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太巧了

    “妈!你开什么玩笑呢!”

    姬野火见柳婉黎沉默,就知道她在打这个主意,他大手一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妈,不是我说……就您对我二叔做的那些事情,我二叔这些年没有打击报复,那就是对您和我爸最大的慈悲了,你想让他帮您……您省省吧。”

    柳婉黎眸子一闪,“我没让你去求你二叔,你可以去求你爷爷!”

    “不去!”

    “阿胤!”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姬野火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是把我当枪杆子使呢。来来来,我给您分析一下,去求我爷爷,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我爷爷不帮忙,那我顶多就是损了面子。如果我爷爷肯帮忙,那我二叔肯定不干,现在萧氏集团的掌权人是我二叔,必须我爷爷施压,我二叔才可能帮忙。”

    “……我二叔这人,您别跟我说您不了解,从小就特别记仇,如果他知道是我给爷爷通风报信,以后还能有我的好日子过?妈!您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阿胤!”

    “得了,您不说我也知道您想说什么。您肯定是想说,这些年我跟二叔三叔他们关系亲近,指不定我二叔念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或者念在我是他亲侄子的份上,不跟我计较!是吧?”

    柳婉黎默认了他的说法。

    姬野火摆摆手,废话不说,直接甩袖而去。

    特么!

    他现在跟二叔是情敌关系!

    情敌好吗!

    让他去求二叔……

    特么。

    还不如直接降到天雷劈死他。

    “阿胤!阿胤!!”

    萧胤头也不回的走了,“妈,您想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吧,想让我去找爷爷,那是不可能的事儿!另外,我给您一个建议,如果您真的想求人,那就拿出个求人的姿态来,您和我爸亲自去求我爷爷,绝对比我去求效果更好。”

    说完。

    他不顾柳婉黎的怒吼,大步离开了别墅。

    别墅外。

    姬野火看着满天繁星,拢了拢外套,大步走向了车子。

    一分钟后。

    响起汽车的轰鸣声。

    ……

    别墅里。

    柳婉黎这次是真的气着了,面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妈,喝杯水消消气。”

    萧煜递过来一杯水,叹气说,“阿胤从小就是这样,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何必跟他生气。”

    柳婉黎挺起脖颈。

    她哪是生气!

    她是恨呐!

    那孩子怎么就这么没出息,非要在娱乐圈混日子。

    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从小到大,她不惜重金砸在两个儿子身上,想着望子成龙,想着让他们两个能有出息,变成优秀的男人。

    可这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

    尽管她要求严苛,尽管她找来的都是名师教导,可他们两个就是比不上萧凌夜。

    就是比不上他!!

    “妈,您别伤心了,我听您的话,会去相亲的。”

    挺傲萧煜的话,柳婉黎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

    她接过萧煜递来的水杯,喝了两口,嗓子舒服许多,然而,想起公司现在的情况,她又把杯子放到了茶几上,她拉着萧煜的手,“阿煜,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是真心为你们筹谋的人,别人,全都是靠不住的。”

    萧煜点头。

    他知道母亲说的是阿胤。

    “妈,阿胤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柳婉黎苦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妈……如果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我去老宅求爷爷。”

    萧煜不傻。

    这个时候就是在母亲面前表忠心的时候,母亲是家里的主心骨,父亲也听她的。

    所以,只要赢得她的心,就赢了一切。

    他去求老爷子?

    柳婉黎苦笑着没说话。

    她平时劝阿煜跟老爷子多走动,多走动!他就是不肯听,他这个孙子,多少年都没有见过老爷子了,他对老爷子没感情,同样的,老爷子对他也没有多少感情。

    这种情况下。

    老爷子能听的进他的话?

    柳婉黎不抱希望。

    一整天工作下来,她已经身心俱疲,她揉揉太阳穴,半闭着眼睛,“你先回去吧。”

    “妈,你没事吧?”

    “没事。”柳婉黎闭着眼,“相亲的事情我会给你安排的,等安排好,我给你发消息。”

    “好!”

    “回去吧。”

    萧煜点点头,似乎有些不放心,叮嘱了张嫂几句,这才缓步离开了别墅。

    ……

    院子里。

    萧煜没有马上离开,黑暗中,他靠在车身上,眯着眼,点燃了一根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指尖的烟立马燃烧了一半。

    他把没有吸完的烟仍在地上,用皮鞋狠狠碾灭。

    随即。

    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动作里透着一股狠劲儿。

    轰——

    他发动引擎,车子一阵轰鸣!

    车子如同利箭一样,飞射出去,径直往大学城的方向驶去!

    ……

    二十分钟之后。

    萧家别墅。

    柳婉黎洗漱好,抱着一台崭新的电脑,坐在卧室的大床上,继续关注着新闻的动向。

    “咔嚓——”

    房门打开。

    萧敬年满身疲惫的走了进来。

    “回来了?”

    “嗯!”

    萧敬年挂好公文包,扯开领口的领带,叹口气说,“事情很棘手。”

    柳婉黎立马合上电脑,听他说话。

    萧敬年走过来,走到床边坐下,“我今天跟当事人见面了,不管我提出多优渥的条件,她坚持不肯和解。”

    柳婉黎抿唇。

    “婉黎,你这边进展怎么样?”

    “不顺利。”

    柳婉黎把两个儿子的态度都说了,气的萧敬年骂了姬野火半天。

    半晌。

    他才冷静下来。

    柳婉黎把电脑放到床头柜上,她沉思了一下,这才开口,“敬年,你不觉得这次公司的事情……来的太凑巧了一点吗?”

    夫妻俩对视一眼。

    没错!

    是太巧了!

    前脚他们公司刚刚曝出卫生问题,问题才刚刚解决,这边就又曝出了更严重的情况。

    他们又不傻。

    这个时候如果还察觉不到有人故意整他们,那他们就白在商界混了这么多年了。

    “敬年,你觉得是谁?”

    “婉黎,你觉得是谁?”

    夫妻俩异口同声。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又齐齐说出了一个名字。

    “萧凌夜!”

    “萧凌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