术也非常厉害。

    她在山崖下,跟那人学了很久的毒术,最终,终于有所成。

    进宫之后,她不是没想过刺杀皇帝!

    可皇上身边高手如云,如果失败,她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所以,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用毒。

    入宫之前,她就给自己下了慢性毒。

    不出所料,入宫之后她凭着容貌被皇帝专宠。

    而皇帝却不知道。

    她每次侍寝,寝宫里点燃的熏香都会勾起她身体里的毒,继而……蔓延到他身上。

    几年下来,他如今的身体已经临近油尽灯枯。

    说白了。

    离死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