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去过啊!”

    林绾绾没注意他的表情,点点头说,“我在那里生活了五年呢。六岁的时候我妈妈过世了,那个时候林大福把我妈和外公留下来的遗产全都变卖了。他拿着财产和孙霞英一起挥霍,根本就不想管我跟我姐,然后就把我们送回泉县老家了。”

    林绾绾抱着膝盖,眸子里带着回忆的色彩,“你不知道,林大福那个人真的很混蛋!我和我姐长这么大,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奶奶,我们一直都以为奶奶早就去世了。”

    “……我和我姐从来没见过奶奶,奶奶去车站接我们的时候,我们俩可害怕了,怕奶奶会对我们不好。哈哈,说起来,我跟我姐挺幸运的,奶奶人可好了,又慈祥又和蔼,因为我们没有妈妈,她对我跟我姐特别疼爱,有好吃的好喝的总会先留给我们。”

    萧凌夜听的认真。

    林绾绾突然转过头,“泉县你应该听说过吧?人口大县,土地却不多,那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外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老弱妇孺。村里的人都很好,邻里之间互相帮忙。你家包饺子会给他家送点,他家做好吃的也会给你家送点,可开心了。”

    萧凌夜莞尔。

    “那里种着大片大片的苹果园,每到苹果成熟的时候,我跟我姐还有奶奶都会去给人家摘苹果。工钱不多,但是每天放工的时候都会给我们一兜子苹果,小时候我跟我姐吃的最多的水果就是苹果了。”

    萧凌夜记得上次他住院的时候,她就削的一手好苹果。

    “在泉县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五年,到我十一岁那年,奶奶去世了……”

    萧凌夜握住她的手。

    林绾绾摇摇头,“都是过去的事情,早就不伤心了。奶奶去世之后,我跟我姐又没了依靠,那个时候林大福和孙霞英都结婚了,他们两个拿着我妈的遗产过的潇潇洒洒,还顺带养着林薇,林大福早就把我跟我姐抛到脑后去了。”

    “不过那时候我们对他也没什么感情也是真的,村里的人帮忙办了奶奶的后事。那时候姐姐都十七岁了,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我姐说,她可以跟同村的人一起去外地打工,供我念书。但是村里人看不过去,他们找到林大福,说如果他不把我们养到十八周岁,就告他遗弃罪。”

    “然后你和你姐就被接回云城了?”

    “呵——哪有这么容易!林大福那个人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他跟我们没感情,当然也不愿意养我们,就是不肯要我们。后来,被逼无奈他回来了一趟,见到我姐之后,二话不说就同意把我们接回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看到我姐,发现我姐长的漂亮,当时就打了歪主意。他把我们两个接到云城,当天就带我跟我姐去买了好多好多的漂亮衣服,当时我们俩还挺感动的,以为他是回心转意,变好了。”

    “……可后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回到云城之后他就给我报了名上了学,却没有给姐姐报名,他说他现在做生意,姐姐也大了,刚好能帮把手,就不要念书了,帮他做活。我姐天真的以为就是打打下手,谁知道他次次都把我姐打扮的光鲜亮丽,就是为了把我姐卖个好价钱,再后来你就知道了,我姐嫁给了李信达那个人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萧凌夜把红酒倒进高脚杯中,放到林绾绾面前一杯,“后来呢?”

    “我那时候不知道林大福用我威胁我姐妥协,要不然我就是回老家不念书,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姐嫁给那个人渣!”

    林绾绾把红酒当白酒喝,一股脑的把半杯红酒全喝了。

    萧凌夜拧眉,“慢点喝,这酒后劲足。”

    “哦!”

    林绾绾把杯子放回茶几上,叹口气接着说,“那几年,有我姐撑着,我真的过了几年幸福日子。直到我十六岁那一年,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萧凌夜倒酒的动作陡然一僵!

    根据他第一次让萧衍调查的事实。

    林绾绾十六岁的时候遇到的男人……是萧煜。

    最重要的男人……

    萧凌夜面色阴郁的捏着杯子,几乎要把杯子捏碎!

    “那个时候我还在念高中,他已经读大学了,我们是在他回校演讲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他真是我们学校女生的白马王子啊,温和儒雅,风度翩翩。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一个翩翩公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存在!”

    萧凌夜脸色越发难看。

    房间的气压越来越低。

    林绾绾沉浸在回忆里,完全没有察觉,她又喝了一杯红酒润润喉,她砸吧砸吧嘴,继续说,“你不知道,十六岁的我特别丑!那时候没钱嘛,没钱买新衣服也没钱打扮,基本上都是捡林薇不要的衣服穿的,最多的时候还是穿校服,总之就是一个丑……所以当时萧煜追我的时候,我都懵逼了,有种天上掉馅饼,砸到我头上的感觉。”

    “……”

    萧凌夜捏紧酒杯,面色如同罩上了一层千年寒冰。

    “我那时候本来就暗恋他,他问我要不要做他女朋友的时候,我还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还偷着乐了好几天,好几个晚上都开心的没睡好。当时我才十六岁,成绩好跳了几级,那时候在念高三,高考之后报志愿,那时候我就喜欢表演了,我想考表演学校,可因为他,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电影学院,报考了云城第一大学,后来也如愿的考上,跟他在同一个学校读书了。”

    萧凌夜,“你对他还真是情深意切啊。”

    “哈哈,是啊是啊,那时候以为他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呢。”

    萧凌夜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完全是在找虐,为什么要听她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他打断她,问出他最想问的问题。

    “所以,你现在还喜欢他,想跟他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