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再做个亲子鉴定?

    林睿小脸一黑。

    姐姐?

    他看了一眼心肝,脸上的嫌弃之色连氧气罩都盖不住。

    心肝怒,“弟弟,你这是什么眼神哪?”

    嫌弃的眼神!

    睿睿看一眼心肝,“我是哥哥……”

    “可是麻麻明明说我是姐姐的嘛!”心肝嘟起嘴巴,一脸不开心。

    “妈咪说了……她是剖宫产。”

    是啊。

    有问题吗。

    心肝疑惑的挠挠爆炸头。

    睿睿喘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剖宫产……谁在上面肯定就是……谁先被拿出来。如果是顺产,肯定我先出生……所以,我是哥哥。”

    心肝一脸懵逼。

    还有这种说法?

    心肝又挠挠头,“可是……如果是顺产,也有可能是我先出生啊。”

    “不可能!”睿睿断然否决。

    “为什么?”

    “因为你又笨又胖……肯定,跑不过我。”

    好像……也是哦。

    心肝成功的被忽悠了。

    “所以,我还是哥哥……”

    “哦!”

    心肝郁闷的点点头,“知道了……”

    在睿睿定定的眼神下,她嘟起嘴,无奈的喊了一身,“哥哥!”

    睿睿心满意足的笑了。

    心肝看他笑了,郁闷立马被一扫而空了。

    唔……

    只要能跟睿睿在一起,不管是弟弟还是哥哥她都开心啦。

    “哥哥!”

    “嗯!”

    “哥哥!”

    “嗯!”

    “哥哥,哥哥,哥哥!”

    “嗯!”

    兄妹俩相视一笑。

    林绾绾看着两人相处的模样,露出欣慰的笑容。

    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

    睿睿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神色也有些疲惫,一旁的护士赶紧走过来,“半个小时的时间到了,病人该休息了,你们也赶紧出去吧。”

    “……好吧。”

    心肝依依不舍。

    护士小姐温柔的笑笑,“好了小朋友,明天这个时间你还可以来看你哥哥哦。”

    心肝眼睛一亮,“好!”

    说着,心肝低头跟睿睿告别,“哥哥,你好好休息,心肝明天再来看你。宋连城叔叔说了,三天后就可以做手术了,等做完手术,哥哥就能好起来,还能跟之前一样陪心肝玩儿了。”

    “嗯!”

    林绾绾摸摸小家伙的脑袋,“什么都别想,任何事情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知道吗?”

    小家伙点点头,“嗯!”

    “我和妹妹先出去,明天再来看你。”

    “好!”

    ……

    重症监护室外。

    外面的长椅上坐满了人。

    姜宁和老爷子挨着坐在一起,萧衍坐在旁边。宋连城还要工作,先离开了。许易和冷君临则坐在另一侧的长椅上。

    只有萧凌夜直挺挺的站在门边,没有坐下。

    “哥,你也一夜都没有休息了,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不累。”

    不累才怪了。

    他一整夜没睡,之前还提着一口气,发现心肝和睿睿的配型成功之后,这口气就顺下来了,顺下来了之后觉得自己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萧衍没骨头似的靠在椅背上,张嘴就打了个哈欠。

    姜宁狠狠瞪他一眼。

    萧衍,“……”

    这是几个意思啊。

    “没个坐相!”

    姜宁心情本来就不好,看到萧衍这样,忍不住就找他的麻烦,“就你话多,吵死了!”

    “……”

    柿子捡软的捏啊!

    萧衍慢悠悠的来了一句,“妈!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姜宁面色一僵。

    “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让人绑架了睿睿,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之前绑人的时候爽,现在好了,绑到自己的亲孙子了……啧啧!我跟睿睿这孩子也相处了挺长时间了,以我对他的了解啊,这孩子记仇!特别记仇!你这次把他给得罪了,看他不记恨你才怪了。”

    姜宁面色更僵了。

    老爷子冷飕飕的看了萧衍一眼,“闭嘴!”

    有老哥给他撑腰,他才不怕他们呢,萧衍摊摊手,“我又没有说错!我这么跟你们说吧,睿睿最爱的人就是小绾绾了,老妈绑架他想胁迫小绾绾,这对睿睿来说绝对是不能原谅的事情。老妈倒好,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想判个孙子,真的有孙子了,把他得罪的彻彻底底的,我看啊,要等睿睿叫声爷爷奶奶,你们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一番话正说到姜宁的痛处。

    他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个最毒的死孩子!

    姜宁咬牙,“萧衍,你能不能不说话!”

    “抱歉,不能!”

    “……”

    姜宁咬牙,狠狠瞪了他一眼。

    老爷子不忍心,警告的看了萧衍一眼,他年轻的时候是军人,一身正气,眼神也是非常凌厉的。

    “阿衍!够了!”

    够了就够了呗。

    萧衍抖着腿,脸别到一旁去了。

    “老公……那孩子,真的会记恨我吗?”

    老爷子安慰她,“不会的,才三岁的孩子,他跟心肝是龙凤胎,性格应该也差不多。你看心肝,就算再生气都不记仇,用漂亮衣服或者是好吃的哄一哄就好了。”

    姜宁眸光浮现出亮光。

    一旁。

    萧衍慢悠悠的来了一句,“呦!那你们可想多了!睿睿这孩子跟心肝的性格还真是相差甚远。别看人家才三岁,聪明又深沉,可不是心肝那么好忽悠的。”

    姜宁的刚刚亮起来的眸光顿时又暗淡了,她吸吸鼻子,眼圈立马就红了。

    老爷子咬牙,恨恨的瞪了萧衍一眼。

    “老公……”

    “嗯!”

    姜宁犹豫了一下,“我今天一天就跟做梦似的,你说,那孩子真的是我们的孙子吗?”

    “应该没错了。”

    “可,万一搞错了呢?”姜宁有些不放心,她突然看向萧凌夜,“凌夜,你过来一下。”

    萧凌夜面色冷然,身形没动,“有事吗?”

    “……”

    姜宁心酸不已。

    这个儿子以前也是面瘫脸,可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她明显感觉到,儿子对她的态度更淡漠了。

    姜宁吸吸鼻子,“儿子,妈妈真的是为了你好。”

    萧凌夜抿紧嘴唇。

    所谓的好,只是她认为的而已。

    “凌夜,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怀疑吗,我不是怀疑许家小子……我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反正还在医院,要不……你跟那孩子再做个亲子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