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内分泌失调

    门口。

    姬野火面色纠结的看着萧衍。

    他今天就一场戏要拍,已经拍完了,所以准备跟林绾绾辞行,问过剧组的人,说绾绾往化妆间这边来了。

    他也没多想,就走过来了。

    谁曾想,自家三叔竟然在门口站着。

    特么。

    他在门口守门,不用想,他二叔肯定也在化妆间。

    “三叔……”姬野火闷闷的打招呼。

    “嗯!”想着他接下来的遭遇,萧衍目光里满满的都是同情,想了想,毕竟是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侄子,他拍拍姬野火的肩膀,忍不住提点他,“阿胤啊,以后……你还是离小绾绾远一点吧。”

    姬野火脸一黑。

    “三叔是为了你好。”

    自家老哥简直就是个醋精,对小绾绾身边的异性防备的跟什么似的。

    阿胤就是他头号防备的对象。

    毕竟,小绾绾在国外最惨的那段时间,他没有陪在身边,但是阿胤在啊。

    不用说他也明白,老哥心里不是味着呢。

    偏偏,小绾绾跟他关系又不错。

    越是这样,老哥就越是防备,阿胤就越容易……倒霉!

    “三叔……”

    “阿胤啊,听三叔的,早点放弃吧。”

    姬野火眼神闪躲,“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跟绾绾只是好朋友……”

    萧衍一愣。

    随后他认同的点头,“好朋友好,还是做好朋友比较好,呵呵——”

    “二叔在里面?”

    萧衍点头,“在呢。”

    姬野火面色一黯,“那我不进去了,等会儿你跟绾绾说一声……“

    化妆间的门突然打开。

    紧接着,林绾绾悄悄从化妆间里探出一个脑袋,发现门外站着的人是姬野火的时候,她拍拍胸口,松口气说,“吓我一跳,是你啊。”

    说着,她赶紧把化妆间的门打开,“快出来!”

    萧凌夜步伐沉稳的走出来。

    林绾绾这才转向姬野火,“你刚才说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

    姬野火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嘴唇上,背脊倏然紧绷,他死死的盯着林绾绾,眼神几乎要把她身上灼个洞出来。

    “姬野火,你怎么了?”

    姬野火僵硬的别开脑袋,“我的戏份拍完了,过来跟你打声招呼,我马上就离开剧组了。”

    “哦!”

    “你……”他看了眼萧凌夜,欲言又止,犹豫半天,他烦躁的扒拉着头发,转身就走,“算了算了,我回去了。”

    “……”

    怎么莫名其妙的。

    林绾绾眉头一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他这是怎么了?”

    萧衍干笑。

    林绾绾又转向萧凌夜。

    萧凌夜一本正经,“……内分泌失调。”

    “……”

    ……

    姬野火换掉戏服,穿回自己的衣服,一头绿色的头发格外的显眼。

    关勇揉揉鼻子,“野火,接下来去哪里啊?”

    “回家!睡觉!”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开车回去。”

    说着,不给关勇说话的机会,他已经拿着车钥匙头也不回的走了。

    姬野火心里窝了一团火。

    他气闷的飙车回锦宫,车窗全都降下,呼啸的冷风吹的他一头绿毛狂舞。

    路上,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他看了一眼,眉头一拧,下意识的挂断。

    不到五秒钟,手机再响起。

    他再挂断。

    再响。

    “靠!”

    姬野火低咒一声,眉头打结的接通了电话,“什么事?说!”

    “阿胤……”

    风很大,吹的柳婉黎的声音听的不太真切,可她的话还是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阿胤,你快回来,你爸晕倒了!”

    “吱——”

    一个猛刹车。

    汽车轮胎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面色一变,“你说什么?”

    “你爸晕倒了!”

    姬野火咬牙,方向盘猛打到底,车子立马掉转了一个方向,“我马上回去!”

    ……

    二十分钟之后。

    姬野火匆匆赶回别墅,停好车,他随手把车钥匙丢给佣人,大步冲进了客厅。

    “张妈,我爸呢?”

    “老爷在房间里躺着。”

    姬野火脸色大变。

    都晕倒了为什么不送医院?

    他来不及询问,人已经冲进了客厅,然而,到了客厅之后,他脚步却是一顿。

    客厅里。

    沙发上。

    柳婉黎穿着一身奢侈品套装,妆容精致,笑容柔和的坐在那里,她的身边坐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他进客厅的时候,柳婉黎正跟女孩说着话,一向不苟言笑的脸难得的堆满笑容。

    听到动静,她回头,一眼瞧见了客厅门口站着的姬野火,柳婉黎脸上的笑容更柔和了,她对姬野火招招手,“阿胤,快过来!”

    柳婉黎身边,女孩看到姬野火,眼底骤然爆发出灼热的光芒,她下意识的站起来,双手交握,紧张的看着姬野火。

    姬野火站在门口,脸色十分难看。

    不是说父亲晕倒了吗。

    既然如此,母亲还有心情衣着光鲜的跟小姑娘聊天?

    意识到被骗,姬野火面色漆黑。

    他想都不想,转身就走。

    客厅里的女孩顿时就愣住了,迷茫的看着柳婉黎。

    柳婉黎又羞又怒,厉喝一声,“站住!”

    姬野火的身形顿了顿。

    这个功夫,柳婉黎已经大步冲到了客厅门口,强行拉住他的手臂,“你上哪儿去?”

    姬野火目光发寒,“妈,这样处心积虑把我骗回来,有意思吗?”

    柳婉黎咬牙,她压低声音,“阿胤,算妈求求你,你跟这女孩好好聊聊行不行?妈妈不勉强你,如果聊完之后你觉得不合适,妈妈绝对不会强迫你们在一起。”

    呵——

    用父亲生病做理由,把他骗回家。

    就是为了让他相亲!

    多么可笑!

    “她又是哪家的女儿?”

    “孙家的。”

    孙家!

    他在大脑里搜索了一下,随即冷笑,“家里开银行的那个孙家?”

    柳婉黎面色一松,轻轻点头,压低声音说,“阿胤,这女孩是孙家的独生女,今年才二十岁,父母舍不得她出国,就让她在国内念的大学。她现在在云城大学读金融系二年级,还是个学生。”

    姬野火再次冷笑。

    柳婉黎死死拽住他,“妈妈好不容易才约到她来家里的……算妈妈求求你,你就跟她好好聊聊,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