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有没有可能,爱上我

    “姑娘,你说的是那个跟你一起掉下来的公子吧?”

    “对!就是他!”白凝霜紧紧拽住女孩,“他在哪儿,他现在在哪儿?”

    女孩同情的看着白凝霜,欲言又止。

    “他到底在哪儿?!”

    “姑娘,你别激动,你伤得太重,情绪波动太大对身子不好。”

    “快告诉我!”

    “好好好,我告诉你。”

    女孩扶着白凝霜,悲悯的说,“那位公子……跟你一起从悬崖上掉下来,那位公子先掉下来的,那位公子掉下来的时候横在了树干上,而姑娘你……刚好掉在那位公子的身上,如若不然……姑娘恐怕就没有命在了。”

    白凝霜眸光瞬间浮起一层泪花。

    宁易……

    就算死了,竟也在护着她。

    “他在哪里?”

    “姑娘,那位公子掉下悬崖之前便已经气绝身亡了……现下天气太热,虽然山间凉爽些,尸身却也不能置放太久的,我家爹爹原本想等着姑娘醒来再安置公子的,可姑娘已经昏睡了三日,我家爹爹便把公子给埋葬了。”

    埋了……

    白凝霜身体僵住,她闭上眼,强忍住悲痛,声音暗哑,“埋在了哪里?”

    “后院竹林!”

    ……

    镜头一转。

    白凝霜已经出现在了竹林深处,竹林中,多了一座新坟,坟堆很简陋,只有小小的一团,在坟堆的正前方,竖着一个木板做成的墓碑。

    木板上没有题字,一片空白。

    白凝霜的眼泪瞬间滚下来。

    女孩扶着白凝霜来到坟前。

    白凝霜抚摸着土堆,她跪坐在地上,轻轻抚摸着木板制成的墓碑。

    “姑娘,我家爹爹不知道公子姓甚名谁,等着姑娘醒来再题字。”

    “小姑娘,可以给我准备笔墨吗?”

    “好!”

    女孩跑回竹屋,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堆东西,有笔墨,另外还有一个鸳鸯锦囊。

    “这是公子身上的锦囊,我爹爹想着姑娘和公子必然有旧,便把锦囊留了下来,给姑娘做个念想。”

    “谢谢!”

    看着锦囊,白凝霜的眼泪再次落下,她深情的抚摸着锦囊,最后,把锦囊放入贴身的里衣,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她拿起笔墨。

    挥挥洒洒的在木板上写了几个大字。

    “夫君宁易之墓!”

    提完字,她伸手,抠着土堆,那样用力,刚刚包扎好的指尖立马鲜血淋漓。

    “姑娘!!”

    白凝霜把木板重新竖在土堆上。

    她没有转身,失神的和女孩道,“小姑娘,可以让我单独在这里待一会儿吗?”

    女孩担心的看着她,“可是……”

    “放心吧。”没有转身,白凝霜也知道女孩在担心什么,她喃喃的说,“我的命,是我的夫君救回来的,我不会寻短见的……”

    女孩犹豫着,最终,还是把时间留给了她。

    刚刚走出竹林。

    女孩就听到一声压抑的,隐忍的低泣,然后那声音越来越失控,越来越悲痛,最后,变成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悲鸣。

    女孩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

    “咔!”

    李谋喊了一声,剧组却还是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被林绾绾的演技带入戏份中,在场的人们已经眼眶通红。

    “呜呜……白凝霜和宁易真是一对苦命鸳鸯,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最后要天人相隔!”

    “……怪不得白凝霜后面会黑化的这么厉害,疼爱她的父母兄长全都死了,就连心爱的男人也为了保护她去世了,她心里该有多恨啊,怪不得她后面去宫里复仇,是我我也要报仇啊!”

    “……完蛋!我本来是女主控的,想着宸妃这个角色挡了女主的道,我肯定特别讨厌,可没想到,我竟然被这个角色圈粉了。怎么办,我开始皇帝了,如果不是皇帝为了收复权力,也不会害的白家家破人亡!”

    “……我连婉妃也一起讨厌上了!可恶!明明是她父亲害了别人一家,她还对宸妃赶尽杀绝,太讨厌了,呜呜呜!”

    ……

    林绾绾闭着眼,躺在一棵树荫下休息。

    “绾绾……”

    姬野火拿着瓶水,拧开瓶盖过来,担心的看着她,“没事吧?”

    林绾绾愣愣的喝了几口水。

    半天,她身上的忧伤和阴郁才褪去,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呼!差点入戏太深!”

    姬野火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好的一些演员,在拍戏的时候都会让自己尽量进入角色,根据角色的悲喜而悲喜,像今天演的这场戏,白凝霜要经历大悲大痛,这种情绪波动太强的戏,演起来是很伤神的。

    不止是伤神,如果入戏太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出戏。

    有很多优秀的演员,在出演了一个经典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之后,都需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时间就是用来出戏,摆脱角色的。

    也有一些演员入戏太深,比如在戏里演情侣的,拍完之后还没有出戏,最后两个人假戏真做,成了真正的情侣。

    还有一些一辈子出不了戏,最后变得精神失常……

    总之,演员也是个挺高危的职业。

    “好点了没?”

    “好多了。”

    “嘿嘿,等会儿要拍摄的是咱们上次没过的吻戏哦,我很期待!”

    林绾绾脸一黑,“不提这茬咱们还是好兄弟……”

    “呸!谁要跟你做好兄弟!”

    丫的!

    他想做她男朋友,结果她竟然想让他做好兄弟!

    这都是什么鬼!

    “滚!”

    助理搬来凳子,姬野火一屁股坐在林绾绾身边,翻着白眼,“哼!刚才在戏里还对我深情一片,一副没我就不能活的样子,转眼就对我横眉竖目,女人啊,果然都是两面三刀,绝情寡义的动物。”

    神经!

    闲了无事就开始找她麻烦了。

    林绾绾懒得搭理他,干脆转个身,背对着他。

    姬野火大怒,“喂!喂!”

    “姐有名字!”

    “林绾绾,我在严肃的谴责你,你没听到啊!”他伸出手指头,戳她的背。

    林绾绾没好气的转过身,瞪着他,“敢情你也知道刚才是演戏呢!丫的,如果你现在挂了,老娘也给你挤几滴鳄鱼的眼泪,你要不要?”

    姬野火摸摸鼻子,“那还是算了!”

    想了想,他又不甘心的凑上来。

    “绾绾,你说,如果咱俩多拍几部情侣戏,你有没有可能入戏太深,真的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