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急性白血病

    林绾绾浑身哆嗦着,她脱掉睿睿的袜子。

    而他的脚……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林绾绾看着那鲜血,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东西,抑制不住的发抖。

    萧凌夜立马发现她的不对劲。

    他握住她的手,“只是一个小伤口,回去处理一下就好了。”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他不能流血啊!!”

    林绾绾嘶吼一声,突然发疯似的脱掉外套,她把外套揉成一团,堵在林睿受伤的脚底上。

    过了半天,她拿掉外套。

    那个小小的伤口还在往外冒血。

    “止不住……止不住!怎么办……医院,快送他去医院!”

    萧凌夜这才发现不对。

    林睿脚底板上的伤他看到了,只破了指甲盖大小,而且没有玻璃或者钢钉之类的东西扎进去,伤口也不深,按理说应该很快就能止住出血。

    可林绾绾止了这么长时间,伤口依旧在潺潺流血,丝毫不见止住鲜血的迹象。

    萧凌夜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加速!回老宅!”

    “不!去医院,去康华医院找宋连城!”

    “宋连城现在就在老宅!”

    “那就回去,赶紧回去!”

    林绾绾用干净的浴巾捂住林睿的脚底板,又用衣服裹在上面,缠了一圈又一圈,完全不敢松手。

    “药!回家拿药……”

    “什么药?”

    “睿睿房间床头柜里有全英文的瓶装药,快让人送来。”

    “好!”

    萧凌夜面色严峻的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很快他就挂上电话,一转头对上林绾绾的眸子,他沉声说,“我已经让锦宫里的佣人去取药了,等我们到老宅,药应该也能送到。”

    林绾绾紧紧抱住林睿,像是丢了魂一样,麻木的点头。

    萧凌夜命令司机。

    “再开快点!”

    “二少,这已经开到一百码了,这条公路限速八十的……”路上并没有行人。

    萧凌夜当机立断,“加速!”

    司机咬咬牙,一脚油门轰下去。

    去的时候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硬生生的把时间缩短到了十五分钟。

    夜色漆黑。

    萧凌夜抱着林睿下车,这次林绾绾没有拒绝,她保持着按压睿睿脚底板的动作,一直没有松手。

    “宋连城!”

    刚下车,萧凌夜就对着客厅里大喊一声,“快出来!”

    宋连城立马出现在客厅门口。

    “老大!”

    “快给林睿看看!”

    宋连城大步走过来,看到浑身湿透陷入昏迷,脸颊红的不正常的林睿,他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他流血了……”林绾绾的声音夹杂着哭腔,“宋连城,你快想办法给他止血。”

    “流血?!”

    宋连城脸色大变,他侧开身体,“快抱进来!”

    萧凌夜眸光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他丝毫没有耽搁,赶紧把林睿抱进了老宅他的房间。

    姜宁和萧衍原本守在心肝身边,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众人急切的样子,他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睿睿受伤了。”

    “受伤?”

    萧衍下意识的看向姜宁,姜宁一脸懵,“我只是让人把他关在景山山上的房间里,没有让人伤害他。”

    萧凌夜眸光暗沉。

    应该是睿睿自己想办法逃了出来,在逃跑的过程中受的伤。

    萧凌夜眼神凌厉的扫了姜宁一眼,姜宁有些心虚,却又不肯认错,她看了林睿一眼,倔强的说,“不就是擦破了点皮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说着,她又看向林绾绾,不满的指责她,“林小姐,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这女人,明明答应她,只要她儿子平安无事,再也不会出现在凌夜面前的。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林绾绾面色雪白,目光如电,厉声道,“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的眼神像是淬了冰雪,冷的让人哆嗦。

    姜宁眉头狠狠拧起。

    “不就是破了点皮吗,说的这么严重,该不会是想碰瓷吧!”

    “萧夫人慎言!”宋连城大喝一声,“这孩子患有急性白血病,只要有伤口就会血流不止,而且只要身上破皮,就有极大的可能会感染!”

    轰!

    宋连城的话像是一记重磅炸弹,炸的人半天都没能回神。

    姜宁傻眼了。

    不止是姜宁,就连萧衍也愣住了。

    他愣愣的看着宋连城,“急性白血病?”

    “是,所以他不能受伤,更不能感染。”

    萧衍看着昏迷的林睿,吞吞口水,“你早就知道?”

    宋连城没有否认。

    实际上。

    他和林绾绾做过一笔交易。

    当发现林绾绾可以治疗老大的失眠症之后,他就求林绾绾多帮帮老大,林绾绾答应了之后,也让他帮她一个忙。

    通过他的关系,查找跟林睿可以匹配的骨髓。

    他就是那个时候知道林睿患了白血病的。

    但是因为他答应过林绾绾这件事会保密,所以谁都没有告诉过,这次,林睿病情发作,显然是瞒不住了,要不然他到现在也不会说。

    相较于众人的震惊,萧凌夜的脸色还算平静,他面色严肃,下颌紧绷。

    刚才在路上,他大概就猜到了一些。

    “药呢?”

    “药来了!”

    就在此时,客厅外锦宫的佣人送来了一瓶药,林绾绾立马接过来,“水!拿水来!”

    佣人慌忙送上了温水。

    林绾绾把药塞进林睿的嘴里,捏住他鼻子,往他嘴巴里倒了两口水。

    水和药顺着嘴角流下来。

    因为高烧,他已经无法吞咽了。

    “睿睿,吃药!快吃药啊,吃了药就会好了……”

    她又试了两次,依旧没能把药灌进睿睿嘴里。

    林绾绾含着泪,她仰头灌了口水,对着林睿的嘴巴,把水渡到他口中。

    索性,这次终于成功了。

    林绾绾腿一软,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萧凌夜慌忙扶住她。

    这一次,她没有推开他,闭着眼睛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

    众人纷纷动容。

    幸好宋连城准备的有退烧药,宋连城赶紧给林睿挂上了退烧的点滴。

    林绾绾握住林睿的手守在床边,一步也不肯离开,她抬起头,像是落水的人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绝望的眸子里迸射出一道希翼的光芒。

    “宋医生,只要睿睿退烧了,他还能活蹦乱跳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