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我记得你

    中午。

    管家来禀报,“老爷,夫人,有客人来了。”

    “客人?”

    萧衍愣了一下,“什么客人?”

    “去去去,瞎打听什么。”姜宁赶紧吩咐佣人,“快把人迎进来,这么热的天儿,让人送点果盘和冷饮来。”

    “好的,夫人。”

    姜宁仿佛知道来人是谁,不但吩咐的周到,还亲自出门去迎接。

    萧衍和萧凌夜对视一眼。

    不对啊。

    老妈什么时候对人这么热情过?

    有鬼!

    萧衍伸着脖子往外看,没多会儿就看到姜宁满面春风的领进来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看上去二十岁出头,面容姣好,穿着一身露肩的白色刺绣纱裙,长发散在肩头,仙气十足。

    “来就来了,怎么还带这么多礼物,小暖啊,你跟阿姨太客气了。”

    女孩跟在姜宁身后,笑容婉约,“是阿姨太客气了。”

    姜宁对女孩十分满意。

    她把手里的礼盒递给佣人,拉着女孩就进了客厅,“快坐快坐。”

    “谢谢阿姨。”

    女孩羞涩的看了萧凌夜一眼,柔柔的在沙发上坐下了。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林绾绾回国第一天,碰到跟萧凌夜相亲的那个女孩,名字叫江暖。

    “凌夜,你们已经见过了,就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萧凌夜拧眉看江暖一眼,“她是谁?”

    一副完全不认识江暖的样子。

    江暖呆住。

    萧衍“噗嗤”笑出声。

    姜宁尴尬不已,在江暖看不到的方向,她狠狠瞪萧衍一眼,这才转头跟萧凌夜说,“凌夜,你忘了吗,她是江暖。”

    “不认识!”

    江暖的眼圈立马就红了。

    姜宁气得不得了,她咬牙提醒,“凌夜,你是真不记得还是故意跟妈作对?”

    “不记得!”

    姜宁气都要气死了。

    见状,萧衍连忙打圆场,“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天天忙的跟陀螺似的,每天要开会要工作,如果但凡见过一次两次的人他都要记住,还不得累死啊。”

    姜宁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转头笑着和江暖说,“小暖啊,你别介意,凌夜他工作太忙了。”

    “我不介意。”

    姜宁刚要重新做介绍,心肝就“蹬蹬蹬”的跑了过来,她大步冲到江暖身边,“我记得你!”

    “真的?”

    “你跟粑粑相过亲!”

    竟然真的记得她。

    江暖高兴的不得了,萧家的小公主出了名的任性高傲,她们只见过一次面,小公主竟然还记得她,这说明她给小公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啊。

    上一次,她跟萧凌夜相亲失败,她还以为跟他不会有可能了,没想到时隔这么长时间,姜宁竟然亲自打电话去家里,说邀请她今天来吃午饭。

    江暖别提多开心了。

    她羞涩的看了萧凌夜一眼。

    那是萧凌夜啊……

    是萧氏集团的总裁,萧家富了多少代了,他们家的人是真正的顶尖豪门。

    更重要的是……

    萧凌夜不止是多金,人也非常英俊。

    他这样的容貌,别说是在豪门圈,就是在影视圈都是极少见的,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想钻进萧家,她现在竟然有这种机会。

    江暖激动的浑身轻颤。

    “你冷吗?”心肝拧眉看着她。

    “不冷不冷!”

    江暖受宠若惊。

    小公主竟然在关心她。

    上一次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她才会相亲失败的,所以江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她连忙从包包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小礼物,脸上露出最温柔和善的笑容,“小公主你真棒,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记得我,我叫江暖哦,你可以叫我江阿姨,这是阿姨送给你的礼物。”

    心肝低头。

    江暖手里是一个钻石头饰,在半透明的盒子里熠熠生辉。

    哼!

    连她喜欢亮闪闪的东西都知道!

    心肝没有伸手接。

    江暖的笑容顿时有些挂不住。

    “你这孩子,真是太有心了。”见状,姜宁把礼物接了过去,“我们家心肝就喜欢这种bulingbuling的东西呢。”

    江暖这才开心的笑起来,“小公主喜欢就好。”

    “我不喜欢!”

    心肝一点面子都不给,站在江暖面前,一张小脸冷冰冰的,“我记得你是因为,上次你跟粑粑相亲的时候,你说心肝没礼貌!”

    江暖笑容生生僵住,尤其是,当姜宁投来疑惑的眼神,她更是下意识的辩解。

    “不,不是那样的……”江暖连忙跟姜宁解释,“阿姨,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是这样的,我跟夜……吃饭的时候,小公主突然闯进去,说我是妖艳贱货,还说我是黑山老妖……”

    江暖委屈不已。

    姜宁脸色一变,低头看向心肝,“这些话是你说的?”

    “是!”

    “心肝,平时爷爷奶奶粑粑叔叔都是这样教你的?妖艳贱货,黑山老妖!”姜宁低声斥责,“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你小暖阿姨说的对,你就是没有礼貌!你今年都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也该分清楚好话歹话了,你小暖阿姨是为你好才会说你的。”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心肝!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有礼貌了,你小暖阿姨来家里做客,还给你带了礼物,你竟然口口声声不喜欢她,这都是谁教你的?!”

    姜宁大怒,“给你小暖阿姨道歉!”

    “我不!”小丫头倔强的梗着脖子,“绝不!”

    见气氛不对,江暖连忙说,“阿姨,没事没事,心肝还是个小孩子呢,以后慢慢教育就好了。”

    姜宁气的直咬牙。

    在她看来,心肝之所以变得这么不听话,肯定都是那个林绾绾教唆的。

    “妈,你跟心肝凶什么!什么谁教的,心肝从小就跟我们一起长大,她这性子还不都是咱们一家人惯的!”萧衍把心肝拉到怀里,“心肝乖啊,二叔疼你。”

    心肝的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掉。

    “奶奶坏!”

    “好好好,奶奶坏!走!二叔带你去花园玩去,我们不理奶奶了!”

    萧衍抱着心肝就走了。

    姜宁气的胸口疼。

    她叹口气,拉着江暖的手歉意的说,“小暖啊,阿姨代心肝跟你说声对不起,这孩子被我们一家人惯的无法无天,你别介意!以后这孩子还得你帮忙管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