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有些心痛

    只僵硬了一秒钟!

    白凝霜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可是身体下意识的动作骗不了人,在听到皇帝的声音之手,她下意识的往水里沉了沉,她没有转身,继续掬水,若无其事的问道,“皇上怎么又回来了?”

    宸妃嗓音清冷,不谄媚不迎合。

    皇上偏偏就喜欢她这样,闻言,他眉头微微一扬,“不欢迎?”

    “皇上要来,臣妾自然是欢迎的,只是皇上在臣妾的寝宫已经歇息一月有余,已然违背了规矩,照规矩,今日是初一,皇上该去皇后娘娘的寝宫才是。”

    皇上面色淡然,继续给她舀水,“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能更改。”

    “臣妾刚刚入宫一月余,皇上就在臣妾这里歇了一月余,臣妾还没见过后宫的那些姐妹,就把姐妹们全都得罪遍了!”

    皇上的手抚摸着白凝霜的香肩,“爱妃不是见过婉妃和皇后了?”

    “是啊,皇后娘娘知书达理,大度贤惠,真真的过目典范。”

    却没有提婉妃。

    皇帝的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他转过来,直视白凝霜,“婉妃难为你了?”

    宸妃眸光闪躲,“婉妃娘娘贤惠温婉,怎么会为难臣妾!”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像是被婉妃为难了。

    皇上的脸色当即有些不好看。

    “这个婉妃,朕这些年是纵的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宸妃沉默。

    半晌之后,她才推开皇帝的手。

    “爱妃?”

    宸妃垂下眼,淡淡的说,“皇上还是去皇后娘娘的寝宫吧,皇上眼下对臣妾的宠爱,日后都是后宫姐妹们的刀枪冷箭。臣妾入宫之前,在家中做姑娘之时,父亲有几个小妾,小妾们为了争宠,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商贾之家尚且如此,帝王之家的争斗更是凶险……”

    皇上露出所有所思的表情。

    宸妃继续说,“臣妾只是一介商贾之女,在宫中无权无势,实在不想卷入那些是是非非中。原本,臣妾只想嫁个平凡简单的郎君,一辈子相敬如宾,却没曾想入了帝王家,如今臣妾只想恪守本分,不想做冒尖之人,望皇上垂怜。”

    皇帝眉头紧紧拧起。

    耳房里的气氛陡然沉重了起来。

    “朕知道了!”

    宸妃松口气,“恭送皇上。”

    “谁说朕要走了?”

    宸妃错愕。

    皇上见她这表情,爽朗一笑,“爱妃性子寡淡,这表情倒是可爱的紧!方才爱妃说的对,既然入了宫,就该恪守本分。既然成了朕的妃子,你的本分应当是好好伺候朕,为朕绵延子嗣才是。”

    “可是……”

    “朕既然给了你荣宠,自然也会护你周全!”

    皇上突然抓住宸妃的手腕,用力一提,把她整个人从水中提了上来。

    “啊——”宸妃惊呼一声,慌忙扯下四周垂挂的轻纱,把自己覆盖起来,“皇上!”

    “哈哈!”

    皇上心情愉悦,抱着浑身湿透的她,大步走向寝宫。

    这时。

    镜头着重的落在宸妃圆润白皙的肩头以及她洁白修长的小腿和脚背上。

    她纤细的小腿上还沾着几片妖艳的花瓣。

    她白的发光。

    在烛光的照耀下,身上仿佛泛着一层莹白的光晕,格外勾人。

    皇帝把宸妃抱上寝宫的床榻,低头就吻了下来。

    ……

    这个吻是借位拍摄的。

    借位的要求是皇帝的扮演者楚谦提出来的。

    楚谦刚刚曝光了恋情,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曾经在公开宣布,以后尽量少接吻戏。

    李谋跟他合作了好几部戏,自然不会因为一场吻戏跟他较真,所以就点头同意了。

    ……

    一吻之后。

    宫女们立马放下了金钩勾着的帷幔,帷幔垂下,顿时遮住了无限春光。

    诺大的寝宫之中,只有床头的安神香散发着清淡的幽香……

    ……

    “咔!”

    李谋对林绾绾简直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只要是林绾绾的戏份,她从来都是一次性过的,不管是情绪还是表情动作走位,就没有能挑出毛病的。

    更让他佩服的是,别的演员入戏出戏都需要时间酝酿过度,而林绾绾,哪怕她上一秒还在嬉戏,只要喊了“action”,她立马就能进入状态。

    同样,只要喊了“咔”,不管上一秒她在戏里哭的多撕心裂肺,下一秒她就能展颜欢笑。

    你说人家没有彻底入戏?

    呵——

    拍哭戏的时候工作人员都跟着哭,难道不是演技最好的证明?

    “好了!收工!”

    “哦耶!”

    工作人员欢呼。

    李谋也摸摸鼻子,也跟着笑起来。

    预计今天的戏份要拍摄一整天的,结果竟然又提前了。

    李谋伸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嗯!

    他算是发现了,只要排戏表上有林绾绾的戏,每次收工都能提前。

    林绾绾不但能自己入戏,演戏的时候,她还能带动跟她演对手戏的演员,让对方也能发挥的更好。

    这种感染力,他只在从影几十年的老戏骨身上见到过。

    工作人员开始收设备。

    李谋看着林绾绾换好衣服走过来,立马对她招招手,“绾绾,过来!”

    林绾绾大步走过来。

    她卸了妆,一头波浪长发扎成马尾,她今天穿着一身铆钉黑色皮衣,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搭配一双黑色高筒靴,走路带风,气势逼人。

    跟刚才戏里那个祸国妖妃简直有天壤之别。

    李谋感慨不已。

    “绾绾,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如果方便回答,就回答,不方便也没关系。”

    林绾绾点头,“导演你说。”

    “你是怎么做到入戏和出戏都这么快的?”

    林绾绾一愣。

    这个问题……

    “不方便回答?”

    “不是!”林绾绾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李谋目光灼灼的眼神,她好笑的说,“其实也没什么,李导也知道,我之前在M国是跑龙套的。那时候缺钱,再加在M国需要用华人演员的角色本来就不多,所以只要接到角色就认真对待。”

    李谋听的连连点头。

    “曾经有一次,我接到两个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角色,为了让这两个角色演出来的感觉不同,我特意深入研究了两个角色……结果就是差点精神分裂,还好,扛过了那段时间之后,我就能瞬间出戏入戏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可听的人却知道,这其中有多辛苦。

    李谋看林绾绾的眼神都温和了许多,拍拍她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而同时。

    听到林绾绾话的人还有萧煜。

    不知为何,看着她笑容嫣然的说出这些经历,他竟然有些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