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再次冷场

    病房。

    气氛诡异。

    林睿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出来之后,就像是看不到萧家的人,只跟林绾绾还有心肝说话。

    其余人全都被当成了空气。

    包括萧凌夜和萧衍。

    心肝粗心大意,没发现这一点,林绾绾却发现了。

    “睿睿……”

    “妈咪,我有点饿了。”

    “你想吃什么?妈咪给你做。”

    睿睿歪着头想了想,“睿睿想吃妈咪亲手做的小馄饨,皮薄肉多的那种。”睿睿小声抱怨,“这两天都快饿死了。”

    林绾绾心疼的不得了。

    她摸摸睿睿的头发,“你等一会儿,妈妈马上下楼买东西,然后做给你吃。”

    “嗯!”

    这两天他一直在输液。

    不吃不喝全靠挂营养针维持体力,刚才护士已经交代了,说他已经能吃东西了,但是要以容易消化的为主,馄饨是可以吃的。

    林绾绾带上手机钱包,又戴了墨镜和口罩,确认不会被人认出来之后,才离开病房。

    她一走。

    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就冷了。

    睿睿抿了抿嘴唇,看都不看房间的几个人,闭目养神。

    众人,“……”

    这会儿,连粗枝大叶的心肝都发现不对劲了,她挠挠头发,“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啊?”

    睿睿这才睁开眼睛,对心肝他还是很温柔的,摸摸她的小脸,“妹妹乖,哥哥是累了。”

    “哦!”

    再次冷场。

    睿睿躺在床上,拉着心肝的手,目光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定定的落在萧凌夜身上。

    萧凌夜抿着唇,“阿衍,你带心肝出去玩一会儿。”

    “啊?”

    萧衍愣了一下,他看看萧凌夜又看看睿睿,明白了什么,“哦!”

    然后走到心肝面前,“心肝,走,二叔带你去的买好吃的。”

    “不要!”心肝一脸嫌弃,“心肝要吃麻麻做的馄饨。”

    “……”萧衍,“那二叔带你去楼下转转。”

    她才不要呢。

    她要跟哥哥在一起。

    刚想拒绝,睿睿捏了捏她的手心,心肝立马眼睛亮亮的看过来,“哥哥!”

    “哥哥想喝橙汁儿,妹妹可以去帮我买一杯吗?”

    哇!

    哥哥在找她帮忙哎!

    心肝顿时有种被委以重任的感觉,她拍着小胸口,“马上给你买来!”

    心肝拿着钱,“蹬蹬蹬”的跑远了。

    萧衍赶紧大步跟上去。

    ……

    “你把她们支走,是有话对我说吧?”

    睿睿面无表情,“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的。”

    萧凌夜搬了个凳子,坐到床边。

    “你说吧,我听着。”

    “以后离我妈咪远点!”小家伙眯着眼,语气森然。

    这是……警告他!

    萧凌夜抿唇,“为什么?”

    之前,不知道他是他父亲的时候,睿睿对他的态度还挺好的,现在反而冷了。

    小家伙扭头随意扫了眼姜宁和老爷子,虽然他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可气势不减,眸光发寒,面色严峻。

    “你们一家人,都不是好人!”

    姜宁忍不住了,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床边,想碰触睿睿,睿睿顿时缩起身体,防备的看着她。

    姜宁的手就那么生生的僵在半空中。

    她瞧着睿睿的小脸,越看越像是凌夜小时候,尤其是嘴巴和鼻子,跟凌夜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她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姜宁讪讪的收回手,愧疚的说,“睿睿,是奶奶对不住你,奶奶之前不知道……”

    睿睿冷着脸打断她,“你是心肝奶奶,不是我的!”

    这是……

    不打算认她了?

    姜宁眼圈发红,“睿睿……”

    林睿已经毫不犹豫的别过头去。

    他看向萧凌夜,“我们有血缘关系,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也仅此而已!我不会认你,也不会肖想你们家的财产,你们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睿睿!”

    “你们愿意让心肝给我捐献骨髓,我很感谢你们。等我做完手术,出院了之后,我跟妈咪会从锦宫搬出来,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再不相干!”

    他语气冷然,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萧凌夜喉咙发紧,浑身紧绷。

    “睿睿……是不是因为我?我绑架了你是我不对,可你爸爸是不知情的,你怎么能连他也不认!他为了你。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那是他的事情,我没让他这么做。”睿睿说的十分无情。

    姜宁被堵的哑然。

    “你……”

    怎么这么冷血!

    老爷子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赶紧扯扯她的袖子,阻止她说下去。

    姜宁不甘的闭上嘴。

    一直没开口的老爷子终于说话了,他和善的看着林睿,“小家伙,你是觉得我们对你妈咪有恶意,所以不肯认我们,是吗?”

    小家伙抿着嘴唇,面色严肃,像个小大人。

    闻言,他看了老爷子一眼,没有否认。

    “之前,我妻子的确是为了破坏你妈咪和凌夜,所以才会绑架你,这一点,我替她向你赔罪,对不起!”

    小家伙抿着嘴唇。

    终于有了个明白人。

    “道歉也弥补不了你们对我妈咪的伤害。”

    “是的。”老爷子点头,“所以我们接下来打算弥补你妈咪受的伤害,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老爷子说的十分诚恳。

    小家伙面上犹豫了一秒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萧凌夜,眼睛里浮现出深刻的恨意。

    没错!

    就是恨!

    在知道萧凌夜是他父亲的那一刻开始,他对他就只剩下了恨!

    在他的认知里,妈咪可以跟任何人在一起,唯独不能跟他的亲生父亲在一起。

    亲生父亲!

    这四个字是他的逆鳞。

    虽然从小到大,妈咪从来没有提过他的父亲,也没有在他面前说过他的任何坏话。

    可他就是恨他。

    从他有记忆开始,妈妈就在拼命的为生活奔波。他是早产儿,从小体质就不好,经常生病。最难过的时候,妈咪接不到戏,身上没有钱,他们在M国人生地不熟,也没有认识的朋友,借钱都借不到。

    恰逢他生病……没钱治疗的时候,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都卖掉,她去卖过血!

    甚至去卖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