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老子惯的,你有意见?

    姐妹俩还没有说完话,萧凌夜就抱着心肝,跟周霖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萧凌夜和周霖认识多年,但是并未深交,两个人都是各自领域里的顶尖人物,此时因为林绾绾姐妹,两人的关系反而有种微妙的转变。

    萧凌夜眸子一闪,“周先生,林悦的事情,还没有谢谢你。”

    “叫我名字就好。”

    “周霖!”

    “萧凌夜!”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该我谢谢你才对。”

    萧凌夜眉头一挑。

    周霖温和的笑起来,“你把她送到我这里。”

    这是真的对林悦有意思了。

    萧凌夜沉吟片刻,把丑话说在前面,“绾绾就这么一个姐姐,十分重视,林悦的过去你应该知道一些,她不想让林悦伤心。”

    言下之意,如果你不是认真的,就别招惹她。

    周霖呵呵一笑。

    他这是……被警告了?

    有生之年,这倒是头一遭。

    他靠在长椅上,下意识的把玩腰间的挂坠,伸手才发现腰间已经空了,这才想起把挂坠送给了心肝。

    他动作舒缓,透着一丝矜贵,眸光中寒光乍现,整个人都显得凌厉了起来,“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说完。

    两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嘴角徐徐勾起。

    “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

    “是的!”

    ……

    病房里。

    林悦还劝着林绾绾。

    林绾绾脑袋乱乱的,根本听不进去。

    “姐……你别说了,我现在只想看着睿睿赶紧好起来,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林悦叹口气。

    也对!

    是她操之过急了。

    睿睿是绾绾最重要的人,他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她怎么可能有心情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

    两人沉默的功夫,萧凌夜抱着心肝,和周霖一起进了病房。

    看到周霖,林悦下意识的往林绾绾身边缩了缩。

    林绾绾,“……”

    这个周霖看上去挺温润无害的,但是姐姐看上去挺怕他的样子。

    “聊完了吗?”

    林悦横眉竖目,“老板,我请了假的!”

    周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你的假期还剩下不到五分钟!”

    “……”

    林悦面色顿时僵住。

    “绾绾……”

    “姐,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你有工作就快点去忙吧,睿睿的手术要等到两天之后才会做呢。”

    林悦恋恋不舍,“那……等睿睿手术的时候我再过来。”

    “嗯!”

    林悦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想到什么,她又跟林绾绾说,“你放心,新闻的事情我会在媒体面前帮你澄清的。”

    听到这里,萧凌夜突然开了口。

    “这件事恐怕暂时还不能澄清。”

    林悦一愣,“为什么?”

    周霖走过来,一身黑袍清冽如风,“这几天的传闻闹的沸沸扬扬,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你出面澄清,网友们也会觉得你是在替自己的妹妹遮掩!”

    林悦面色纠结,“那……就这样任由新闻发酵?”

    “当然不是!”周霖站定在她面前,他抬眸,看了一眼镇定的萧凌夜,“据我所知,华夏传媒已经在官方微博放出消息,三天后会在滨海大酒店开设记者招待会。”

    林悦眨眨眼,听明白了。

    “萧先生,你是有洗白绾绾的办法了吗?”

    萧凌夜没有正面回答,只沉声说,“到时候的记者招待会,恐怕要麻烦你出席一下。”

    “好好好!只要能替绾绾正名,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答应之后,她又有些心虚的看向周霖。

    “老板,我三天后要请假一天。”不等周霖说话,她脸色又是一变,“如果你不批,我就辞职不干了!”

    “我说不批了吗?”

    林悦顿时松口气。

    周霖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你今天的假期已经超过两分钟,再不去公司,这个月的全勤就没了。”

    全勤!

    林悦大惊。

    她赶紧抓起包包,忍不住又转头抱了林绾绾一下,“绾绾,姐先走了!今天的事情姐姐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绝对不许有下一次。下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个通知姐姐,知道吗?”

    林绾绾心头滚烫,重重回抱住林悦,闷闷的说,“姐,我知道了。”

    “那姐姐先走了,后天睿睿做手术的时候姐姐再来。”

    “好!”

    林悦跟心肝摆摆手,“心肝,姨妈下次再来看你。”

    心肝乖乖点头,“姨妈再见!”

    “再见!”

    林绾绾目送两人离开,眸光含笑。

    真好!

    姐姐现在比之前死气沉沉郁郁寡欢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

    下午。

    林睿要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出来。

    快到时间的时候,林绾绾和萧凌夜以及心肝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这样重要的时刻,就连姜宁和老爷子以及萧衍也来了。

    姜宁守在门口,惴惴不安的样子。

    之前毕竟是她让人绑了林睿,也是她害的林睿病发,之前不知道林睿是她孙子的时候她就有些愧疚,现在愧疚更是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老爷子就守在她身边,不停的安抚她。

    “别担心,那孩子不会怪你的。”

    萧衍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抖着腿阴阳怪气的说,“那可不一定,反正换成是我,谁差点害死我,我肯定记恨一辈子的。”

    “老公……”

    姜宁眼眶立马就红了。

    老爷子狠狠瞪萧衍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萧衍冷哼一声,“我妈就是被你惯坏的!”

    “特么,老子惯自己老婆,你小子有意见?!”

    老爷子一脚踹过去,萧衍“嗷”的叫唤了一声,一个健步窜出去,躲到萧凌夜身后,“爸!你谋杀啊!”

    “给老子闭嘴!”

    “闭嘴就闭嘴,凶什么凶。”

    老爷子还想说什么,就看到重症监护室的房门被从里面打开,紧接着,两个护士就推着床,把林睿从里面推了出来。

    林睿还输着液,挂着氧气。

    这才过了多久?

    他原本就清瘦的身板好像又瘦了一圈,小脸惨白,眼睛都快凹下去了。

    小家伙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看众人的眼神像是看空气一样,无悲无喜。目光落在林绾绾和心肝身上的时候,他脸上才有了点儿喜色。

    “妈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