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做人,要诚实点

    林绾绾摊摊手。

    “这跟萧凌夜简不简单有毛关系?姬野火,我明白的,你不希望我跟你二叔在一起,毕竟前女友突然变成自己婶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但是咱们做人嘛,还是要诚实点的,不能为了破坏别人姻缘,就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啊。你说对不对?”

    姬野火,“……”

    卧……槽!

    “绾绾……”

    林绾绾叹息一声,“你二叔挺不容易的啊,被你爸妈严重伤害过,还能不计前嫌对你这个侄子和颜悦色,简直就是以德报怨啊!”

    “……”

    所以……

    他一番话不但没让林绾绾讨厌二叔,还给二叔树立了个伟岸的形象?

    姬野火不甘心,“绾绾……”

    “我懂!我都懂!”

    “……”

    泥煤!

    你懂什么了!

    “唉!你二叔真是太不容易了。爱屋及乌,有时候恨屋也及乌啊!你二叔不但没有迁怒你,还跟你做邻居,还把你签约到星光传媒,他对你真的够意思了。而你……”

    林绾绾转眸看着他,深深叹气,“姬野火啊姬野火,不是我说你啊,咱们做人还是要有点良心的,你二叔对你真的不错了,就算你不能回报,也不能背地里说他坏话啊。”

    “……”

    姬野火嘴角狂抽。

    所以,他一番话不但伟岸了二叔的高大形象,还一转手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绾绾……”

    “你放心,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话我不会跟你二叔说的。”

    姬野火,“……”

    丫的!

    他是怕告状的人吗!

    “林绾绾!!”

    就在此时,李谋远远的喊,“野火,绾绾!准备开拍了!”

    “来了!”

    林绾绾立马从凉椅上跳起来,抓起剧本就跑远了。

    姬野火,“……”

    ……

    拍摄开始,接着上次的拍摄继续。

    悬崖边。

    宁易已死。

    他靠在身后的大树上,脸色如灰,青衫几乎被鲜血染透,地上染血的箭矢落了一地。

    白凝霜擦掉他脸上最后一丝血迹,眸光眷恋,含泪带笑,“真好看!”

    追兵追来。

    她随意的看了两个追兵一眼,抽出腰间的软剑,再看他的时候眼神温柔。她抵着他的额头,声音压的极低,像是情人间的喃喃呓语,“等我给你报了仇……”

    两个士兵提剑下马。

    “白凝霜,束手就擒吧!”

    白凝霜冷笑,握着软剑,纵深迎了上去。

    “找死!”

    两个士兵也提剑迎了上来。

    这次拍摄的非常顺利,白凝霜用了不要命的打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为了杀掉两个士兵给宁易陪葬,她杀红了眼,最后,她成功的把两人斩于剑下。

    而她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等杀掉两个追兵,她已经浑身是血,因为失血过多,她脸色惨白,眸光涣散,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转身。

    踉踉跄跄的走到宁易身边,终于,她再也支撑不住,撑着剑,猛然跪倒在地。

    “哐——”

    长剑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悲痛的悲鸣。

    白凝霜狼狈的趴在地上,她尝试着站起来,可每次都是还没有起身,就已经狼狈的摔倒。

    “呵呵——”

    她苦笑一声,终于放弃了。

    她抓住地上的青草,一点一点,爬到宁易的身边。

    她伸手。

    想抚摸他的脸颊,却在看到自己满手鲜血的时候,想起他最爱干净,赶紧放下了手。

    “宁易……”

    “宁易……”

    她再也没有说害怕,因为心疼她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白凝霜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

    她脸上溅满了鲜血,眼泪落下,冲刷下一滴血泪,看着触目惊心。

    她爬到他身边,依偎在他怀里。

    她想,就这样吧。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死去,生不能同寝,死了却能同穴。

    然而……

    那些追兵们并没有放过他们。

    就在白凝霜刚刚闭上眼的时候,追兵再次赶到。

    “吁!”

    马儿的嘶鸣声响起,等白凝霜睁开眼,她和宁易已经被团团包围。

    十几个追兵。

    她浑身伤口,没有一丝力气,再也不可能杀了他们。

    “白凝霜,受死吧!”

    领头的大手一挥,“把白凝霜带走!”

    白凝霜睁开眼,她拉着宁易的手,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宁易,怎么办,就算是死,他们也不让我们在一起。可是……我就算是死,也不想跟你分开了。”

    眼看着众人围了上来。

    白凝霜缓缓站起来,那些士兵们生怕她使坏,立马停住了脚步。

    “白凝霜,你若束手就擒,我们还能饶你不死!”

    “呸!”

    白凝霜扶着树站起来,她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像是要把这些人的长相牢牢的刻在心间。

    那憎恨的眼神看的人心里发毛。

    “我白凝霜发誓!就算做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说着。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抱起宁易,往悬崖边冲了几步,没有丝毫停留,纵深跳下万丈高崖。

    ……

    “咔!”

    李谋被带入戏中,差点忘了喊咔,“好好好!这场过了!”

    跳崖的镜头当然不可能是真的。

    实际上,林绾绾和姬野火身上都吊了威亚,最后那纵身一跃,也是在大棚里的绿幕中拍摄的。

    李谋喊了卡,工作人员立马把两人放了下来。

    “野火,绾绾,你们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开始下一场拍摄。”

    “好!”

    两个人喝了口水,紧接着就去拍摄下一场了。

    下一场是掉下悬崖之后。

    ……

    掉下悬崖的白凝霜重伤昏迷。

    再次醒来,是被山脚下的农户救醒的。

    竹屋中。

    白凝霜惨白着脸色幽幽转醒,她睁开眼,双眸无神的盯着竹屋的房顶。

    死了吗!

    她大概是死了吧。

    身体稍稍一动,浑身都入骨的疼。

    疼?

    她没死?!

    宁易呢?!

    白凝霜涣散的眸光像注入了一道亮光,她顾不上身上的伤,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瞬间疼的冷汗直冒,身上缠着的纱布也渗出了鲜血,她挣扎着下床,冲出竹屋。

    门口。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一身粗布裙,端着药碗走过来,看到白凝霜,她赶紧放下药碗,上前两步扶住白凝霜。

    “哎!姑娘,你受了重伤,伤口刚刚上了药包扎好,千万不能乱动啊!”

    白凝霜紧紧抓住女孩的手腕,慌张的问,“宁易呢!”

    见女孩不答,她又急急的问起来。

    “宁易呢!宁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