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发疯的嫉妒

    “别怕,我在!”

    林绾绾仰头看着他的脸。

    明明还是面无表情,沉着脸冷冷的样子,可她竟然莫名的感觉到安全感。

    谁怕了!

    她才不怕呢!

    她只是有些伤心而已。

    因为那些观众,仅仅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一句话,就把她给定罪了!

    这其中,还包括她的一些粉丝。

    可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他竟然来了……说不感动绝对是骗人的。

    手机劈里啪啦的砸在萧凌夜身上。

    萧凌夜脱掉身上的外套,盖在林绾绾头上,一个打横把她抱起来。

    林绾绾一惊,下意识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萧凌夜!”

    “乖,相信我!”

    一句话就抚平了她的情绪。

    林绾绾真的就闭上眼,靠在他胸口上,把一切都交给萧凌夜处理。

    他的心跳平稳有力。

    给人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

    被蒙着头,林绾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演播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那些辱骂声和喧嚣声就消失不见了,整个演播厅安静的能听到萧凌夜的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林绾绾心里抓心挠肺的好奇。

    不知道萧凌夜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这么顺利的就出了演播厅。

    知道抵达休息室,林绾绾才被萧凌夜放下来。

    身上的外套也被他取了下来。

    林绾绾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抓住萧凌夜的袖子,急声说,“萧凌夜,那个男人,抓住那个男人!”

    萧凌夜冰冷的面容稍稍缓和一些,他拉住她的手,“放心,阿衍会处理的。”

    林绾绾这才松口气。

    萧凌夜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两人还保持着手牵手的姿势。

    他大掌温热,牢牢的把她的手包裹在手心,干燥温暖的掌心给人一种令人安心的错觉。

    林绾绾脸颊发烫,她惊奇的发现,她竟然不排斥他的碰触。

    她手指动了动,萧凌夜却收的更紧。

    他侧脸,面无表情的看过来,“别动!”

    “哦!”

    林绾绾百无聊赖的打量着休息室。

    这里是一处贵宾休息室。

    跟她和许易来的时候待的休息室不同,沙发全都是真皮的,对面墙壁上安装了巨大的电视,各种设备都很齐全,而此时,休息室里的茶几上还放着一大堆吃过的外卖。

    “萧凌夜……你来多久了啊。”

    “没多久!”

    林绾撇撇嘴!

    她才不信呢。

    手机“叮叮叮”的响起来,林绾绾看了一眼,陌生号码,她皱眉,刚要接通,手机却被萧凌夜夺了过去。

    “你干嘛?”

    “记者的号码!”

    “哦!”

    萧凌夜挂断手机,刚刚挂断不到三秒钟,手机再次响起,依旧是陌生号码。萧凌夜拧眉,干脆把她的手机关机。

    期间,他一直没有松开她的手,也没有询问刚才直播时候的情况。

    “萧凌夜……”

    “嗯!”

    “你不好奇吗?”

    萧凌夜静静的坐在那里,如同阴暗角落里的一张色彩暗沉的画卷,与世隔绝的存放在那里,阴沉孤冷,眼底流淌着让人心疼的寂寥。

    林绾绾一颗心狠狠一抽。

    她第一次在萧凌夜身上看到他这个样子。

    “我……”

    “许易告诉我,睿睿是你在M国收养的孩子。”

    林绾绾错愕。

    许易竟然是这样跟萧凌夜说的?

    她稍稍想了想就明白了,许易肯定是想保护睿睿,不想让媒体过多的关注他。

    她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萧凌夜清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但是,相处下来我就知道……不是!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林绾绾没有否认,她点点头,“是的,睿睿是我的孩子,亲生的!”

    萧凌夜眸光越发暗沉,握着她的手也越发收紧。

    “我一直在想,睿睿的生父到底是谁!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在二十岁就生下孩子,我发疯的嫉妒他!”

    林绾绾错愕的抬头。

    嫉妒?

    这是萧凌夜会有的情绪?

    “我嫉妒他在我之前认识你,更嫉妒他跟你的亲密关系!”萧凌夜捧着她的脸,冰封的眸子裂成蜘蛛网,他眸子里滑进一丝心疼,“刚才,看到那个男人之后,我着实松了口气!”

    “为,为什么?”

    “因为他丝毫没有竞争力!”

    林绾绾,“……”

    “刚才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睿睿的生父,是吗?”

    她苦笑,“我也不知道!”

    萧凌夜一愣,眸光沉沉的看着她。

    “别这样看我,我的确不知道。”林绾绾推开他的手,避开他的眼神,她深吸一口气,“明天就是我们的七天之约,本来打算明天再告诉你的,不过既然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告诉你吧。”

    心一紧。

    萧凌夜屏住呼吸,做聆听装。

    “萧煜是你大侄子……”

    萧凌夜面色微微一僵。

    林绾绾翻个白眼,“不用瞒了,我都知道了。”

    “没想着瞒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林绾绾再次翻个白眼。

    她才不信这种鬼话。

    “既然你是萧煜的二叔,那我跟他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一些。”

    “嗯!”

    “那我就化繁为简,简单的说一遍吧,总之,就是我跟萧煜恋爱的时候,被林薇撬了墙角,林薇为了让我们分手,给我下了药,然后找来了牛郎……”

    萧凌夜一张脸瞬间如万年寒潭,冰冷森然。

    “我怀了孕,萧煜为了保护林薇,说孩子是他的,然后我休学,准备把孩子生下来……结果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林绾绾面色淡淡,把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萧凌夜。

    从林薇自残,到她被孙霞英谋杀,再到她走投无路去了M国,事无巨细,全都告诉了他。

    实际上。

    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

    这些过去,是她这辈子最不堪的回忆,每次回想起来,就像是撕掉结痂的伤疤,伤口瞬间鲜血淋漓。

    林绾绾背脊挺直,双拳紧握,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的。

    “唔……就是这样。我的过去还是挺跌宕起伏的,如果编成狗血电视剧,恐怕七十集都不够放的。”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拒绝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