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对不起and谢谢你

    萧凌夜神色自然的删除了通话记录。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看着萧衍要走,萧凌夜突然叫住他,“等等!”

    “哥……”

    “你别去了,这件事……我亲自处理!”

    萧衍默默的替萧煜点了根蜡。

    嗯!

    很好很优秀。

    惹怒老哥,让他亲自动手……等死吧。

    别看他这个人淡漠如水,实际上记仇着呢。

    阿胤跟老哥关系不错,可他不过是说了他几句坏话,就被发配到M国去了,萧煜这个不受待见的……结果必然更惨啊。

    谁让他不长眼想挖老哥的墙角呢。

    活该!

    萧凌夜掏出手机,默默的给老爷子拨了个电话。

    “爸!”

    “怎么了,是不是医院那边又有什么情况了?”

    “不是!”

    老爷子松口气,“那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萧凌夜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指骨轻轻的敲打着椅背,“恭喜你,要做太爷爷了!”

    电话那端静了三秒钟,“你是说……萧煜或者是萧胤……弄大了别人的肚子?”

    “不是!”

    “呃?”

    “你大孙子萧煜,想抢我的女人,把你孙子变成重孙子!”

    老爷子又静了三秒钟。

    片刻之后,他怒吼,“这孙子!他简直胆大包天!”

    他刚刚知道自己有孙子,还没来得及相认。

    那厮竟然想把他孙子变成重孙子!

    简直不能忍!

    老爷子怒吼,“他什么意思!林绾绾不是跟他谈过,还是他主动跟别人分的手吗,怎么,现在又想吃回头草了?这孙子不是刚刚跟那个林薇求过婚?敢情还想着让她们姐妹俩共事一夫呢!”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要跟自己的二叔抢女人!

    特么!

    谁给他的胆子!

    “凌夜,你不用看我的面子,那蠢货随你怎么教训!”

    萧凌夜挂断了电话。

    一旁。

    萧衍,“……”

    阴险啊!

    老哥这一招太阴险了。

    老大他们一家虽然被赶出了家门,可老大毕竟是老爷子的亲生骨肉,老爷子本来就重感情,现在年纪大了,再加上老大重病……老爷子早就心软,想跟老大一家重归于好了。

    只是碍于老妈,所以一直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但是私底下,他还是非常疼爱萧煜和萧胤的。

    而老哥这一通电话。

    算是彻底绝了老大一家要回来的可能了!

    什么仇最不能忘?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萧煜这是要撬老哥的墙角,日后老哥要对付起萧煜,老爷子都没办法帮忙说话。

    直接断了萧煜所有退路!

    绝!

    够绝!

    萧衍佩服的五体投地,默默的对自家老哥竖起大拇指。

    “哥,你太厉害了!”

    挂断电话,萧凌夜又恢复了冷脸。

    听萧煜的语气,这不是他第一次要求林绾绾做他情人了!

    很好!。

    敢觊觎他孩子的妈……

    萧凌夜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

    病房里。

    林绾绾睡的不沉。

    萧凌夜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她就睁开了眼睛。

    “吵醒你了?”

    林绾绾垂下眸子,“没有!”

    她从床上坐起来,一双小手却紧紧抓住她胸前的衣襟,看着在她怀里熟睡的小丫头,林绾绾眸子柔和下来。

    她侧了侧身,小丫头立马在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流着哈喇子睡的更熟了。

    秋夜清冷。

    林绾绾动作轻柔的替小丫头掖好被子。

    抬头看到萧凌夜时,她的眸光又一寸寸的凉了下来。

    两人相对无言。

    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同样。

    这也是他们知道真相之后,第一次独处。

    “绾绾……对不起!”

    林绾绾身形僵硬。

    萧凌夜走到床边的沙发上坐下,跟她拉近距离,见她侧目看向别处,他苦笑着说,“四年前是我伤害了你,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

    上一次,她醉酒。他没有控制住亲近了她,结果她惊惧的浑身发抖。

    现在联想起来,应该是四年前他被下药……那一次给她造成了心理上的创伤。

    “还有……谢谢你!”萧凌夜看了心肝一眼,诚挚的说,“谢谢你替我生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

    萧凌夜心里愧疚更多。

    今天,许易把她在M国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

    她一个人,刚刚生完孩子,月子都没有做,身无分文,带着一个早产的孩子在异国他乡。

    他都不敢想象她刚到M国的时候是怎么生活的。

    而这一切。

    全都是他造成的。

    他只能下定决心……往后余生,他会把亏欠他们母子的,加倍的还给他们。

    林绾绾躺下,背对萧凌夜。

    当年!

    她怀着八个月的身孕,知道真相之后,恨那个牛郎恨的要死。

    她觉得是他毁了她的一生。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更恨的人是林薇和萧煜。

    因为,只要林薇有害她的想法,就算不是这个牛郎,还有下一个。

    就凭当时的她,不可能躲得掉的。

    更甚至。

    她在得知睿睿的父亲是萧凌夜时……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松口气。

    心里冒出的那个念头竟然是……幸好是他!

    她庆幸睿睿的生父是他,而不是那个让她看一眼就恶心想吐的刘铭!

    可庆幸归庆幸。

    她实在忘不了睿睿失踪时她的惊恐,想着这一切都是他母亲做的……她就忍不住迁怒他!

    夜色渐深。

    萧凌夜关掉了病房里的大灯,只开了床头柜一盏昏黄的台灯。

    脚步声停在身后,林绾绾没有转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

    脚步声渐渐远去。

    这是要回另一个房间睡了吧。

    林绾绾松口气。

    可过了半天,她也没有听到另一个房间的房门打开的声音。

    林绾绾忍不住翻了个身。

    就看到萧凌夜正躺在房间的沙发上,他长手长脚,沙发根本就装不下他,他脱掉西装外套,盖在身上,就穿了一件白衬衫,就那么窝成一团,显得十分可怜。

    他原本闭着眼,听到林绾绾翻身的声音,立马睁开了眼睛。

    “很晚了,睡吧!”

    “……”

    夜色如水。

    秋夜更像此刻高悬的月色一样,带着清冷的凉气。

    林绾绾嘴巴动了动,到底没忍住。

    “今天晚上,你打算就睡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