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萧夫人,我们谈谈

    “妈,睿睿呢?”

    姜宁眸子一闪,抱着手靠在沙发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萧凌夜也不废话。

    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把视频放到了姜宁面前。

    那是林睿被绑走的视频。

    萧凌夜眸光沉沉的看着姜宁,“我们家的车子,我还是认识的。”

    姜宁脸色微微一变。

    “妈,把人交出来。”

    姜宁坐在沙发上,没动。

    心里有些气愤手底下的人办事太马虎,同时,也有对儿子的骄傲,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家里。

    “凌夜……”

    “我现在要看到睿睿的人!”

    姜宁神色不悦,“你就是这样跟你妈妈说话的?”

    萧凌夜眸光凉凉的盯着她。

    气氛一触即发。

    客厅里压抑的厉害,见状,萧衍赶紧走过来,他坐到姜宁身边,劝慰道,“妈!你就赶紧把睿睿放出来吧,你也是当妈妈的,应该能知道做母亲的心情。从睿睿失踪到现在,小绾绾都快崩溃了。”

    姜宁这才看向林绾绾。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林绾绾本人。

    因为之前对她就已经有了非常不好的印象,所以现在看到本人,她只觉得更加厌恶。

    比电视上更加妖艳。

    根本就不是做儿媳妇的料。

    更别说她还有那么多丑闻了。

    “她丢了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姜宁面色不变,“我觉得你们应该去别的地方找找。”

    萧凌夜面色冰寒。

    萧衍脸色也非常难看。

    唯独林绾绾,她安静的坐在那里,面无表情,跟刚才的崩溃癫狂相比,她显得出奇的冷静。

    此时,心肝已经反应了过来,她“蹬蹬蹬”的跑到姜宁身边,姜宁立马眉开眼笑的抱住她,“心肝……”

    心肝仰着头,一张肉嘟嘟的小脸全是严肃,“奶奶,是您绑走了哥哥?”

    姜宁拧眉,她轻飘飘的看了林绾绾一眼,这才抱着心肝,低斥出声,“心肝!说什么胡话,你什么时候多个哥哥出来了!你这孩子年龄太小,你知不知道对陌生人要保持警惕,要不然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陌生人指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心肝脸色一变,用力推搡姜宁,“心肝,你这是做什么?”

    “老师说了,只有坏人才会绑架别人,奶奶你坏,你绑走了哥哥,你是坏人!”

    “心肝!!”

    “我不管我不管,你快把哥哥放出来!我要哥哥,心肝要哥哥!”

    姜宁气极,“心肝!”

    “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哥哥,奶奶,心肝不明白,心肝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你要伤害他们。”

    姜宁深吸一口气,“奶奶是为你好。”

    “不是!奶奶真的为了我好就赶紧把哥哥放出来。”

    姜宁又气又怒!

    这个孙女,简直是被人给洗脑了。

    她气的心口疼,捂着胸口转头不去看她。

    “奶奶……”

    萧凌夜拉住心肝,把她抱进怀里,他长身而立,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冷峻,“妈!放了睿睿。”

    姜宁打死不承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或许,你希望我报警?”

    报警?!

    姜宁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凌夜。

    从小到大,她最疼的儿子,竟然为了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人,这样对她!

    “凌夜,你就是这样对你妈的?”

    萧凌夜抿紧嘴唇,“放了睿睿!”

    “我说了,我没有见过他!”

    萧凌夜手一挥,萧衍大步跑过来,“哥……”

    “阿衍,带人搜!”

    “好!”

    姜宁拍案而起,“萧凌夜,你敢!”

    萧凌夜用实际行动告诉姜宁,他的确敢。

    萧衍打了一通电话,不到五分钟,就有一批穿着黑色西装西裤,戴着墨镜的保镖出现在客厅里。

    姜宁气的浑身发抖,“萧凌夜!”

    萧凌夜不为所动。

    见状,姜宁目光转到萧衍身上,“萧衍,你敢!”

    “妈!不是我偏向谁,今天这事儿的确是你做的不对。”萧衍看了林绾绾一眼,“你也有亲人,你自己试想一下,如果今天被绑架的是心肝,你难道不上去跟别人拼命吗?”

    “呸呸呸!乌鸦嘴,你打的什么破比喻!”

    “看,我打个比方你都受不了,你却绑走了别人的儿子。妈,你这样跟古代专制独裁的太后有什么两样?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能随心所欲,你真的太过分了。”

    姜宁指着萧衍,手指都在哆嗦。

    萧衍却顾不上她了,直接吩咐那些保镖,“搜!只要看到三四岁的小男孩就全都带回来,整个庄园,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

    “是!”

    保镖们齐齐应了一声,速度很快的消失在雨幕中。

    这些保镖是庄园里负责安保的保镖,同样,也是萧氏集团旗下安保公司里培养出来的人才。

    虽然在庄园里工作,他们听命的人却是萧凌夜。

    保镖开启地毯式的搜索。

    庄园里所有的别墅楼。

    花园。

    暖房。

    车库……等等等等。

    只要能藏人的地方,保镖们全都搜了个遍。

    三十分钟之后。

    保镖们回来复命。

    “三少,没有找到人。”

    萧衍大怒,“你们搜仔细了吗,这么大一座庄园,你们全都搜一遍了?我要的是地毯式的搜索,再搜一遍。”

    “不用了!”

    “哥……”

    萧凌夜大手一挥,保镖们全都从客厅两里退下。

    他眸光锋利,直直是射向不慌不乱的姜宁,“您究竟把人藏到哪里去了?”

    不管藏在哪里,庄园里肯定没有。

    要不然母亲的表情不会这么轻松自在。

    姜宁冷哼一声,“你不是有能耐吗,有本事就自己去找。”

    萧凌夜嘴唇紧抿。

    他当然能找到睿睿,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林绾绾终于动了。

    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眸光深深的看着姜宁,姜宁也看向她,

    眸子里全都是排斥。

    “萧夫人!”

    姜宁淡淡的别过头去,似乎懒得看她一眼。

    她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绾绾心里沉甸甸的,她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萧夫人,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