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亲生父亲

    轰!

    脑子里瞬间炸开。

    林绾绾脑袋一片空白。

    她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宋连城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什么,可她耳朵里已经完全没有声音了。

    脑袋里嗡嗡作响。

    心理准备?

    为什么要做心理准备!

    宋医生不是说了,只要退烧了就不会有事了吗。

    突然。

    脑袋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她就倒了下去。

    “绾绾!”

    萧凌夜脸色大变,眼疾手快的拉住她,避免她摔倒在地,他把她拉到怀里,见她双目紧闭,一颗心瞬间揪起。

    “绾绾!绾绾!宋连城!”

    “应该是气急攻心,一起带去医院。”

    宋连城用被子把林睿裹起来,整个抱在怀里,萧凌夜把林绾绾打横抱起,大步往外走。

    刚走到客厅,就看到姜宁惊慌的从心肝的房间里冲出来。

    “凌夜!怎么办,心肝又起烧了。”

    “一起带到医院!”

    最终,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医院。

    ……

    林绾绾并没有昏迷多久,还没有到医院她就醒了过来。

    “睿睿,睿睿……”

    “他在这里。”

    林绾绾挣扎着从萧凌夜怀里坐起来,车子里漆黑一片,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她就看到宋连城怀抱着睿睿,跟他们一起坐在后座上。

    萧凌夜抓住她的手,放到林睿的手边。

    林绾绾下意识的握住睿睿的手。

    他的手又瘦又小,带着几乎会烫伤人的温度。

    林绾绾眼圈通红。

    她多么希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可现在,现实告诉她,这个噩梦才刚刚开始。

    林绾绾握紧林睿的手,头抵在他身上的被子上,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

    车子里气氛压抑。

    ……

    康华医院。

    宋连城提前安排好了医生,因此,刚到医院,林睿就被医生推走,做一系列的检查。

    林绾绾脑袋早已没有了思考能力,机械的跟着医生奔跑。

    最后,医生得出结论。

    她脑袋里嗡嗡的响,只模模糊糊听到医生说,“伤口感染……化疗……骨髓移植。”

    “只要找到合适的骨髓,他还有很大的康复可能,是吗?”

    主治医生点头,“是的,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骨髓的来源。一般来说,有血缘关系的骨髓配型成功率比较高,所以我们建议,只要跟这孩子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来医院做个配型,只要有希望,咱们都要尝试。”

    萧凌夜抿紧嘴唇,他当机立断,一个电话给萧衍打了过去,“马上把林大福,林薇,还有那个刘铭带过来!”

    “没用的……”

    林绾绾终于喃喃的开口,她目光失去焦距,愣愣的说,“林大福和林薇……我早就试过了,配型不成功。我跟我姐的也都试了……配型也不成功。”

    “那就刘铭!把刘铭带来!”

    对!

    还有刘铭!

    林绾绾目光中升起一抹光芒。

    像是蜡烛即将燃尽的那一簇火苗,凄然而明亮。

    然而!

    这份期望只维持了不到半个小时。

    因为!

    半个小时之后,宋连城拿到了医生送来的亲子鉴定。

    林绾绾看到亲子鉴定,最后一份希望都被无情的掐灭。

    亲子鉴定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林睿和刘铭,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

    也就是说……刘铭不是睿睿的父亲。

    林绾绾茫然。

    所以……

    这个刘铭,根本就是林大福和孙霞英故意找来污蔑她的……

    他不是四年前那个牛郎……

    那么,睿睿的亲生父亲到底在哪里?

    林绾绾彻底绝望了。

    ……

    翌日。

    医院。

    萧老爷子接到消息,立马从外地赶到了医院。他先去看了心肝,心肝的烧已经退了,只是人还没有醒来。

    老爷子这才来得及问林睿的情况。

    “那孩子怎么样了?”

    “被送进ICU了。”姜宁眼圈泛红。

    老爷子到底没忍住,厉声斥责她,“阿宁,你怎么这么糊涂!”

    “我没想害他的……我只是想让林绾绾知难而退……”

    老爷子又气又急。

    昨天他去喝一个战友重孙子的满月酒,没想到阿宁竟然趁他出门,做了绑架孩子的事情。

    现在还把事情弄的这么不可收拾。

    老爷子在病房里来回踱步。

    半晌。

    他到底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大步往外走去。

    “老公,你去哪儿?”

    “我去看看那孩子怎么样了。”

    姜宁迟疑了一下,她吩咐病房里的护工好好照顾心肝,随后大步跟上老爷子,“我跟你一起去。”

    老爷子停下脚步,“你就别去了!这个时候林绾绾肯定恨死你了,你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虐吗。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因我而起。”

    她讨厌林绾绾不假。

    可一码归一码。

    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她心里有愧。

    “……那好,但是你别多说话。”

    “好!”

    就在两人准备走的时候,病床上的心肝突然哼哼了两声,紧接着,她眉头皱起,睁开了眼睛。

    “心肝!心肝你醒了?”

    “奶奶……”

    “是奶奶,奶奶在这里,告诉奶奶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不疼?”

    心肝摇摇头。

    突然——

    她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飞快的从床上坐起来,一脸紧张,“哥哥呢!哥哥呢!粑粑答应我会把哥哥找回来的……”

    “他在病房里……”

    心肝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她猛然推开姜宁,“奶奶!你坏!你伤害哥哥,你是坏奶奶。”

    “心肝……”

    “心肝不想见到你,呜呜呜!”

    见状,老爷子赶紧凑过来,他把心肝抱在怀里,“心肝乖,爷爷在这里。”

    “爷爷,我要见哥哥,我要立马见到哥哥!”

    “可是……”

    “不要可是!心肝就要见哥哥!”

    老爷子叹口气,“好!我跟你奶奶正要去看他,爷爷抱着你,咱们一起去。”

    “好!”

    ……

    林睿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不能有家属,因此,所有人都守在病房外。

    众人都一夜没睡,脸色都十分难看。

    尤其是林绾绾,一张脸煞白煞白的,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

    “专家们怎么说?”

    萧衍小心的看了眼林绾绾,然后摇头,“专家们跟康华医院的医生们说的一样,现在只能进行化疗,拖延时间……然后等待合适的骨髓。”

    合适的骨髓。

    上哪儿找合适的骨髓。

    就在此时。

    许易突然站了出来。

    “许易……你做什么?”

    “老大!现在……只有你的骨髓能救睿睿!”

    萧凌夜愣住。

    所有人都愣住。

    众人齐刷刷的看过来。

    “许易,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许易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埋在心里许久的那个秘密。

    “老大!你是睿睿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