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关心则乱

    “你今天晚上,就打算睡在这里?”

    这么冷的天,房间里又没有开暖气,他就这么睡一夜,明天不感冒才怪了。

    隔壁明明还有一个房间。

    萧凌夜眸子一闪,“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就去别的地方。”

    林绾绾,“……”

    特么!

    她真是多管闲事!

    他想找病跟她有什么关系!

    林绾绾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随你!”

    说着,她翻个身就继续睡了。

    身后,萧凌夜眸子闪烁,嘴角徐徐勾起。

    ……

    一个小时后。

    林绾绾烦躁的不停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她两只胳膊放在被子外面,没几分钟就觉得两只手臂冻的凉飕飕的。

    她赶紧又把手缩进被窝里。

    悄悄翻了个身。

    昏黄的床头灯下,萧凌夜看上去格外可怜。

    他似乎已经睡着了,蜷缩在沙发上,呼吸均匀,躺在狭小的沙发上肯定不舒服,身上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他姿势别扭的侧躺在沙发上,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

    林绾绾磨牙。

    神经病吧!

    明明隔壁就有一个空房间,有床有枕头有被子的,偏偏要谁在这小小的沙发上。

    就算睡沙发,好歹也去隔壁房间抱一床被子盖着。

    这样装可怜算是怎么回事。

    算了算了!

    他要找虐她有什么办法!

    不管他!

    林绾绾狠狠心,翻个身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过去……

    特么!

    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他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外套掉在地上的画面。

    该死的!

    虽然明明知道他有装可怜的成分,可她到底是没有忍住。

    她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

    她安慰自己。

    接下来睿睿的手术还需要他帮忙,如果他病倒了,对睿睿肯定有影响。

    而且心肝身体刚刚恢复,如果萧凌夜生病了,再不小心传染给心肝……

    心肝可是她失而复得的女儿。

    她这都是为了心肝考虑。

    对!

    都是为了睿睿和心肝!

    默默的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林绾绾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她踩着拖鞋,放轻动作,去隔壁房间抱了床被子过来,小心翼翼的盖到萧凌夜身上。

    期间,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

    他的手指冰凉刺骨。

    林绾绾赶紧把被子盖到他身上。

    看着地上的西装外套,她弯腰捡起地上的西装,把外套搭在沙发扶手上。

    她穿的单薄,做好这些已经冷的瑟瑟发抖了,赶紧掀被子躺到温暖的被窝里。

    熟睡的心肝咕哝一声,马上就依偎在她怀里。

    林绾绾心里一片温热。

    她在小丫头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即就关了床头灯,躺下安心睡觉。

    黑暗中。

    沙发上,原本“熟睡”的萧凌夜睁开眼睛,看着大床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实际上。

    他根本就没有睡意。

    他的失眠症在遇到林绾绾之后虽然好转了一些,可也没有恢复到随便在什么恶劣的条件下都能睡着的状态。

    而她……

    明明知道她有失眠症,却忘了这一茬。

    这说明什么?

    关心则乱啊!

    萧凌夜无声的笑起来。

    ……

    翌日。

    一大早。

    林绾绾还没有睡醒,就听到房间里小声说话的声音。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心肝亮晶晶的眼睛。

    她已经穿好衣服,正趴在床上,正拿着铅笔画着什么,见她醒来,心肝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麻麻,早安!”

    “早!”

    林绾绾撑着身子坐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眼沙发的位置,却见沙发上已经空空如也。

    “粑粑去盥洗间洗漱了。”

    林绾绾嘴角一抽。

    她什么时候问萧凌夜了。

    “咳……心肝,你在干嘛啊?”

    “心肝在画麻麻呦!”心肝把画纸拿起来,凑到林绾绾怀里,“麻麻,你看心肝画的好不好?”

    林绾绾瞥了一眼,眼睛疼。

    妈呀!

    那素描纸上是她吗!

    黑糊糊的一片,浑身长毛似的,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如果不提前告诉她,这画的是她,恐怕她还以为是个猴子……

    “麻麻,好看吗好看吗?”

    林绾绾看着她期待的大眼睛,实在没办法违心的夸奖她,含糊的说,“唔……挺抽象的。”

    心肝像是得到了夸奖,眼睛更亮了,“哈哈!心肝最厉害了,心肝以前都没有学过画画,竟然画的这么好,心肝简直太有天赋了。麻麻,心肝决定了,心肝以后要学画画。”

    林绾绾,“……”

    还是别了吧。

    老师会被气死的。

    两人在床上说了会儿话,就瞧见萧凌夜从盥洗间走了出来,他洗了个澡,黑发遮眉,正往下滴着水,他换了身衣服。

    灰色的粗线毛衣,搭配一条黑色的休闲裤。

    十分居家的打扮,冷硬的气质都柔和了几分。

    萧凌夜一边擦拭滴水的头发,一边拿了个纸袋子递给林绾绾。

    “什么东西?”她垂下眼。

    “你的换洗衣服。今天早晨刚让人送来的,等会儿你也洗个澡,精神能好一些。”

    “哦!”

    林绾绾默默的接过袋子。

    两人心领神会,都没提昨天被子那一茬。

    “去洗漱吧,我去楼下买早餐。”萧凌夜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刚才宋连城来过,说要先给心肝做个常规检查。还有睿睿那边……睿睿的情况已经被药物控制了,今天就能离开ICU,然后做一系列的检查,为后天的手术做准备。”

    林绾绾眼眶有些发热。

    太好了!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

    终于找到合适的骨髓给睿睿做移植。

    她看向心肝。

    心肝吃的肉嘟嘟,眼睛明亮,脸颊是健康的红晕。

    等睿睿好了。

    也能像心肝这样健康了。

    “心肝,谢谢你!”

    心肝嘟起嘴巴,“麻麻,你说什么呢,能救哥哥,心肝不知道多开心呢!”

    以前心肝不知道睿睿生病,所以对于他每天窝在家里的行为表示非常不理解。

    现在她知道了,他以前是身体不好,所以必须小心,不能做任何有危险的动作,怕受伤感染。

    心肝都想好了,“等哥哥好了,心肝要跟哥哥一起去游乐园,去玩过山车,还要跟哥哥一起去海洋馆,把哥哥以前没有玩过的那些的游戏,全都玩一遍!”

    林绾绾摸摸她的爆炸头,笑意温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