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眼神太差

    林绾绾浑身一震!

    “你……”

    他刚才说什么?

    他们虽然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虽然从一开始萧凌夜就在追求她,虽然他已经说好几次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也虽然她对他也很有好感。

    可他们都默契的没有说过“爱”这个字眼。

    这是她头一次从萧凌夜嘴里听到这个字,林绾绾内心相当的震撼。

    萧凌夜人冷话不多,真不像是能把爱宣之于口的人。

    林绾绾忍不住转身。

    两人四目相对。

    “你……”

    “绾绾,我爱你!”

    林绾绾有点懵,“你,你你你……”

    他的手落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手心灼热,烫的她身子一缩。

    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他轻轻的抚摸着那道伤疤,林绾绾不安的扭了扭。

    “别动!”

    “你……”

    萧凌夜闭着眼,说话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他清冷的声音难得的带着几分轻柔。

    “这道疤……很神圣。”

    “……”

    “想想看!曾经,有两个孩子在这里孕育,刚开始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慢慢的变成胚胎,又变成小婴儿,多么神奇的事情!”

    自从知道心肝和睿睿是龙凤胎之后,他的心里就很难受。

    如果他们早一点认识,早一点相爱。

    他是不是就能跟普通男人一样,能亲眼见证妻子的怀孕,然后共同期待着孩子在肚子里一点点长大。可以感受到第一次胎动,可以在她肚子大到不行的时候,托着她的小腹……也可以跟她共同期待初为人父母的心情。

    然而……

    这些普通夫妻都经历过的事情,他却错过了。

    “绾绾……谢谢你。”

    “呃?”

    林绾绾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谢谢你生下睿睿和心肝。”

    “……”林绾绾轻咳一声,“萧凌夜,不是我打击你……咳,说真的,如果四年前我知道肚子立怀的是除了萧煜之外,别人的孩子……我肯定老早就打掉了。”

    “……”

    萧凌夜脸色倏然黑了。

    落在她肚子上的手也僵硬起来。

    “咳……四年前,我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知道自己生了睿睿之后……我还想过偷偷把他送到福利院……”

    “……”

    萧凌夜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

    林绾绾拍拍他的肩膀,“虽然实话有些不中听,不过咱们还是要学会接受现实的。”

    “……”

    萧凌夜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怎么不说话了?”

    “……”

    他还能说什么!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冷淡,够不解风情,没想到这女人破坏起气氛来,比他有过之无不及。

    萧凌夜气闷的下了床。

    他默默的把被子掀开,露出她两条腿,又挽起她的裤腿,打开碘伏,用棉签沾了碘伏,给她消毒。

    林绾绾支起身子,眉头一挑,“你生气了?”

    “没有!”

    还说没有!

    那脸已经黑的不能看了好吗。

    她安慰他,“你看,我不是没把睿睿扔了吗!”

    “……”

    “而且我也没堕胎啊!”

    膝盖一痛,是萧凌夜握着棉签把碘伏擦到了破皮的伤口上,她疼的嗷嗷直叫,“萧凌夜,你是不是故意报复啊!”

    “……”

    他动作已经尽量放轻了。

    “你忍着点。”

    “嗷——疼啊!萧凌夜,你到底是给我擦药还是要我老命啊,咱们不带这样的啊……”

    “闭嘴!”

    “嗷嗷——我求你了,要不你把药给我,我自己擦吧。”

    萧凌夜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他根本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又生怕弄疼了她,心里紧张,动作也有些笨拙,她越是惨叫,他就越紧张,手底下的动作也越发的没有轻重。

    好不容易给她擦好碘伏,又用纱布把伤口包起来,萧凌夜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而林绾绾,生理痛外加膝盖痛,整个人都蔫蔫的。

    “早点睡吧,我去冲个澡。”

    林绾绾有气无力的点头。

    萧凌夜冲了个战斗澡,五分钟之后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看了眼时间。

    快凌晨一点了。

    看了眼大床的方向,她整个人蜷缩着,时不时的翻个身,看着很痛苦的样子。

    “睡不着?”

    “嗯!”

    肚子还是疼。

    “萧凌夜……要不你帮我买个止疼片吧……”

    “不行!”

    萧凌夜刚才上网搜索过,生理痛吃止痛片对身体不好。

    “喝水吗?”

    林绾绾摇头。

    他干脆把沙发挪到床边,在沙发上坐下来,跟她面对面,“我陪你说说话吧。”

    “好……”

    听人说说话能转移一下注意力。

    萧凌夜想了想。

    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更是出了名的冷场王,让他找话题,他一时间还真有些犯难。

    说亲情?

    林绾绾生母早逝,父亲又对她不好,唯一的一个姐姐经历也不好,提起来只会让她伤心。

    友情?

    除了阿胤和阿衍,他还真没见过她有什么朋友。

    爱情?

    说她过往的情史,跟找虐有什么区别!

    突然——

    萧凌夜脑袋里灵光一闪。

    上次,她醉酒给他打欠条那次,她提起她一个前任,还说他是天下第一帅。

    萧凌夜眸子一闪,不着痕迹的聊了起来。

    “刚才,你说如果四年前知道肚子里怀的不是萧煜的孩子,会堕胎?”

    林绾绾点头。

    那肯定的啊。

    如果当年不是萧煜误导她,她知道跟她发生关系的人不是萧煜的话……虽然会难过,可她肯定第一时间就吃避孕药了,那还会有怀孕的事情。

    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当时她年龄小不懂事,不知道吃事后药,最后发现怀孕,知道怀上陌生人的孩子,她第一反应肯定也是打掉啊。

    “你当时对萧煜感情很深?”

    “谈了三年,能不深吗。”

    “……”

    他真是找虐,提这个话题。

    可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聊了。

    “你怎么会看上他!”言语间对萧煜非常不屑。

    “……”林绾绾瞅他一眼,“这样说自己的亲侄子,真的好吗?”

    “呵——”

    轻飘飘的一个字,把对于萧煜的不屑表达到了极致。

    “……”

    “眼神太差!”

    “……”

    林绾绾咬牙,“靠!我也有眼神好的时候好吗,后面不是还有姬野火跟……”她声音陡然一顿。

    “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