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你还有别的价值吗

    “这恐怕……由不得你!”

    林悦一愣,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爸爸已经给你找好了人家,你也见过,叫王德清,是爸爸服装厂的一个合作对象,家里在云城也是体面人家,在外地办了两个厂子呢,他老婆去世之后,他就一个人生活了,上次见过你之后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这不,听说你离婚之后,马上就联系我,说愿意娶你了。”

    林悦心里一片冰凉。

    王德清!

    她见过,跟李信达是同一款类型的油腻男。

    五十多岁,个子不高,标准的谢顶啤酒肚。这还不算,他和她妻子也是年轻的时候苦过来的,结果等他赚了大钱就开始吃喝嫖赌,他出轨年轻小三,被妻子当场捉奸在床,妻子气的心脏病发作,当场死亡。

    一双子女对他这个父亲恨之入骨,到现在也不愿意跟他来往。

    “悦悦……”

    “爸!”她打断林大福,“王德清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林大福噎住。

    半晌他才说,“那个王德清跟我保证了,说只要你愿意嫁给他,他肯定好好珍惜你,绝对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乱来了。”

    “他许了你什么好处?”

    林大福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高高兴兴的说,“他说了,只要你愿意嫁给他,他愿意拿一百八十八万做彩礼,还给我和你妈换一辆宝马车。悦悦,你看,他对我跟你妈都能这么大方,以后对你还能差了吗?”

    林悦笑容越来越苦涩,越来越惨淡,她脸色苍白,随时都会晕倒的样子。

    “一个人,可以抛弃跟他共苦了几十年的糟糠之妻,可以为了潇洒快活,连一双子女都不看一眼,这种人……你竟然说他会好好待我?爸,你问问自己,这种话,你相信吗!”

    林大福脸慢慢冷下来。

    “……还有,我拿到离婚证还不到两个小时,我想问您,王德清是怎么知道我离婚的消息的?!”

    林大福狠狠拧眉。

    “悦悦……”

    “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一个字,当初我跟李信达结婚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说的,说他年纪大会疼人,以后会对我好,可是结果呢,结婚十一年,我每天过的生不如死,这样的罪你替我受了吗!”

    “那你想怎样!”

    林大福恢复了真面目,他冷冷的瞪着林悦,“我承认,我知道你离婚之后立马就联系了王德清,可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你除了一张脸还能看,其余的还有什么优点?你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不年轻了。说的难听点,王总有钱,他想找什么年轻漂亮的找不着,只要他愿意,十八岁的小姑娘也愿意往他身上扑。人家愿意娶你,那是你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换来的,你还看不上别人?你有资格看不上别人吗!”

    林悦眼眶通红。

    所以,这才是他的真实想法吧。

    在父亲心里,她这个女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赔钱货。

    要趁她还没有彻底不值钱之前,把她给卖掉,要不然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林大福接着说,“悦悦,我让你跟王德清,的确有自己的私心,可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好好审视审视自己,你今年二十九岁,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在家做了十一年的全职太太,跟外界没有任何接触,这样的你,不找个有钱人嫁了,你还有别的价值吗!”

    含在眼眶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她捂着脸半天没有说话。

    林大福表情越来越冷淡,他拉住她的手腕,“行了,你也别哭了,让人看着心烦,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瘦的风一吹就倒……跟爸回家好好养几天,等气色好一些,爸爸再让王德清来家里。”

    林悦没动。

    林大福用力拽她,“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爸,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除了一张脸还能看,别的一无是处……”

    “你能认清事实就好。”

    “可是……”林悦用力甩开他的手臂,“就算这样,我也绝对不愿意再过以前的生活!”

    林大福拧眉。

    他看着油盐不进的林悦,终于开始不耐烦,冷冷的看着她,“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绝不!”

    “好!很好!”林大福干脆停下来,“那我就跟你算算帐!我把你养到十八岁成年,现在我年纪大了,需要子女赡养了,你是不是该给我养老钱。”

    “一分钱也没有!”

    林绾绾一直没说话,她就是在等,等着姐姐看清林大福的真面目,等她彻底心冷,她知道这很残忍,可总比被林大福这个吸血鬼缠一辈子好。

    她把林悦拉到身后,冷笑一声,“林大福,我看你的脸是被狗吃了!我跟我姐是你养大的?妈妈去世之前,我们一直跟着妈妈生活,我长到六岁,你回过几次家,给过我妈妈几次家用?你知道我跟我姐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吗?知道我妈的忌日是哪一天吗?”

    林大福被堵的哑口无言。

    “嗤——等我妈去世,你就把我跟我姐当成拖油瓶,把我们送回乡下老家丢给我奶奶照顾,奶奶去世之后,你没办法了,把我跟我姐接回云城,那个时候我姐也长大了,你拿我威胁我姐,威胁她如果不嫁给李信达,就打断我的手脚,让我去街上乞讨,供你和孙霞英逍遥快活!你还好意思说你养过我们!”

    心狠狠一抽。

    萧凌夜痛心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林绾绾。

    这么糟心的过往,她竟然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

    林大福被揭了老底,恼羞成怒,“不管怎么样,你们总是平安健康的活到现在,我不管那么多,哪怕我养你们一天,你们也得给我回报!”

    林绾绾冷笑,“就你这样的人渣,看你一眼我都嫌脏了眼睛!想要我的钱?行啊,就一种可能,你现在死了,我给你烧纸钱,要多少我给你烧多少,保证让你在阴曹地府花个够!”

    该死的小畜生!

    林大福被气的胸口疼,指尖颤抖的指着林绾绾,“孽障!你这个孽障,早知道你长成这样,当年一出生老子就该掐死你!”

    “那还真是可惜,晚了!”