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她本来就是我麻麻呀

    “麻麻?”

    姬野火震惊了!

    他手指颤抖的指着林绾绾,一张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这这这……都是什么情况!

    他在国外才待多长时间,为什么林绾绾就变成心肝的麻麻了?更重要的是,心肝喊了她,她竟然也答应了。

    这说明什么!

    这称呼是她默认的啊!

    “绾绾,心肝为什么会叫你麻麻?”半晌,姬野火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声音都是颤抖的。

    不等林绾绾开口,心肝就占有欲十足的抱住姬野火的脖子,嘟着嘴一脸不满,“阿胤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嘛,她本来就是我麻麻呀!”

    姬野火,“……”

    他一脸懵逼。

    什么叫本来就是!

    姬野火内心抓狂,谁来告诉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绾绾……”

    林绾绾头疼,她和萧凌夜现在的情况还真有些复杂,所以,看到姬野火疑惑的眼神,她也只能摊摊手,苦笑着说,“这个情况……有些一言难尽,等有时间了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

    特么!

    他现在就迫切的想知道原因。

    “麻麻,困!”

    “麻麻搂着你睡好不好?”

    心肝眼睛一亮,立马钻进林绾绾的怀里,“好!”

    林绾绾伸手就抱住了心肝,她低着头,眸光温柔的看着心肝,嘴里下意识的哼着哄她睡觉的歌曲。

    而心肝这个一向任性乖张的小丫头,竟然也老老实实的躺在她怀里。

    两人对视的时候,温情慢慢。

    姬野火,“……”

    为什么他有种这两个人本来就是母女的错觉!

    见鬼了!

    一旁。

    萧凌夜扫了一眼风中凌乱的姬野火,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他看向林绾绾怀里的心肝,深沉的眸子深处微光涟漪。

    带上心肝,果然是个明确的决定。

    ……

    “怪不得这牛排这么贵,真的好好吃啊。”林绾绾发出感叹,“肥瘦均匀,火候也正好,一口咬下去汁水鲜嫩,肉质绝佳而且嚼劲十足,怪不得卖这么贵还有这么多人愿意来吃。”

    “心肝也喜欢吃这家的牛排,等睿睿好了,我们再一起来吃。”萧凌夜含笑看她。

    “好啊好啊!”

    林绾绾一口答应下来。

    “……”

    姬野火咬牙,愤愤的切着餐盘里的牛排,用力之大,餐盘都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林绾绾顿时看向他,却见他一块牛排切的乱七八糟,而且一口也没有吃。

    “姬野火,你怎么不吃啊?”

    吃?

    他现在能吃的下才见鬼了。

    姬野火磨牙,“我不饿!”

    “……”

    不饿还带她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还点了这么多吃的?

    有病吧。

    “……”

    姬野火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尤其是看着林绾绾无辜的脸,他更是气闷的恨不得表演胸口碎大石。

    “你别管我,吃自己的!”姬野火心情十分不爽。

    “……”

    神经病吧。

    请她吃饭,自己不吃东西,还给她甩脸色。

    特么!

    如果不是心肝在这里,她有所顾忌,她才不惯他这臭毛病。

    浪费!

    林绾绾把自己的一份牛排吃的干干净净,为了防止浪费,一瓶红酒大部分都进了她的肚子。

    至于另外一半……

    多数都被姬野火喝了。

    萧凌夜是个天生的冷场王,而心肝又酒足饭饱的睡着了,姬野火有话想问,碍于萧凌夜在旁边,只能引而不发,偏偏林绾绾完全没意识到什么问题。

    于是。

    姬野火预测要吃两个小时的饭,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吃完了。

    因为心肝叫了林绾绾一句“麻麻”,彻底打乱了姬野火原定的表白计划。

    于是,表白自然也泡汤了。

    ……

    一个小时之后。

    林绾绾酒足饭饱,她满足的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好饱……”

    喝的红酒这会儿酒劲也上来了,她两颊酡红,目光迷离。

    “我们该回去了!”

    “哦!”

    心肝躺在林绾绾的膝盖上睡着了,身上还盖着林绾绾的外套,听到萧凌夜的声音,林绾绾下意识的抱起心肝。

    “你别动,我来!”

    “哦!”

    林绾绾脑袋有些混沌,她呆滞的挠挠头,“那你抱吧。”

    她意识还没有彻底消失,心里也知道自己喝醉了,怕把心肝给摔了。

    腿上一轻,萧凌夜已经抱起了熟睡的心肝。

    “走吧。”

    “哦!”

    林绾绾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条腿有些虚浮。

    萧凌夜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他蹙眉看她,“没事吧?”

    “萧凌夜,地板怎么在旋转啊……”

    萧凌夜叹息一声,“你扶着我,我们一起下楼。”

    “哦!”

    于是,萧凌夜一边抱着心肝,一边扶着林绾绾,一行三人踩着地毯,无比自然的离开了。

    身后。

    姬野火,“……!!!”

    靠!

    他是空气吗!

    就这样……一句话都没有的……走了?

    姬野火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燃烧了一半的蜡烛,咬咬牙,站起身,大步跟了上去。

    “二叔,等等我!”

    ……

    电梯里。

    十六楼有专属电梯,所以从头到尾也只有他们几个人。

    电梯里都是酒气。

    林绾绾喝醉酒,也忘了跟萧凌夜保持距离了,靠在他的胳膊上,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

    “二叔,我扶着她吧。”

    姬野火的手还没有伸出去,就看到萧凌夜侧着头,眸光沉沉的看了过来。

    他面无表情,眼神清冷。

    姬野火的手被冻的生生僵在半空中。

    “二叔……”

    “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此时,电梯已经到达一楼。

    “叮——”

    一声轻响,电梯的门已经打开。

    萧凌夜一手抱着心肝,一手牵住林绾绾,头也不回的走出电梯,淡淡的说,“既然不麻烦,那你就把帐结了吧。”

    “……”

    姬野火心脏狂跳。

    气的!

    他捂着胸口,半天没憋出一个字。

    靠!

    破坏了他的表白大计,带走了他要表白的女人,竟然还要他去结账!!

    简直丧尽天良!

    姬野火一边在心底咒骂,一边默默的去结了帐。

    ……

    停车处。

    萧凌夜把熟睡的心肝放到后座,然后揽着林绾绾,准备扶她上副驾驶座。

    姬野火脑袋一热,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步冲了过去,伸手就拦在了车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