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这就是我小时候啊

    “老大,你就是睿睿的亲生父亲!”

    这句话,像是一记深海炸弹,炸的众人齐齐呆住,包括林绾绾和萧凌夜本人。

    一秒!

    两秒!

    五秒钟!

    一分钟过去……

    众人还是没能回神,空气安静的吓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众人蓦然惊醒。

    就看到老爷子抱着心肝,和姜宁一起大步走了过来。

    萧凌夜浑身紧绷,像是一支蓄势待发的弓。

    “许易,你说清楚!”

    林绾绾脑袋嗡嗡作响,她扶住墙壁,脸色惨白的看着许易,“许易……这不可能!”

    许易垂下眸子,“绾绾,抱歉,瞒了你这么长时间。”

    老爷子沉着脸大步走来,“许易,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紧张的看着许易。

    许易吸口气,把埋在心里多年的事情缓缓道来。

    “三年前,我跟绾绾在M国的纽约表演大学认识,表演系就她一个华裔女孩,所以那个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我们成了朋友,我了解到她是个单身妈妈,因为孩子身体虚弱,所以要拼命拍戏,赚钱养活孩子……”

    姜宁面色不耐,“许易,说重点!”

    萧凌夜眸光凉凉的扫她一眼,随即抿唇看向许易,“你继续说。”

    许易点点头,继续说,“那时候我觉得她特别不容易,碰到合适的工作就会介绍给她,慢慢的就成了好朋友。后来……无意中,我见到了睿睿,那个时候睿睿才不到一岁,看到他第一眼,我就觉得睿睿跟老大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刚开始我以为是巧合,可后来,跟绾绾慢慢熟悉了之后,我发现,她是云城人,而且是林双双的堂妹。”

    许易陷入回忆。

    “无意中,我跟绾绾聊起来的时候,发现她参加了君临和林双双的婚礼,而且是作为伴娘出现的,而绾绾……就是在婚礼上,意外怀孕。”

    说着,许易突然看向萧衍,“阿衍,你还记不记得我让你给我寄过老大头发?还让你跟任何人都要保密?”

    “记得!”萧衍吞吞口水,“难道……”

    许易点头,证实他的猜测,“心肝刚被送到萧家的时候,我就听你说起过,说老大在君临婚礼上发生的事情。为了证明我的猜测,我就让你给我寄了老大的头发,然后又偷偷的弄了睿睿的一根头发,给两个人做了亲子鉴定。”

    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

    许易的眸光转到萧凌夜身上,四目相对,许易一字一句的说,“鉴定结果显示,你就是睿睿的亲生父亲!”

    萧凌夜喉结滚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突然就明白了。

    怪不得睿睿和心肝同年同月同日生。

    怪不得他们两个一见如故,相处的跟亲兄妹一样,原来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一对双生子!

    怪不得……

    他第一次看到林绾绾,就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活了三十年。

    头一次有件事让他心血澎湃,默默无言。

    “绾绾……”

    “不可能!不可能的!”林绾绾指甲刮在墙壁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她拼命摇头,“不可能的,四年前……我堂姐的婚礼上,我明明被林薇下了药,他们明明找了牛郎……怎么可能是萧凌夜……”

    更何况!

    更何况……虽然她怀的是一对龙凤胎,可她的女儿,刚刚出生就夭折了。

    当时,给她剖腹产的医生怕她有遗憾,还特意拍了一张女儿的照片给她。

    照片是在产房。

    女儿浑身青紫,呼吸全无……分明就是去世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还活着。

    对了!

    照片!

    “手机……我的手机呢!”

    林绾绾掏着口袋,却到处也找不到手机。

    她想起来了。

    发现睿睿失踪的时候,她的手机进了水,然后被她摔的粉碎。

    “绾绾,你要手机做什么?”

    “手机里……手机里有我女儿的照片,被我发表在微信里,仅自己可见……”

    萧凌夜把手机递过来,“用我的手机登陆。”

    她想知道真相。

    林绾绾没有片刻犹豫,用萧凌夜的手机登陆了自己的微信,然后翻到她微信的第一条朋友圈,找出了那张照片。

    这张照片她一直都保存着。

    她不敢看,却也不敢删除。

    看一次心痛一次。

    可不看她又怕。

    怕她忘记了女儿的长相。

    照片的像素不好,已经有些模糊。

    林绾绾颤抖着手指,把照片点开。

    照片中,一个小小的婴儿躺在医护人员的手里,因为是早产儿,她真的太小了,猫儿一样大,助产士只用手掌就能把她捧起来。

    她浑身皱巴巴的,满身都是淤青和紫色的淤血,双眼紧闭的躺在助产士的手掌,没有呼吸。

    “这,是你女儿的照片?”老爷子突然问了一声。

    “……对。”

    老爷子怀里的心肝突然指着照片叫起来,“是我!这照片就是我小时候啊……”

    是她?

    林绾绾如遭雷劈。

    心肝漆黑的眼睛里冒出一层水花,她突然转头看向林绾绾,大哭着说,“麻麻!绾绾阿姨你真的是心肝的麻麻!麻麻,你为什么抛弃心肝?为什么不要心肝?”

    “我,我没有!”看着心肝的眼泪,林绾绾一颗心顿时疼的揪紧,她手足无措的看着心肝,拼命摇头,“我真的没有……我当时怀孕八个月,被人踹了好几脚,导致大出血……后来,后来又被人丢到海里,幸好被海浪冲回岸边,被好心人救了。我昏迷了半个月,等醒来的时候,医生已经给我做完剖宫产手术……然后告诉我,说我的女儿夭折了。”

    林绾绾摇头,“不可能,医生明明说我女儿去世了,还被送到了太平间……”

    萧凌夜抿紧嘴唇,“心肝被送到萧家的时候,肋骨断了三根,内脏也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医生说,这是被外力重击的原因。”

    外力重击。

    林绾绾愣住。

    当时萧煜那一脚,还有孙霞英的那几脚,不就是外力重击吗?!

    林绾绾突然抬眼看向心肝。

    心肝也正含泪看着她。

    心,狠狠一痛。

    林绾绾不敢置信的捂住嘴。

    有可能吗?

    心肝真的是她“夭折”的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