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你跟心肝……能比吗

    当时,妈咪都联系好了小诊所,要去割肾。

    他偷偷听到妈咪和医生的对话,拦住她,并且威胁妈咪,如果她去卖肾,他就一头撞死。

    他抱着她,哭的撕心裂肺。

    妈咪这才打消了念头。

    从那之后,他就恨透了亲生父亲!

    如果没有亲生父亲,妈咪就不会生下他,日子就不会这么难过。如果不是亲生父亲抛弃了他们,妈咪就不需要一个人承担他所有的开销。

    所以。

    当得知萧凌夜是他亲生父亲的时候,他原本的那些好感立马的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深刻的恨意。

    “你恨我?”

    “别说了!”睿睿闭上眼,抗拒的意图很明显,“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态度相当排斥。

    萧凌夜面色微暗,倒是没有勉强他一下子就接受他。

    想想也是!

    他和心肝明明是一对龙凤胎。

    心肝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像个尊贵的小公主,家里条件好,就算她是早产儿,也调养得当,健健康康的长大。

    而他,从小跟着绾绾,母子俩受尽苦楚。

    突然冒出来一个从来没管过他,问过他的亲生父亲……他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萧凌夜面色有些萧瑟,他移开凳子,跟他拉开距离,让他心里舒服点。

    但是他的态度还是要摆明的,“睿睿,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咪,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会努力补偿你们的。”

    林睿闭着眼,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再次冷场。

    幸好,心肝和萧衍很快就回来了。

    “哥哥,哥哥!我给你买了鲜榨橙汁儿哦,你快尝尝好不好喝,如果你喜欢,明天我还给你买。”

    心肝捧着一杯橙汁,小跑到床前。

    睿睿挣扎着坐起来。

    萧衍看他行动不便,赶紧去扶他。

    睿睿冷眼扫他一眼。

    呃!

    这眼神……看上去不太友好啊。

    萧衍愣了一下,就在他愣住的三秒钟里,睿睿已经自己坐了起来。

    萧衍摸摸鼻子,抬头望天。

    唔……

    是错觉吗。

    他怎么觉得睿睿好像不太欢迎他呢。

    “哥哥,怎么样怎么样,好喝不好喝?”

    “甜!”

    心肝眼睛亮亮的。

    “你怎么没买一杯?”

    心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忘记了……”

    光想着哥哥要喝橙汁,她用最快的速度就买回来了,走到半路才想起,她自己没买。

    “笨死了!”

    睿睿捧着杯子,把吸管凑到心肝嘴边,“尝尝。”

    心肝抿了一小口,“哇!真的很甜哎!”

    “多喝点。”

    “哥哥还是你喝吧,我不渴。”

    嘴里说着不渴,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橙汁没有挪开。

    睿睿拍拍她的脑袋,“哥哥身体还没有康复,喝不了这么多……”

    “真的?”

    睿睿严肃脸,“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也是哦。

    睿睿把橙汁递给小丫头,“你多喝点,给哥哥留一点就行了。”

    “好!”

    小丫头立马捧着杯子,就着吸管,欢快的喝了起来。

    睿睿看她的眼神十分温柔。

    见状。

    众人心中稍稍欣慰。

    “睿睿,你看这是什么?”萧衍嘿嘿笑着凑过来,神神秘秘的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当当当当!送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林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是一个九阶魔方。

    他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呃……”萧衍笑容一僵,“不喜欢?”

    “哥哥,这是二叔特意给你买的哦,他说你平时喜欢玩儿魔方,让你在病房里打发时间用的。”

    睿睿淡淡的说,“谁说我喜欢玩魔方?”

    心肝一愣。

    萧衍也愣了一下,“呃……你不喜欢吗,之前在锦宫……”他玩老哥送的那只魔方,明明玩的很高兴的样子。

    “哄小孩的东西,幼稚死了。”

    “……”

    萧衍又不傻,这个时候如果没看出睿睿是故意针对他,他就白活这么大了。

    他哭丧着脸,“睿睿,你不带这样玩儿的啊,你拍拍胸脯说,二叔之前对你怎么样。不能因为我妈得罪你了,你就一棒子把我也打死了啊,我多屈的慌啊。”

    睿睿眼皮都没抬一下,“不屈。”

    “谁说不屈的,我……”

    睿睿打断他,“谁让你姓萧!”

    “……”

    就因为他姓萧,所以就连他一起恨上了?

    不对啊!

    萧衍立马指出,“心肝也姓萧,怎么没见你记恨她呢?”

    睿睿接过心肝送来的橙汁,冷硬面部都柔和了起来,他吸了口橙汁,嘴里立马甜丝丝的,吞下橙汁,说出的话却无比毒舌。

    “你跟心肝……能比吗?”

    “……”

    特么!

    扎心了!

    ……

    医院旁边不远处就有一个菜市场,林绾绾买了新鲜的瘦肉,又买了馄饨皮,没有在菜市场停留,很快就回到了医院。

    刚进病房,就察觉病房的气氛不太对劲。

    几个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人说话。

    气氛诡异的不行。

    “这是……怎么了?”

    “妈咪你回来了!”睿睿原本没有表情的小脸立马洋溢出灿烂的笑容,他摸摸肚子,“妈咪,我好饿。”

    “马上去给你做。”

    “嗯!”

    林绾绾也没有多想,眼看着天快黑了,赶紧钻进了厨房。

    她一走。

    林睿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没了。

    萧衍,“……”

    这变脸速度也忒快了吧。

    连缓冲都不带缓冲一下的。

    厨房里水龙头打开,很快里面就传来切肉和剁馅儿的声音。

    林睿随意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天快黑了……”

    言下之意。

    你们都可以走了。

    被这样直白的赶人,姜宁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我挺好,不用看。”

    一句话噎的姜宁不知道说什么了。

    老爷子清清嗓子,他冲萧衍说,“阿衍,走了!”

    萧衍不想走。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吃到小绾绾做的饭了。

    别说!

    小绾绾的手艺是真好,光是想想他都要流口水了。

    萧衍笑着凑到睿睿面前,讨好的说,“睿睿,打个商量呗,要不,我吃碗馄饨再走?”

    睿睿眸光凉飕飕的,“你那胃……我妈咪得多剁多少馅儿!”

    “……”

    萧衍泪奔!

    这这这……这是在变相的说他是饭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