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不睡别人男朋友

    一抬头,果然看到萧凌夜饶有兴趣的眼神。

    林绾绾赶紧摆手。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萧凌夜追问,“哪个意思?”

    哪个意思。

    她也不知道!

    林绾绾词穷。

    “咳!我听心肝说,你今天相亲的那个女孩,是我回国那天跟你相亲的那个女孩。虽然相亲是你个人的事情,但是心肝毕竟是你亲生女儿,你也得参考一下她的意见吧,我看心肝挺不喜欢那姑娘的。”

    林绾绾接着说,“还有啊,相亲一定要注意人品,毕竟是要做心肝后妈的,人品不好说不定以后会虐待心肝,到时候心肝多可怜。”

    萧凌夜面上阴云密布。

    他相亲,她就这么云淡风轻?!

    他隐忍着怒火,沉默不语。

    林绾绾越说心情越低落,心肝那么想要个麻麻,等萧凌夜结婚之后,就不会再粘着她了吧。

    林绾绾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立马面色严肃的看向萧凌夜,“你今天相亲成功了吗,你答应跟那姑娘交往了吗?”

    阴冷的气息顿时收敛。

    “你在意?”

    “当然在意!”

    萧凌夜面部顿时阴转多云,还不等他说什么,就听到林绾绾接着说,“如果你相亲成功了,那咱们的半年之约就得结束了!”

    “为什么?”

    “你还问为什么!”林绾绾怒目而视,“你同意跟别人交往的话,那你就是别人的男朋友了。我这个人三观还是很正的,你没女朋友,我没男朋友,那我为了你的生命着想,才跟你定下这个半年之约。可如果你有女朋友了,那这个忙我肯定不能帮了呀!”

    林绾绾,“我不睡别人男朋友!”

    她也是有道德底线的好么。

    萧凌夜的面色立马又多云转阴了。

    所以……他在意他相亲成不成功,不是因为在意他,而是不想触碰道德底线!

    萧凌夜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

    “呃,你怎么了?”

    “没事!”

    萧凌夜转身就走了。

    “哎,你去干嘛啊?”

    “喝水!”

    去去火气!

    他迟早有一天会被她气死。

    林绾绾大步追上他,“你还没问我相亲成功了没呢!”

    “没有!”

    “呃?”

    萧凌夜下楼,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冰水,打开瓶盖就灌了几口。

    林绾绾又看愣了。

    他侧着脸喝水的时候,下颌线条冷硬又锐利,喉结来回滚动,生生有种性感的诱惑。

    “咕噜——”

    林绾绾又吞了口口水。

    声音巨响无比,简直可以和萧凌夜喝水的声音相媲美。

    萧凌夜目光直直的看过来。

    一股热流直冲脑门,林绾绾脸颊通红,“看,看什么,我渴不行啊?”

    萧凌夜眸光幽深。

    半晌,他阴云密布的脸又恢复了自然。

    所以……

    她对他,也不是她表现的那么无情。

    萧凌夜顺手把手里的水递给她,林绾绾紧张的手心发麻,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只是“渴”,她想也不想就咕噜噜喝了好几口。

    等喝完,放下水瓶,就看到萧凌夜似笑非笑的眼神。

    “干嘛?”

    萧凌夜靠在冰箱上,慢条斯理的说,“刚才那水是我喝过的。”

    所以,他们刚才又间接亲密接触了一次?

    轰!

    一声巨响,林绾绾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紧接着,她脸上像是晚霞漫天,一点点红了个通透。

    “你,你你你……”

    “还渴吗?”

    “渴!”

    萧凌夜一把拉住林绾绾的手腕,“走!”

    “去哪儿?”

    “来了就知道了。”

    萧凌夜把林绾绾带到他卧室隔壁的房间,开门之后打开灯。

    “啪——”

    灯光大亮。

    黑白色装修的房间里全都是各种酒柜。

    酒柜里堆的满满的全都是各种酒,白酒,红酒,啤酒,香槟……

    林绾绾看的目瞪口呆。

    这一个房间的酒加起来足足有好几百瓶。

    林绾绾走了几圈下来,发现这些酒全都是极品,每一瓶都价值不菲,更甚至,还有一些她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的酒品。

    林绾绾停在一瓶87年的拉菲面前。

    “你连这个都有?哈哈!不过网上不都说来瓶82年的拉菲吗,你怎么没来瓶82年的。”

    萧凌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见状解释道,“那都是影视剧里的戏谑之词,实际上,87年的拉菲才是拉菲里的珍品。”

    林绾绾满脸渴望。

    “想喝?”

    林绾绾狂点头。

    原谅她想尝尝这个传说中的酒,长长见识。

    萧凌夜取出红酒开瓶器,对准瓶塞按了一下,旋转的螺旋齿马上就刺穿木塞,然后自动把木塞取了出来。

    他找来醒酒器,把整瓶红酒都倒在里面,然后又取出两个高脚杯。

    “走吧。”

    林绾绾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跟着他进了卧室。

    卧室的床脚有一个两个单人沙发,两个沙发中间带着一个小茶几,萧凌夜把醒酒器放在上面,把高脚杯放到林绾绾面前一只。

    “什么味道?”林绾绾拧眉。

    “陈旧刚开启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异味,所以要用到醒酒器,把酒倒进醒酒器,异味就会散去,醒酒器会让酒和空气的接触面积最大,让红酒充分氧化,氧化之后,香味就会出来。”

    林绾绾点点头,“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小时左右。”

    林绾绾,“……”

    喝个酒而已!

    仪式感太强了吧。

    他们两个人总不能就这样干瞪眼等着吧。

    林绾绾没话找话,“你挺喜欢喝酒的吧,收藏了好多。”

    “以前经常喝,心肝搬来之后就少了。”

    “哦!”

    冷场……

    持续冷场……

    空气似乎都沉默了下来。

    林绾绾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里,有些犯困,她打个哈欠,“要不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吧。”

    他对她未知的一切都非常感兴趣,萧凌夜颔首。

    “我小时候啊……我想想,其实小时候没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能有些无聊。”

    “没关系!”

    只要关于她的,他都愿意了解。

    “呃……从哪里开始讲呢,从开心的地方开始讲吧,六岁的时候我跟姐姐被送到泉县,泉县你知道吗?那里很贫困,但是风景特别好。记忆里,天总是蓝的,空气也是甜的,我和姐姐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那里了!”

    泉县?!

    萧凌夜骤然拧眉。

    “你也去过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